欲火青春

第三十九章 红雨

住家野狼2016-11-11 17:30:15Ctrl+D 收藏本站


    闫琦依旧在考虑,问题增加了一重,而她第一个问题却还没有下决心,要她离开石破天?是的,她也该离开他了,不能再拖累他了,自己心中也无数次的想要离开他,摆脱他,放弃他,可是,直到现在真的要做最后的抉择的时刻,闫琦却犹豫了,那是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感情,所有的童贞和纯洁,感情甚至胜过了男欢女爱,难道真的可以这么说分就分吗?

    “这两个要求嘛......”张娜盯着闫琦看,“嗨!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臭丫头!”

    “我,恩,我一直在听着。”闫琦被吓了一下,回应道。

    “哦,那你对于我刚才提到的两个要求,有什么异议吗?”

    “我......”闫琦还想挣扎什么。

    “你觉得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吗,喂!现在可是我占主动权啊,你可别颠倒了我们的位置,现在这个社会可不是个民主的法制社会,我希望你能够明确这一点,也别在这里耽搁我的时间,我看天马上就要下雨了。”张娜道。

    “那好,我,好......好吧,我答应你。”闫琦已经没有退路和余地了,或者这对她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吧。

    “这才对嘛,不然你想想,到一个星期后,大家一起拿成绩报告单,准备放暑假大玩特玩的那天,你不仅因为缺考而没有成绩,还要被大家这样羞辱和嘲弄,呵呵,岂非痛苦死?呵呵,你看,我帮你保住了秘密,你应该答谢我才对啊。”张娜用手掩着嘴巴,笑着冲闫琦道。

    “哦,是的,谢谢你。”闫琦眼睛盯着地面,面无表情的道,她已经麻木了。

    “恩,只有口头上的谢谢呀,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好东西吗,本小姐现在有点饿了,要对付晚饭,可爸爸妈妈可没给多少钱,就要我出去吃,吃什么呀,又没有给我多少零用钱,闫琦你说是不是啊,现在的大人们,实在太抠门了,对待女孩子,本来就应该大方一点吧。”张娜假惺惺的埋怨道。

    “是的,你吃晚饭,需要钱,恩,需要,需要钱。”说着,闫琦好象木头人一样,从口袋里拿出了那被张娜妈妈刚刚找回来的八十元的钞票,现在不知道该叫物归原主还是叫什么,总之如今的闫琦将钱交到了张娜的手上,她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

    张娜满意的笑容,将那八十元,相当于她平时二十多顿晚饭的钱收获到了裙子口袋里,脚下的拖鞋得意的一颠一颠的,好象将军骑马胜利而归凯旋门似的。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也不打扰你啦,以后你好自为之吧。”张娜转身离开。

    “张娜。”闫琦叫住了她。

    张娜回头,身子并没有动,没好气的道,“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要坐车回家的,能不能给我两元钱零钱用一下。”闫琦问道。

    “这样啊,可是你也看到了,你刚才是给了我八十元整钱啊,我怎么给你两元零钱?”

    “你出来的时候,身上没有带零钱吗?”闫琦问道。

    “不好意思,没有。”张娜有些不耐烦了。

    “那,请你先借我十元好吗?天马上就要下雨了,这里距离我家不近,我必须要乘公交车回家的,我身上真的一分钱也没有了。”闫琦哀求道。

    张娜半天没说话,好象在急切的等待着这天赶快下起倾盆的大雨来。

    半晌过去,她看天空乌云密布,街道上已经没几个人了,才吐了一句,“哎呀,这个年头,世道变的不像样子了,连狗都主动向主人要离家出走的路费了,真是希奇呢~”

    说完,也没有再理会闫琦,张娜就径直的逐渐消失在闫琦的视线中,她的背影,仿佛投来讽刺的笑容。

    ......

    雨,好象沉默的刀子一样,在无人的乌黑的街道上......哦!错了,不是无人,此刻的乌云密布的街道上,尚且有一个女孩子正怔怔的站着,无神的目光望着远方。

    如果此刻你有一个高倍的红外线望远镜的话,你会看清楚那女孩子的眼神。

    目光中,没有仇恨,没有懊悔,没有埋怨,没有愤怒,没有谴责......多么干净的眼神,多么纯洁的女孩儿,那眼睛里此刻波光粼粼,如西湖的清水清澈的荡漾,里边的瞳孔带了一丝表情,那瞳孔紧紧的收缩着,仿佛在释放着一种感情,阐述着一句语言,仅仅是一种,仅仅是一句:

    让我去死。

    让我去死。

    让我去死。

    让我去死。

    让我去死。

    让我去死。

    让我死!

    让我死!

    让我死!

    让我死!

    让我死!

    让我死!

    让我死!

    ......

    眼睛里放射的声音在越加暗淡下来的天色中蔓延,却没有任何一样生物可以在短时间内感觉到,孤独的她的对自己的一种残忍的期盼,期盼着解脱......

    终于有了那响应闫琦麻木的心情的声音,来自天际。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鸣破天敌,仿佛天神大怒,颓然呼喊人间一般,配合上这昏暗的光线,宛如人间地狱,世无所有,讶天地,泣鬼神,消日月光芒,灭漫天星辰,绝宇宙之能量,毁万载时间之悠悠。

    一声雷吼,没有一点规律的就猛然骤降起了倾盆大雨。

    闫琦就站在这雨中,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见的东西逐渐变化为了红色。

    哦,那雨点,有多大,或许有足球那么大?不不,怎么可能有足球那么大?可是此刻的闫琦眼中,那雨点确实就是足球这么大。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不仅有足球这么大的雨点,而且那雨点还是红色的,所有的......所有的......所有的周围的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红色。

    她仿佛看到了风,看到了风雨交加的瞬间,他们在纠缠,在结伴同行肆虐人间,闫琦多么羡慕他们,雨和风,如果她能够和石破天也这般自由自然自在,该有多好。

    她仿佛又听到了风声,哦,不,好象是看到了风声,呼啸而过的风声,也是红色的,所有的一切都变的红了,好象秋天里的枫叶,是她一直最喜欢的颜色,最喜欢的叶子。

    雨不停的打着她,宛如一根根的钢针从千米的高空落下,扎进闫琦的身体,头上,风也是刺骨的刮,疯了一般的摧残这女孩子,巨大的雷声好似不吓她个屁滚尿流就不甘心般的,闫琦越是麻木站着不动,那雷声就越大,大到震塌了一座中等规模的石桥,那气势,一个闪电劈下来,人间一课几百年的老树顷刻间倒塌......

    这般场景,毁天灭地,如世界木日般的降临人世,人们都在充满了凉意的夏天里,蜗居在属于自己的小房间或者大别墅内,或躲在阳台上观看天煞,或钻进了被窝,趁机好好睡一觉,或打开MP3,将那嚣张的雷鸣躯干在悠扬的耳际之外......

    只有她,还在伫立着,一直都没有动,在大雨中,如狗血喷头一样的,被眼中那一片片哗啦啦的血红色的大雨涌到自己身上,刚刚开始时候还感觉疼,现在已经没有感觉了。

    只是,那雨点依旧如此巨大,那雨的颜色,风的颜色,周围的雷鸣闪电的颜色,一切的颜色,却始终保持着,血色的红艳。

    她喜欢这红红的颜色,红红的,仿佛一片红色的世界在飞舞,自己能够在红色的空间里翱翔,受着摧残,好幸福,仿佛一切没有原先那么清晰了,也不可怕,不可悲,不可耻!不可怜!不可惜了!!

    只是。

    她的眼睛,瞎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