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一章 我欲天下

住家野狼2016-11-11 17:46:25Ctrl+D 收藏本站


    “那小雨,你的意思是?”于欢笑问道。

    “卢楚风的风云会一直是咱们黑龙会面前的一大障碍,很多事情我们碍手碍脚的不能去做,不能去实施,都是由于黑龙会摆在旁边,让我们心有忌讳,心怀叵测,而本来我们完全可以不帮忙天青帮的,可是如今有一个风云会在那边,如果我们唱红脸,风云会却唱白脸,一旦他们帮了天青帮,战胜了敖天,那么天青帮和黑龙会的交结深了,对于将来咱们跟这易强老大攻打风云会上海本部的任务,可谓有百害而无一利,如果到时候风云会和咱们正面冲突的时候,天青帮也缓过来元气了,卢楚风大有可能会找天青帮帮忙,一同来双面夹攻咱们,到时候黑龙会首尾不能顾,却找不到援军,那个时候,就是咱们后悔今天没有帮天青帮的忙的时候了。”

    凌小雨将他的忌讳清楚的解释出来,利害关系尽在其中。

    众人明白了。

    “天天都需要你爱,我的心只有你采,ILOVEYOU,我只需要你,要我每天都精彩......”

    于欢笑的手机响了。

    他低头一看是袭人的,给挂断了,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于欢笑还是很有理性的。

    王珂问道,“小雨,那你的意思是,咱们依旧要帮天青帮的忙了?”

    “帮的话,我又怕会影响到强哥在上海的任务,如果他在上海已经将一切都打通了,就等着我们一起里应外合了,我们的人马却在东北一方,一时间调不出来兵力,难道让强哥一个人在外边吃瘪不成?”凌小雨干咳了两声,他讲的话太多了。

    陆凡很有心的去给众人倒了一杯水。

    马如龙还有意见,“如果帮他们,那咱们的兄弟为了别人浴血奋战,大家能安心吗?要知道咱们黑龙会自从成立以来还没有一次大的战役,这第一站却是救援战,还是为了别人抛头颅洒热血,遥远的东北,和江苏差个几千里,这么远的破地方,我心不甘啊。”

    “放心,我不会让咱们黑龙会内兄弟的血白流的,如果真的出面帮天青帮的忙了,我一定要把这一切从天青帮身上重新讨回来。”

    凌小雨下定义,语气坚决,喝了一口陆凡倒过来的水,才舒缓了一口气。

    “怎么说?”于欢笑问道。

    “呵呵,如果我们一旦帮了天青帮,战胜了敖天之后,无论他们的元气是否能够恢复,等到打风云会的时候,我一定会拉上他们的。”凌小雨早就想好了不舍本的生意怎么做。

    “哈哈,这是最好。”陆凡高兴。

    “可是现在,还要征求一下强哥的意见,看看他在上海那边的进程怎么样了,和卢楚风联络的如何了,如果已经打入了卢楚风的阵营,咱们又要从长计议了,毕竟不能两方都顾全,强哥是黑龙会真正的老大,我们要以他的利益为己任。”凌小雨道。

    “嘿嘿,我个人认为强哥到了上海,进展也不会很快的,他首先要先玩上一把,然后泡几个妞,才能想起来做正事。”于欢笑道。

    “哈哈哈......”众人大笑。

    ......

    他**~!

    虽然这句脏话实在是俗不可耐,可是老子现在绝对的心情不爽!

    这里倒是山清水秀。

    我招呼这云牙跟在身边,一路上都是步行的,不过风景秀丽的上海郊区尽收眼底,倒也不虚此行。

    然而我一直都叫它郊区,它到底是不是郊区?我甚至有时候会怀疑自己进入了二次元空间!

    没有感到多么疲倦,身边有云牙陪伴,走了多少路自己也数不清了,只感觉时间过去了很久。

    出行的时候应该还是早上,现在看太阳的架势,大概要到中午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也分不清楚,本人自小就是个地理盲,如今迷路了,周边地区上也找不到一户人家。

    如此在深山老林里迷路了,半夜里若是再找不到什么灯火家人栖息之地,我就要在树林里过夜了。

    如此晚上若是出来个什么野兽野人野鸡野鸭的倒是不害怕,身边云牙帮我做保镖,危机时刻它叫唤两声,我就知道危险来了,最多云牙一只狗对付不了,我再亲自出面对付就是了。

    本人最害怕的是半夜里,这阴森恐怖的树林里再出来个什么妖魔鬼怪,贞子咒怨什么的,那就不是我打得过大不过的问题了,而是我会不会被吓破胆,狂吐绿水的问题了。

    本人虽然向来胆大如牛,那是在当街和别人真刀真枪的猛拼硬砍的情况下,我不会眨一下眼睛。

    可是自从认识了白令扬那位修真者以后,我晓得了这个世界上是有神仙鬼怪的,心情从此截然不同。

    半夜里若有有个美女神仙姐姐来和偶聊天,我到是一万个不介意,可是若是出来个妖怪奶奶要拿我的骨头泡茶喝,我就是一千万个拒绝了。

    面前有一座独木桥。

    凭借我高超的推理知识,我认为有桥的地方,应该就是有人的地方。

    虽然此处一点也不像有人烟,看那青山绿水,深山老树,仿佛来到了远古时代,可是既然有桥,就说明有建桥的人啊?

    我站在那桥上,望着已经心急的一溜小跑过了桥的云牙。

    我喊了它一声,这个家伙从来都是这么好动,自从和袭人交流了几天以后,和我也不怎么亲热了,这个年头,竟然连狗子都是见色忘友的啊,着实让人感慨!

    “云牙!!快回来,我给你抓鱼吃!~~”

    我尽量大声的喊它,一者确实是云牙这个家伙不好使唤,你不大声的叫它,它还以为你在和它过家家呢,就不会过来了。

    而且这个家伙现在特别能独立,喜欢独来独往,若不是平常我时常注意跟紧着它一点,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只疯狗就抛开主人,自己找母狗疯玩潇洒去了。

    云牙听到了它熟悉的字眼,当然不是它的名号,现在这个家伙跟着我出来见了市面以后,翅膀明显硬朗了许多,已经对自己的名字不大过敏了,很多时候你喊它它也无动于衷。

    云牙之所以重新跑回来我身边,是因为,它听到了“吃”字。

    我就知道这个白胖的家伙有大半天没吃东西了,肚子一定坚持不了了,这个时候拿吃饭来诱惑它,想必是最好不过的诱饵指挥棒了。

    “汪汪!嗷嗤~~!”云牙叫唤着来到我身边,看我多可怜。

    老子也一天没吃东西了,现在还迷了路,叫那叫白土的小伙子等送完了他妹妹再去上海市区找我,我靠!

    我看他可怎么找我,因为我觉得我十天半个月内都没法去到上海市区。

    本人在Y市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原来我是路痴啊!?

    我怎么就选择了爬火车来上海呢?

    本来是为了防止引起卢楚风的注意,可是现在他**他到是没注意到我,我到是要在这荒山野岭里被牛鬼蛇神欺负到死了。

    我摸了摸云牙的大脑袋,它蹲在我身边,冲着我张张嘴巴,露出一嘴巴整齐的大白牙,各个都锋利无比。

    我无奈这个家伙就知道等吃的,却不会为我分忧解难。

    要是此刻身边有个红颜知己多好,如此就算是死在这深山老林里了,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俗话说得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突然想起来,本人还没有和漂亮的女孩子打过野战呢!

    想到这里,我淫笑了一下,将刚刚想要捉鱼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