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十章 乱糟糟

住家野狼2016-11-11 17:30:43Ctrl+D 收藏本站


    当石破天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的八点了,他买了几样可口的小吃,作为晚饭,当然也买了闫琦的那一份,本来身上是没有钱的,补考完临走的时候,他向老师借了二十元钱,那班主任考虑了一下,如果班级的平均分高的话,自己的奖金何止这二十元,于是很欣然的将钱借给了石破天。

    在家门口,石破天敲了几下闫琦家的门,只有门声的响起,而里边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石破天想,这个晚了,她能去哪里呢?他回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因为是雷阵雨嘛,不会持续多长时间的,当雨很大的那段恐怖的世界末日的时间里,石破天正在聚精会神的一个人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写着试卷。

    看看天色,不早了,虽然是夏天,八点了也看不清楚没有路灯的走廊了,石破天很担心闫琦,他设想了许多的她不在房间的可能,最最害怕的还是担心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出了什么危险而昏迷了,导致现在不能来开门,也听不见石破天的声音,例如煤气中毒什么的。

    石破天又重重的砸了几下门,依旧是杳无音信,他只能先选择放弃了。

    石破天回到了自己房间,关上门,静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着自己买来的小吃,本来很可口的食物,那小甜饼的香甜气息蔓延的满屋子都是,只是如今心不在焉的石破天却没有心情去享受,心烦意乱没有归属,他吃什么山珍海味也要变的食不甘味了。

    他的脑海里始终担忧着闫琦,不知道这么晚了,她是否吃过饭了,这个丫头,不等自己回来,一会没看住她就乱跑,等她回来一定要好好的说教她一下。

    石破天这般想着,准备等再过一小时,到九点多的时候,如果闫琦再不回来,他就要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了,实在不行就该报警了,哪怕报警电话是规定人身失踪二十四小时后才可以打的,而石破天的心情却是急噪的等不下去了。

    等待的过程中,那时光就好象炎炎夏日里的电风扇,你永远会觉得它运转的太慢了,太没有速度感。

    焦虑,焦急,焦躁。

    石破天望着家里墙壁上的挂钟,那时刻,秒针一寸一寸的机械移动着,象征着时光的流失,自己的生命也在消耗,他却希望可以消耗的更快些,哪怕祈祷折寿几年,也希望今晚可以平安的见到一切都安好的闫琦。

    期待让人微笑,而等待让人发狂。

    终于时针正中的指向了九点一刻,家门外的闫琦家的大门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说来奇怪,今天晚上整个楼上的走廊里也特别的寂静,或许是因为下了一场大雨,没有人愿意出去趟水吧。

    她还没有来,这已经过了一个女孩子晚归的正常时间了,石破天站了起来,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踱步。

    若是被常人不了解的看来,这个男孩一定是在为今天下午的那一场考试而忧心,可谁又能真正的了解,他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学习。

    如今的石破天,优秀到完全可以算是一台学习的机器了,很多时候,他是想考多少分就考多少分的,这取决于经验,头脑和运气,这三样东西他都有。

    石破天在担忧闫琦,心从来没有这般猛烈的蹦跳过。

    报警的话效率不高,现在的警察只办能赚钱的案子,像这种民事的小案子,不牵扯到罚款国家拨款奖励什么的,一般都被警察记录到最后,然后再延期,你的案子就等着吧,或许等你的玄孙生出来了,想当年报案的记录还没有一个警察去处理过呢。

    报案不行的话,难道靠爸爸?

    爸爸到是很有势力,如果他愿意出动的话,只要闫琦还在东北,还在X市,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她。

    可是,父亲如果知道自己现在并没有一心求上进,并没有不断的磨练自己,而是为了一个女孩子整天浑浑厄厄的不知所措,爸爸一定会因为觉得自己没出息而大发雷霆的。

    石破天了解石云海的脾气,他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优秀了,石破天最害怕的还是爸爸因为觉得闫琦是他训练儿子成长的一个障碍,而把闫琦视为眼中钉,倘若对这个善良沉静的女孩子采取什么不利的措施,那父子俩就要相互憎恨一辈子了。

    所以,也不能够找爸爸来帮忙。

    身边的朋友?严格意义上来说,石破天是没有任何朋友的,那些同学一个个,都是些虚伪阴毒的小屁孩儿,石破天觉得就算找了他们来帮忙,帮的也都是倒忙。

    如此的话,只能依靠自己了,外边虽然雨已经停了,谁知道晚上会不会再下,外边很潮湿,路上也都是积水,这么晚了一定没有人了,到底该去哪里找闫琦呢?

    等出了门再想吧,石破天拿了一把雨伞就准备出门了,正当他去阳台拿雨伞的时候,无意间扫了一眼阳台玻璃外,下边的空地上一闪一闪的亮着红光,在那红光的映衬下,石破天很清楚的看见了,那是一辆警车。

    虽然警察一般和自己这样的初中生没有多大的联系,但是今天看见警车,他的心脏无端的抽搐了一下,因为闫琦还没有回来,一切的危险都有可能发生。

    石破天放下了手中的雨伞,静静的趴在阳台上,观看下边的警车的动静。

    虽然有车灯闪烁作为照明,因为是在黑夜,依旧看不清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石破天仔细的用自己的视力去研究,仿佛隐约看见几个人出了那警车的门,还搀扶了一个个子稍微矮小一点的人,朝着自己这幢大楼走过来。

    石破天心中害怕,有警车就说明有罪犯,如果这一片小区有什么惯犯的话,如果那惯犯今天晚上就在这小区的话,那闫琦现在还没有回来,岂非很危险?

    倘若她回来的路上,在这黑夜里遇见了那罪犯怎么办?

    石破天越想心越冰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