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十四章 双子座 上

住家野狼2016-11-11 17:41:54Ctrl+D 收藏本站


    “这到难办了,如果想贿赂X市的政府,我们本部的财力也是足够的,只是担心就像梁龛说的那样,花钱给自己买棺材。”修月阐述。

    “所以说,这是很难决定的问题。”到了这一步,梁龛也是穷途末路了。

    石破天隐约想起了点什么,“各位,政府我们肯定不能去找的,不然就是老鼠打架,找猫帮忙了,根本行不通,情理也说不过去,不过,对于梁龛的第一个选择,爸爸虽然没有什么朋友,但是我到是和一个不错的大帮会,有一点小交情的。”

    “哦?少主人有什么法子?”梅冰问道。

    修月看向石破天,“破天,你平时很少外出见什么人,怎么可能认识什么大人物,若只是萍水相逢一面之缘的小人物,咱们现在是不能相信的,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修月道。

    “姑姑,我知道小心,若只是你说的那样,我是不会发言的,我确实感觉此人能对我们天青帮这次我困难有所帮助,才想向各位介绍一下他,或许因为他太年轻了,你们会觉得他靠不住,其实我个人觉得他人挺有本事的。”石破天解释道。

    “哦?还是个年轻人的帮派?不会是市井的那些小流氓吧?少主,那样的人物,还不够敖天塞牙缝的呢。”黄不让叙述厉害关系。

    “呵呵,不是。”石破天道。

    “少主,你说吧,我还是很期待的。”梁龛眼睛注视这石破天,想从石破天的眼神中看出他和这位年轻有为的人的关系,到底好到什么程度。

    “呵呵,他叫易强。”石破天道。

    修月惊的站了起来,林九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转头看向石破天,梅冰目光凝重,黄不让则是有点癫狂了,蓝雨和梅冰还在思索中,

    梁龛则已经想大声的发笑了。

    还是最先有准备的梁龛做出了反应,“呵呵!看来咱们天青帮这次是天不愿灭,胜负就看他们黑龙会怎么选择了。”

    修月没有坐下,直接问石破天和梁龛,“可是,据我们的探子的情报,那易强被风云会的卢楚风所加害,现在生死不明,而如今黑龙会的代理掌门人是当前的第一谋士,雨魔凌小雨,这事能办妥吗?”

    梁龛没有再说别的,“修老大,帮我订今天晚上的机票吧,我要去一趟江苏。”

    ......

    飞机上,万里高空,云朵在瞳孔中,坠落飘散。

    从东北X市开往江苏Y市的飞机,大概有五个小时的旅程。

    梁龛和石破天理当是在头等舱就坐。

    这是石破天第一次坐飞机,不过他并不显得那么兴奋好奇,身负重任的他,已经成熟了,此刻在想着怎样取得凌小雨的欢心。

    本来是应该梁龛一个人独自来的,可是修月建议让石破天也跟着过去。

    三个原因。

    首先,和易强有直接关系的见过面的人就是石破天,他本人去更加显得天青帮有诚意一些。

    第二,这次出行也是对石破天的一次锻炼。

    第三,石破天的参与,表示他对天青帮是有作用的,如此一来,石破天的地位更加深入人心一些。

    修月的做法,梁龛自然能够猜透,他也只是不说罢了,毕竟多一个人也不碍事。

    梁龛此刻想的不是怎么打动黑龙会来援助天青帮,也不是想石破天即将上位当帮主的事,他的脑际穿越过了万里的高空,回想起了几十年前的往事。

    ......

    在中国大陆的最西边,临近山区的一所孤儿院外。

    相距孤儿院大约十几里的小路,经过了这条鹅卵石布满的小径,穿越一片阴森的大森林,来到河边。

    河水汪洋湍急,这里直接流向祖国的长江下游。

    在河边的断崖上,一个年仅七岁不到的小男孩,站在旁边。

    他表情呆滞稍,微带一点怨气的望着湍急的河流,在自己的面前奔驰而过,不留下一点痕迹。

    男孩时而叹气一声,时而又悲愤的摆出要吞噬天地的坚毅神情,叫人难以揣摩。

    身后北风萧瑟,当时正是深冬。

    因为贫穷,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吃不饱穿不暖,眼前的男孩更是补丁落补丁的被冻得直发抖。

    四周的长长的稻草随风飞舞,不知道里边到底隐藏了什么危险。

    男孩一直就在这湍急河流的岸边站着,被冻的生满了冻疮的小拳头攥的很结实,牙齿时而咬上一两下,气嘟嘟的红脸蛋望着河水。

    身后的碧绿色长草堆里,逐渐由远及近的传来了琐碎的声音。

    有人来了。

    来者也是一位刚刚过了七岁的小男孩,衣衫褴褛的来到,奋力的拨弄着稻草,穿越了沼泽,走到岸边的时候,他的小腿上已经被一路上的荆棘划伤了多处,渗出了鲜血。

    新来的小孩眼神中包涵的,更多是纯洁和正义,小小年纪就一身正气,将来必定是个栋梁坯子,只可惜生长在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在孤儿院里,没人关心没人问。

    新来的小孩比站在岸边的男孩要矮一点,他走了过去,喊道,“梁龛,你怎么在这里?院子里的人都在找你呢!快跟我回去吧。”

    岸边的梁龛转过身来,看着来找自己的男孩,“凌小雨,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凌小雨笑了,天真无邪的笑容贯穿了微弱的阳光,射到梁龛的瞳孔里,让他坚硬的心稍微有了一些松动。

    “梁龛,你每次和别人打架完,都要来这里的,而且是一个人,老师都警告过我们了,这边是以前抗战时期的原始森林,里边不知道还隐藏了什么野兽呢,而且四处都是无底的沼泽和有毒的植物,这么危险,老师叫我们千万别来,你怎么又来了。”凌小雨说教道。

    “这些你别管,我不会有事,你以后也少跟着我,要是你被蛇咬了,我可不管你。”梁龛恨恨的道。

    他觉得凌小雨这个家伙真的很麻烦,每次自己躲到哪里都能神奇的被他找到,真正想有个清净的地方都去不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老师和同学都在找你呢?现在快回去吧。”凌小雨上来拉梁龛的衣袖。

    “要去你自己回去,我不走,但是你不许告诉他们我在这里。”梁龛命令凌小雨,一用力甩开了凌小雨的小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