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二章 男儿膝下

住家野狼2016-11-11 17:36:35Ctrl+D 收藏本站


    “妈妈?我?”石破天有点不能接受的意思。

    当着修月的面就这样赤裸裸的给父亲下跪,石破天总觉得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况且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户,外边的许多骨干们都是可以看见房间里的情景的。

    如此下跪,一定被他们看得一清二楚了,石破天觉得脸面上划不来。

    “你爸爸还能坚持多久?你这个孩子怎么一点都不懂事!难道就这一次,你也不愿意为他跪下吗?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老人如果在临死前也没有儿女为他下跪,那么他是不能升天的?”

    母亲给石破天解释道,与其中包含着怨气和训斥。

    “那要是不下跪,就不能升天,那不能升天,会去哪里?”石破天不禁问道。

    看见儿子这般没有教养的疑问,周青刚想发火。

    身边的修月洞察到了这一切,暗道石破天真是个没有眼色的死木头,就算对自己的父亲没有什么感情,这个时候也应该在母亲面前表现的尽孝一下啊。

    修月只得一手猛然按了过去,她虽然是一个女流之辈,但是身为女修罗王,她的臂力却也是不可小觑的。

    修月的手按在了石破天的头上,一把将他按倒到了地上。

    石破天就这样被半强迫半自愿的给父亲下跪了。

    接下来他要想的事情是,父亲现在都没有睁开眼睛,可是妈妈一直都说希望爸爸可以最后看自己一面,石破天着实疑惑父亲是否能够看自己最后一面了,难道他要闭着眼睛就可以看见自己?抑或是母亲的意思是父亲是在用心眼看自己?

    简直荒唐。

    正想到这里,石云海在床边枕头上的头突然动了一下,他的头消瘦了许多,已经不到以前的四分之三大了,甚至说有些变形。

    爸爸清醒过来了。

    石破天的膝盖踉跄两下凑了过去,轻声的叫了一声,“爸爸。”

    石云海很费力才转过头,看到了石破天的面容,石云海突然笑了,连上的皱纹舒展开来,那笑容在石破天的眼睛里,是那般的凄凉。

    石破天的心脏抽搐了一下。

    “爸爸。”这一声,他喊得是真心的。

    “破天。”石云海很努力才说出话来。

    “爸爸,是我。”此刻的石破天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

    “破天,爸爸要去了,以后你要......”石云海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爸爸,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会照看好帮会里边的事情的,不会让你的心血白流的。”石破天允诺道。

    “有什么问题......可以向......你的妈妈......或者姑姑询问。”石云海的语气里夹杂着血腥的死气。

    “恩,爸爸,你放心吧,相信我,我会做得很好的。”

    “孩子,你不用给我下跪,在这个世界上,你石破天,不用给任何人下跪......”

    石破天沉默不语,其实他本来也没想跪。

    “爸爸......最后求你......一件事。”石云海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什么事?”石破天问道。

    “别......别恨我......”

    父亲在临死前,对儿子的最后的一句请求,或者说是哀求,是父亲向儿子的渴求,仅仅是一句平常人看似奇怪诡异的“别恨我”。

    之后,石云海终于永久得闭上了双眼。

    那眼皮深沉的坠落而下的时候,石破天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热泪,一滴眼泪从眼角飞逝而出,划过脸颊。

    由伤心痛苦埋怨矛盾憎恨,许许多多的感情夹杂在一切的情感,这无数的情感交集在石破天的心头,让他到最后也不知道是应该憎恨父亲,还是舍不得他离开人世,舍不得这骨肉之情。

    妈妈周青的哭声把还在梦游中的石破天惊醒了,身边的修月也已经捂着嘴巴泣不成声。

    此刻的石破天才真正意识到,父亲永久的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他沉默的望着石云海身体,石云海表情安详的躺在纯白的病床上,石破天胸口透露出一种无奈和悲怆。

    那是人世间最矛盾的感触。

    父亲死了。

    对石破天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自从闫琦的事情发生完后,身边再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感到惊奇悲伤的事情了。

    外表时而和蔼可亲的石破天,其实骨子里透露着的是一股麻木的杀气。

    但是,他自己心中到底有没有责怪父亲?

    或许在石云海生前的时候,石破天仍旧是念念不忘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的吧,不过现在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毕竟爸爸在最后一刻还是想看自己一眼,这说明石云海心中还是记挂着石破天的,哪怕他曾经做过太多错误和固执的决定。

    随着周青的哭声传出,修月的哭声传出,石破天扑倒在病床之上,外边的大小头目们明白了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逐渐的,病房外边也是一片哽咽哭声。

    这里边有真心的哭泣,也有假惺惺的抹眼泪的干打雷不下雨。

    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忠心于石云海的人可谓是不少,但是在天青帮里企图仅仅是混口饭吃的人也很多。

    如此才叫帮会,不然就叫共产主义社会了。

    外边的哭声由二楼传递到了一楼,渐渐的,整个医院里,转眼间都是哭声,一股奔丧的气息蔓延开来。

    不管这哭声是真是假,但是石云海的死是值了,像现在某个国家领导人若是死也不会有这么多认为他哭泣的,毕竟那些家伙不是真正为祖国尽心尽力的元勋。

    真正的值得为之真心的大哭一场的如周恩来之辈的先辈们,都是过去的人物了。

    如今他们那些革命元勋们留下的不过是一些职位,现今的领导人们要做得也不过是占着这些职位,每天在新闻联播里表演节目罢了。

    1985年以后的政府真正能完成什么例如反腐倡廉的事实?倒是有不少傻瓜在期待,可惜那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因为腐败是社会的大方向,肮脏是人出生两年后的必备品,虚伪是人生存的法宝,卑鄙是大家普遍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一时间哭喊声震天动地,石破天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如此的崇拜父亲。

    而父亲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之前的几年内也和死人无异了。

    他们身为手下,基本上都是由修月来管理和调遣,几年都没有和父亲打交道了,为什么还能这么一如既往的忠心耿耿,在父亲升天的时候顺便洒上许多眼泪为父亲送行呢?

    思索了好一会儿,石破天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在病房外哭泣喊声震天的这些人,他们的眼泪和哭声并不是为了父亲而出的,是为了自己。

    为了给下一任天青帮的接班人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此刻病房外的人都在尽量得表现出自己悲伤的能量,向石破天卖弄自己对帮会的忠心耿耿和一心一意。

    石破天有点作呕了,当他想明白这些问题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