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十二章 答案

住家野狼2016-11-11 17:31:50Ctrl+D 收藏本站


    “你,你身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下雨的时候,你在哪里?”石破天仓皇的问道。

    “我,今天白天出去了一下,去外边逛逛,去的地方有点远,而且回来的时候没有零钱坐公交车了,所以......”闫琦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我问的不是这些,你直接回答,今天下那一场大雨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石破天带着逼问的口吻问道。

    “我,我还在外边啊。”

    “那这么说,你是淋雨了?”石破天的心脏痛如刀绞,他理当知道那一场大雨的分量到底有多么的重。

    “是的。”闫琦道。

    “那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石破天问到了关键的话题。

    “恩,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这种时候你以为我是傻瓜吗?你以前的眼神绝对不是这样的,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石破天问道。

    “其实......真的没什么啊,或许是晚上,你看我的眼睛的光线有点错误吧,因为是晚上嘛,你看现在不也是好好的吗?”

    闫琦转身对着石破天,冲着他微笑了一下,然后眨了眨眼睛。

    石破天的脑袋感觉轰的一声炸了。

    他明确的看见,此刻闫琦正在面对的的是一站吃饭的桌子,石破天的位置是站在她左边相隔大概一米的地方,闫琦却冲着面前的墙壁一直保持着微笑和眨眼睛。

    石破天张口想说什么,却难以开口,因为他一开口,房间里的气氛一定会非常的尴尬。

    他走了过去,站到闫琦的面前,望着她的眼睛,虽然很不情愿,还是将手伸到了她的面前,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手掌,闫琦没有丝毫的表情,眼球也没有动一下。

    石破天只得判断,她的眼睛盲了。

    “闫琦。”

    “恩?”

    “你看不见东西了?”他明知顾问,却是为了更加的了解情况。

    “恩,是的。”闫琦迟疑了一下,道。

    石破天一把将她搂进了怀抱里,用自己的胸膛来安慰她。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石破天铿锵的问道,用自己的手轻轻的抚摩着闫琦的头发,那头发上还湿漉漉的沾了不少的水珠。

    “石破天,你听我说好吗,静静的听,不要急噪。”闫琦在他耳边道,她自己完全笼罩在黑暗中,却要还抚慰眼前的男生。

    “好,你说吧。”

    “破天,我们以后不要再在一起了,好吗?你别再来联系我了。”闫琦一字一顿的道。

    石破天愣了,突然感觉天塌地灭般的,他不敢相信闫琦刚才说的话。

    石破天松开了拥抱着她的手,扶着闫琦的肩膀,望着她,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以后我不能陪你一起上学放学了,我们见面了也不用打招呼,况且,我可能也见不到你了,我已经是一个瞎子了,以后我可能会到盲人学校去,我们会永远分开的。”闫琦道。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你的眼睛肯定是被雨淋的一时间失去了光亮,等一下,等明天天放晴了,它一定可以好起来的。”石破天焦急。

    “不用安慰我了,刚才那几位警察已经带我去过医院了,那医生说我因为受到了刺激,再加上雨淋,眼睛里的角膜神经受到了损伤,除非移植别人的眼睛,否则这一生也不会看见任何东西了。”闫琦平静的道,仿佛已经把生死看的很淡薄了。

    “不会的,我会能你,我有办法,闫琦,你不要气馁,总有办法的。”石破天奉劝她道。

    “不用了,石破天,你已经给我太多了,我欠你的一生也还不了了,你知道吗,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一直都感觉愧疚,自卑,我感觉愧对这个世界,因为我在不停的污染和拖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孩,你实在是太完美了,我配不上你,完全配不上,你也该离开我了,该离开了,去寻找你自己的世界吧,忘记我,石破天。”闫琦冷冰冰的说。

    “我不要!我不能没有你啊,闫琦!”

    片刻,没有人说话。

    闫琦最后冷冷的道了一句,“你走吧,我要洗澡了,再不走的话,我要喊了。”

    “喊什么?”石破天还没有反应过来。

    “喊流氓入室非礼。”

    石破天沉默了。

    闫琦开始将他向外推,推,一直推,推着石破天僵硬的身体,直到将他推出了自己的家门,关上了门。

    “砰!”一声门响,将两个本该是一对的恋人隔绝在两个世界里。

    门外,石破天不停的开始砸门。

    刚开始时候,因为害怕邻居会被干扰,他还不是很用力,到了后来,变的越加疯狂的用自己的拳头狠狠的砸向闫琦的家门。

    仿佛所有的思念,所有的痛苦都可以透过这小小的手掌,穿透那一道铁门,传递给自己最爱的人一样。

    一边疯狂的砸门,石破天大声的吼着,“闫琦,你开门啊,你不能离开我啊,别傻啊!我们是一起的,告诉我为什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来帮你!我们是一起的啊,别抛下我!!!闫琦!!我爱你啊!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别把,别把我关在门外!!我会痛苦死的......”

    门里紧紧贴着门面的,是闫琦的身体,她的后背,仿佛害怕石破天会把这门砸破一样,她紧紧的靠在门上,身上的雨水沾染到了门上,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地上,伴随着石破天狠命的砸门,她的身体偶尔有一两次颤动。

    闫琦抬头望着天花板,什么也看不见,一片黑暗,眼角却不停的流淌出泪水,一滴一滴的热泪,划过脸蛋,渗透到心里,好象一滴一滴的毒液......

    爱情可以长相撕守吗?可以吗?不可以吗?

    世间有可以长相撕守的东西?有吗?没有吗?

    答案是爱情不可能长相撕守,因为爱情生长于社会中,必将毁灭于社会中,这里不是原始森林,不是天堂,现实的残酷会毁灭所有的爱情,只留下虚伪的种子。

    答案是世间有可以长相撕守的东西,而且有很多,惟独没有爱情。

    爱情是空谈吗?是吗?不是吗?

    空谈是什么?是什么?不是什么?

    答案是爱情不是空谈,只是难得一见,或许千万年也难得一见,见了也保持不长久,因为总有事物来毁灭,爱情的力量是虚脱的,越是珍贵的东西越是脆弱。

    答案是空谈是空穴来风,本来没什么价值的东西却要褒奖的那么冠冕堂皇,然而这样的恋人最多,他们最无耻无助无为的生活着,变换着玩耍着他们所谓的爱情,这样的恋人很俗气,他们通常互相彼此称为:老婆,老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