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十四章 天使坠落

住家野狼2016-11-11 17:32:50Ctrl+D 收藏本站


    这股阴风从何处而来?

    石破天带着这样的疑问看向四周,首先望到的一幕,让他多少有些汗颜.

    眼前正在向自己走来的,相隔大概还有几十米外,是三个醒目的面容,那是自己的老师,女修罗王修月,还有父亲石云海.

    爸爸怎么来了?

    父亲的身后跟随着三名保镖,来到这教育的圣地学校,他们竟然还都穿着黑色的西服,一身黑糊糊的打扮,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黑社会的,三名保镖中有两个人还戴了墨镜,一副杀人不眨眼的模样,让石破天看了很是郁闷加无奈.

    既然是父亲带人来了,无论是什么原因,那阴风阵阵的感觉应该是修姑姑身上的了,石破天这样猜想着,此刻发觉父亲等人也看到了自己,便准备走几步迎接上去.

    当他刚刚行进了两步后,猛然发现了不对,那股熟悉的阴风突然从后背蹿了过来,在他周围方圆五十米内反复的徘徊着.

    是什么这么纠缠,第六感一向很灵敏的石破天转过身来,望向自己的身后.

    发现什么也没有,偌大一个校园,前方远处到是有几个不认识的学生在学校操场上来回的走动,准备进行学期末最后一次的大扫除.

    有阴凉的感觉,那是一种死寂的气氛,却找不到来源,让石破天焦头烂额的着急.

    恍然的那一股气息,依旧徘徊在他的身旁,而且越来越浓厚了.

    随着那股阴阴的气息的加深,石破天逐渐可以分清楚它主要的来源在哪里.

    他静静的伫立着去感受,发现那阴黑的风的感触主要来自于头上,是从头上降临而下的.

    石破天暗笑自己真是傻瓜,只注意到地面,却没有想过,风是无处不在的吹的.

    想着,他抬头望向了天空,望向了这有十三层高的主教学楼的天台边沿.

    碧朗晴空,万里无云,空空荡荡,石破天的瞳孔里却冷不丁的浮现出一个黑色的点,在高达十三层的天台上伫立着,有种飘摇的味道.

    那黑点距离自己的绝对位置大概有三十米远,因为十三层楼距离地面已经将近两百米了,所以石破天看不清楚那黑点到底是什么.

    他起初判断好象是一只小燕子?抑或是麻雀什么的。

    是什么他到并不太感兴趣,他所疑虑的是那一阵阵的阴风,他还不能理解难道一只小燕子可以领来一阵风刮出?

    黑点稍微有一点颤抖了,仍旧在飘摇.

    不知道为什么,石破天的心脏开始颤抖,身体内蕴涵的力量在不断的趋势他,前进,前进,去靠近那黑色的小斑点.

    石破天无奈,向前走了一步.

    就才此刻,那遥遥在上的黑色的小点突然飞了起来,脱离了天台.

    石破天感觉是那只燕子起飞了,可是令他惊讶的是,那黑色的斑点并没有飞翔而走,却是不断的向下降落。

    降落了一半,石破天能够逐渐的看到,那并不是什么鸟类,而竟然是一个人。

    再仔细看,他还没有回过神来,这年头有几个人曾经真实的看过别人跳楼啊。

    是一个女孩子,石破天再次判断。

    是......闫琦!石破天惊讶的张大的眼睛,眼球就快要突出来,怎么可能!?他如何也法相信那跳楼的女孩子,竟然会是闫琦。

    闫琦很安详的表情,她那飘扬的头发随着风而起,闭上了眼睛在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身体自由落体,闫琦宛如天女下凡一般下降,眼看就要掉到地面上了。

    石破天没有时间犹豫了,现在两人还相距有三十米的绝对距离,而闫琦眼看就要掉落到地上了。

    石破天大吼了一声,赶忙冲刺了出去。

    他身体素质格外的好,三十米的距离对于他来说,最快的爆发力加上最迅速起跑,也要三四秒的时间,而根据物理成绩十分好的石破天的瞬间判断,闫琦最多还有两秒就要落地。

    他忍不住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那些血肉模糊的别人跳楼自杀的场景,再想想闫琦天使般的面容,魔鬼遗言的身材,难道就要这样香消玉陨?

    石破天不敢再设想下去,可是他在启动的过程中,那一刻已经预示到,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将闫琦稳当的接住了。

    他发现的太晚了,反应也晚了,两个人接近的时间差至少要有一两秒那么多,这一两秒钟,足够一个人从生存到死亡的转变了。

    哪怕如此,希望如此渺茫,石破天还是心中含着千斤重的大石头,全力的冲刺,希望可以最后触摸到闫琦。

    闫琦的眼睛依旧没有张开,哪怕是张开了又怎样?可以看到什么么?哪怕是看到了又怎样?看到这肮脏的世界?她会开心吗?

    “闫琦!!!!”石破天没命的狂喊,不仅惊动了身后的父亲老师和修月姑姑,也惊动了眼前还在半空中飘摇的仙女——闫琦。

    闫琦睁开了迷茫无神的眼睛,转过头来,跟随着声音看向石破天的方向,“是......破天......”

    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了,那声音,宛如天然的河流,清澈没有任何污点的流淌进了石破天的心河,湿润了他,滋润了他所有的细胞。

    石破天热泪盈眶。

    闫琦终于落地了,石破天全力用了透支的力量去追,追逐风的声音。

    他扑了过去,眼看够不到了,石破天只好将自己的一只手臂努力伸到了地上,尽力去承受闫琦的身体的压力。

    石破天摔倒在地上,震起了一片尘土,他顾不得其他,先将手臂翘在地上,同时向天空弯起了关节,想用自己的胳膊来作为闫琦下落的缓冲体。

    几乎就在一瞬间,当石破天将这一系列动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闫琦的身体也落在地上。

    听见了一声剧烈的响声。

    “啪!!”

    石破天仿佛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