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十章 诸葛亮

住家野狼2016-11-11 17:40:7Ctrl+D 收藏本站


    梁龛见时机成熟,最后只差一个点睛之笔了。

    他便咳咳了两声,等众人都安静了下来,他才缓慢的讲每一个字都说的清楚,“既然修月老大把未来帮主定谁的事情,都给大家解释清楚了,也算是了了各位自从石云海大哥入院后长久以来的一块心病,我想今天大会的意义算是完成大半了,至于关于敖天谋反的问题,其实不用我多说什么,大家心里也应该清楚的紧。傲天何许人也?他虽然是一员猛将,野心勃勃,是石云海老大身边的元老级别人物,可惜他恃才放旷,却着实没有什么才华,他为人傲慢,心狠手辣,身边更是没有几个可以重用的亲信兄弟,再加上此人现在外地,地广人疏,他的人力物力财力都不是我们天青帮本部的对手,和我们相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我想此人虽然现在宣布了独立,判出了天青帮,自立为王,可是他若是有点脑子的话,应该不会很快的就进攻咱们天青帮的巢穴——X市。他来了便是送死,一旦来了,也可以依照刚才黄不让老前辈的做法,叫蓝雨将军,抑或是黄不让前辈亲自带些许兵力前去,便可轻松的剿灭这个不义之徒!所以说,我个人认为,敖天的这次反叛并不是一个大难当头的事情,大家也不必这么紧张,紧张的人都是对事态,对敖天的实力分析不确切的人,如此我已经分析的很清楚了,也希望大家能够放宽心思,团结起来,不用为这样一个逆反的够贼叛徒而后怕担心什么。”

    梁龛一席话,将道理讲的铿锵有力,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留给别人。

    致使众人沉默,台下还没有一个人的语言功底可以跟随的上梁龛的。

    于是,等梁龛又喝了一口茶,顺了顺喉咙后,场面依旧是他的。

    梁龛看看修月,微笑的冲她使了个眼色。

    修月接住道,“梁龛这句话倒是说得没错,敖天其实没有什么可怕的,主要是我们的心态要摆正,要团结。”

    梁龛顺势点点头,继续道,“敖天当然没有什么可怕的,他的谋反行为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找死!”

    “对!就是找死,待老夫前去......”黄不让已经跃跃欲试了。

    梁龛礼貌的冲着黄不让一拱手,道,“黄不让老前辈且慢动怒,且耐心的听我慢慢絮叨一下,我们都知道敖天是在进行一个自不量力的自杀行为,可是我们有谁又想到了,他的自杀行为可能杀的并不只是他自己一个人。若是真的打了起来,相互血肉拼斗的可都是我们天青帮的兄弟啊!这些兄弟可都是石云海老帮主生前最亲的兄弟,难道就这样被敖天他的一意孤行的驱使下,自相残杀?各位在坐的骨干们能够忍心相望,隔岸观火吗?”

    台下众人交头接耳过后。

    梁龛感觉自己已经有些口干舌燥了,不过他还是坚持在场面没有冷下来的情况下,将心中的话尽快讲完。

    梁龛站了起来,表情严肃的和刚刚开会时候的他判若两人,“我相信各位都是不忍心自己的兄弟互相残杀的,但是敖天他就忍心,为了他那虚无缥缈的野心和霸业,他已经笨的快要死了,残忍嗜血的卑劣至极。然而,我们天青帮帐下虽然有无数的豪情将士,上了战场你们面对敌人都不会眨一下眼睛,勇敢如你们,是敌人最害怕的武器,大家都是从刀尖上摸爬滚打过来的,跟随石云海帮主多年的修月帮主也是如此,尽皆是一员勇猛果敢的猛将,然而,咱们和修月帮主还是有不同的,所不同之处便是在于修月老大的仁慈心。”

    修月从心底笑了,今天她才突然发现,梁龛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

    梁龛绘声绘色的仿佛在演说,“修月帮主的仁慈就在于,她希望我们本部可以将和敖天的战争尽量做到兵不血刃,以收服为主,以武力为辅,如此才能真正的保全咱们天青帮自己兄弟们的利益,不至于大伤元气。”

    修月点点头,石破天点点头,在场所有人,除了又睡着了的林九以外,都点了点头。

    梁龛简直要把天地日月都说的变色了,“不过,修月老大,这种主意并不是信手就能随意拈来的,在坐的虽然也都是一些能人义士,却没有诸葛亮。”

    修月插话一句,“梁龛不就是咱们帮会里边的诸葛亮么,呵呵。”

    梁龛笑笑摆摆手道,“哪里哪里,我算不上,既然没有诸葛亮,本来就是急匆匆的来开会,又急匆匆的得知了敖天反叛的消息的我们,是很难在半小时一小时甚至在多——两小时内想出什么兵不血刃的锦囊妙计的。现在是高科技手段的社会,我想即使是诸葛亮到了咱们的会场,也着实不能立即想出什么高手之策。所以,我建议修月帮主可以稍微缓和一下,今天的会议实在是太仓促了点,众位干部还没有准备好呢,不如先放了我们回去,等到了晚上,大家在床上抽着小烟,搂着老婆,开着空调修养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都放松了,脑袋也清醒了,也有了充裕的时间去思索这件事情,等想到了好的计策,再来向修月老大汇报,也不迟啊。”

    点睛之笔终于完成,梁龛也可以舒一口气了,他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修月此时哪里还会否决,直接顺水推舟道,“恩......那就依了梁龛的建议,只是,我想不出,到底应该在什么时候,再次举行下一次的会议呢?”

    梁龛此刻已经卸下了重担,轻松的一笑,道“三天之后吧,我敢断定,一个星期以内,那敖天一定不会有所举动的,他若有什么动静,到时我梁龛直接把脑袋送到本部花园水池边上,做个装饰。”

    “好吧,不过,我可不需要你的脑袋来做水池首像的装饰,我们天青帮的喷泉池子喷的老高,我怕呛着你的鼻子啊~”

    修月以一句玩笑话结尾,引来了众人的一哄而乐。

    这场会议算是结束了,只是在少数人心中,它依旧在持续的开着,结果还难见分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