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三章 改朝换代

住家野狼2016-11-11 17:37:1Ctrl+D 收藏本站


    父亲的葬礼说不上是风光大葬,但也算是惊动了半个东北省了。

    家里少了一个人,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件难过和不适应的事情,但是对于石破天来说,却舒适畅快自由了许多。

    从此再也没有人来干涉他的自由了,也没有人来出面阻拦他做任何事情了,无论那事是好事还是坏事,石破天都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做。

    没有父亲的孩子是野孩子,但是那是对于一般的贫苦家庭来说,像石破天这样的家庭背景,绝对有财力去用金钱来弥补父亲的短缺,哦,当然还有权力和势力的加入。

    父亲的葬礼结束后,母亲不再过问帮会里任何的事务。

    其实她本来也没有心思去过问什么,当石云海住院昏迷的那天起,周青就忘却了两人一起打下的基业,帮会的一切,名利场子,都在她的眼中被淡忘消逝了。

    人都活了大半辈子了,还能追求什么,还在追求什么?

    周青从石云海的昏死中,看透了这一切,再有权力再有势力,人却是斗不过时间的,斗不过命运,斗不过神灵。

    手中沾染了太多的鲜血,总有一天要遭到报应。

    人生就是一个圈,一切来得都要去,一切得到的都要偿还,最后死亡的那一刻,一切归零。

    周请可以说是隐居了。

    在石云海在世的时候,时而又几个特别重要的合同要签约,修月还是要来找周青商量一下的,哪怕是在石云海的病床旁边商量。

    可实现在的周青决定了隐居在一所别墅里,整日里也不愿过问任何事情,这样修月身上的担子就更加重了。

    修月也能够隐约中了解到许多人的心声,无论她自己是怎么想的,貌似石破天该上任了。

    是时候改朝换代了。

    世袭制,在这个帮会里,在中国所有的帮会里,都一直保留着。

    每个人都有私心,所以即使时代在变迁,能够遵循世袭制,君王们绝对不会选择民主选举的。

    修月跟了石云海这么久,一直忠心耿耿,她到不是贪图富贵和权势,她并非想要霸占这天青帮帮主这个位子。

    只是到现在这个时刻,石云海突然辞世,将修月原本的打算全部都打乱了。

    她也是个无私奉献的人,在这段时间的暂时接任天青帮代理帮主的位子期间,修月尽全力将帮会里的一切都向石破天能够驾驭的方向去发展。

    毕竟再好的集体里也有防守的漏洞,修月就是在全力的帮主石破天去除那些漏洞,妨碍石破天将来某天登基为王的漏洞。

    修月本来计划再训练石破天一个月,然后才教授他怎样当以个帮派的老大。

    可是,石云海突如其来的病故着实让修月慌乱了手脚。

    她毕竟是一个女流之辈,虽然她本人并不因此而怯懦,可是帮会里的其他男人,很多已经开始对修月表示不服了。

    一个偌大的帮会,怎么可以随便的就交给一个女人打理?况且她打理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点吧!

    如此抱怨的声音何止一个两个,何止一种两种。

    修月就是在这种压力之下努力的挣扎下来的,不要以为她做这个老大的位子有多么舒坦。

    要知道,那始终不是一个名正言顺的老大,而是代理的帮主,还是让人心生非议的女帮主。

    只是眼下的局势,无论如何,修月必须让位了。

    如果不走,肯定要面对比从前更大的压力。

    如果将位子现在就交给石破天,那他这个不满20岁的小子所面对的压力和整个帮会里心存不良的人的排挤,一定会比修月所面临的更多。

    那个时候,石破天能够承受吗?

    然而,总要有个抉择出来。

    在事情左右为难的时候,你一般都要最选择顺理成章的选项。

    于是,修月决心让石破天及早即位,靠他自己来独步天下统治天青帮的大小事务,剩下的在努力奋斗的条件下,就看运气了。

    ......

    “哗哗哗......”

    这天,雨下的很大,乌云连天,笼罩着整个X市,仿佛预示着要发生什么大事情。

    修月将石破天叫到了自己私人的房间。

    今天的大部分干部都被派出去做任务了,此刻天青帮里的人很少,两人又是在房间里,那窃窃私语绝对不可能有人听得见。

    “姑姑,你找我?”石破天来到房间里,倒是自然洒脱的主动坐在了沙发上。

    “恩,你想喝点什么东西吗?我这里应有尽有,都是省内的其他头目从国外国内进贡来的,我一个女人怎么喝的完,你要时常来帮我分担一下阿。”

    修月来到了酒架上,随便的拨弄着手中的起子,“今天我们俩开一瓶新的吧。”

    “呵呵。”石破天笑了,望着姑姑的背影,在父亲已经离开世间的这段时间内,他感觉这背影是如此的亲切。

    对于石破天,要说现在的天青帮里,能够真正和自己贴心的,除了那理所当然的妈妈,就要数修月姑姑了。

    石破天从来没有想过,修月有朝一日会霸占父亲的基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石破天还小,但很多事情,他也能够看的很透彻了。

    况且,其实从心底来讲,石破天并不在乎这些东西,什么帮派,什么权势,他的心智早就在闫琦陨落的那一天起,死了。

    “怎么?不说话的意思,难道是你想喝果汁?”修月打趣道。

    “鸡尾酒吧。”石破天做出选择。

    “这么高档,你还真以为姑姑是调酒师啊,就喝葡萄酒吧。”原来修月一早就打好了主意了。

    修月慢吞吞的将两个玻璃杯摆放整齐,然后用起子打开葡萄酒的木塞,不大娴熟的倒酒。

    石破天看出来修月确实并不是个喝酒的人,因为她每个杯子里边的酒面都到的很满,这是斟酒的人最忌讳的,因为那是对客人的不礼貌动作。

    不过,这两个人之间,并不存在什么不礼貌了,石破天能够谅解修月。

    姑姑将两个满满的快要溢出来的酒面,还在摇晃中的酒杯端了过来,放在石破天沙发旁边的茶几上。

    “喝吧,小朋友,你姑姑这辈子也没给几个人斟过酒,像这样给小辈倒酒更是绝无仅有的事情哦~”

    修月难得的开玩笑道,对于任何人来讲,想见到女修罗王真诚的笑容,那真是比上到山下火海还要难上十倍。

    可是,石破天做到了,因为他即将坐上至高无上的位子,因为他们已经情同亲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