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章 煽风点火

住家野狼2016-11-11 17:47:45Ctrl+D 收藏本站


    黑暗逐渐降临了,我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栖息的地方,况且眼前的火还没有点燃。

    云牙可能是饿的没有力气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再吵闹,安稳的枕着自己的狗爪子在草坪里睡觉。

    随着黑暗的逐渐降临,我和云牙彼此都沉静了许多。

    我们依旧在河边,这个时候我反而不想去其他的地方了,毕竟周边地区的未知的元素实在是太多了,让我不敢迈出好奇的脚步。

    说是黑暗,到底是暗淡到什么程度?

    既然是傍晚了,那就说明天色的能见度已经很低了,具体来说到还能分的清楚哪里是山,哪里是水,哪里是我,哪里是狗,可是已经看不出来那水是清澈的,那山是绿色的,我是黄色的,狗是白色的了。

    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把火,照明,取暖,造饭。

    不觉间天气也有些冷了,想不到炎热的夏季,到了晚上竟然也会让人感觉到寒冷,这里居然和沙漠上是一个气候特征,我感觉到身上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可是钻木取火的选择已经以失败告终了。

    情急之下我灵机一动,想本人在高一的物理知识,虽然只是小小的上了两节课,可是也不是白学的。

    我要运用现代的理论知识,来试验一下能不能将火给点燃起来了。

    “云牙,你坚持一下,去这周围叼一些干燥的柴草过来,我要给咱们生一把火。”我吩咐云牙道,自信满满。

    生火到不完全是为了取暖,这三伏天的,谁会想着取暖啊,虽然确实是冷了一些,可是我和云牙都是身体强健的生物,平时白天的时候找空调还来不及呢,对于冷我们到不那么在乎,鸡皮疙瘩起来了也并不痛苦,只是自然显现罢了。

    我之所以生火,是为了在这孤零零的陌生地方,给自己找一点安全光亮感。

    如果现在有冥龙剑在就好了,那样我的安全感就会更加深厚一些,毕竟冥龙剑也是一柄带有些神气的剑,倘若遇到什么妖魔鬼怪,冥龙剑应该可以帮我起到一些斩妖除魔,驱鬼辟邪的作用吧。

    不过幸好,我还有云牙在身边,一般的狗对于邪门的东西就已经很敏感了,再加上云牙是我们黑龙会一手培养出来的,比之一般的狗子不知道要强大的多少倍,有了它,我的心也能够稍微安稳一些。

    云牙见我这一次的命令,神情比较严峻,也很听话的从我身边站了起来,到周边的地方去找干燥的柴草了。

    “云牙,不要走的太远啊?”一方面我确实关心它,怕它走丢了,另外一方面云牙距离我远了,我自己也会没有安全感。

    再勇敢的人心中终究是对那张牙舞爪的未知的鬼怪们心存忌讳的。

    因为未知,所以害怕,就像黑暗一样,其实黑暗和白天仅仅是光线不一样罢了,可是人们在不知所以的摸索中总是举步不前,缩手缩脚,心生梦魇。

    云牙在我身边不远的地方摸索着,一趟趟的来回拉着大大小小参差不齐的柴火。

    我将口袋里的诺基亚5300手机拿了出来。

    这牌子刚刚出产的时候要人民币三千多块,而现在我在荒山野岭里,没有一点信号,手机本身也快要没有电了,因地制宜,所以这三千多块也遭到了贬值。

    我又重新确认的打了一下凌小雨他们的电话,最后一次期待可以听见星空夜总会的连通长音。

    依旧是声音悦耳的小姐回复我说,“你的电话未在服务区......”

    在这么孤单寂寥的地方,可以清楚的听见这么好听的人工小姐的声音,说实话也是让我心神荡漾了好一会儿。

    荡漾完后,云牙的柴火也叼来的差不多了,堆在一起也有我的小腿这么高。

    我把周围的的草坪给整理了一下,腾出来一个一平方米左右的圈圈,将所有的柴火都堆放在那个圈中。

    如此,火一旦点燃了就不会殃及旁边的杂草了,刚才我都没有想到这些问题,不然一旦引起了大伙,我就是引火烧身了,在劫难逃了。

    我将手机放在旁边的地面上,然后捡起来一块小石头,对着高档货诺基亚手机使劲一砸。

    “咔!~”

    我用的力道刚刚好,手机没有完全破碎,可是已经分家成了好几块。

    我去除了其中电池,电池里应该还有残余的一点点小电,然后又将手机内部的电线抽出来几根,和电池连接上,形成了一个小电路。

    我将电路的电源和负载反接,造成短路。

    瞬间的短路,出现了少许的电火花,电池的内部被击穿。

    我将那“刺啦~!”一声蹦出来的电火花放在干枯易燃的柴火里边。

    天气本来就干燥闷热,就着这种天然的环境,干燥的柴草冒烟了。

    我兴奋的手都不感动,目光只是闪动着注目往下看。

    烟雾逐渐浓了,还有点呛鼻,我坚持着没有打喷嚏,直到出现了少许的小火苗。

    我想自己果然有野人生存的天赋,片刻,伴随着那干燥的柴草和天气的配合,火苗逐渐成了火焰,柴草堆渐渐成了火堆。

    我高兴的放下了手中的自制电路,电路已经被烧得黑乎乎的了,我又将身边的整个手机的残骸都扔进了火堆了。

    只听见“轰隆~”一声,声音不是很大,手机爆炸了,火焰在爆炸的瞬间窜的老高。

    我激动的被那高升的火焰逼退到了一旁,站了起来。

    此刻脸上已经被熏黑了不少,若是身边有个镜子的话,我一定自惭形秽。

    自己多么文面的一个小生,竟然在这偏远的不知名的野外地方忙着生火造饭,还被熏黑了脸,此刻无数的上海市民,想必已经下班在家享受生活了吧。

    想到这些,我心中忿忿然了一下,暗道老天不公平啊,我可不能死在这里,我易强这辈子还没有享受够呢!

    云牙一口叼了两只鱼,走到了我身边,嘴巴里“呜咽呜咽”的叫喊这,意思是该吃饭了。

    我看看它,摸了摸它的大脑袋,轻松的说道,“现在也就只有你陪着我了,咱们以后可就是战友了。”

    自从我被袭人家祖传的易容术易容了以后,云牙并没有把我当成陌生人,或许它要比一般的狗都灵敏吧,又或许它可以凭借味觉和其他的感觉来辨认我。

    狗是最忠诚的,云牙是最中之最。

    总之云牙对我还是很亲的,只是偶尔不大听话罢了。

    云牙摇了摇它的大尾巴,将两条鱼放在了地上,冲着我狂吠了两声。

    我安抚它道,“好好,咱们现在就开饭。”

    此时的火焰已经趋于平稳了,火光照亮了四周大概五十米的地方,旁边还有清澈的小河和河里欢快的鱼儿,不知道那些个小鱼大鱼们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太阳已经全部沉了下去,黑暗里最不自然的就是我点起的这一把大火了。

    虽然是在三伏天的夏季,但是野外里,尤其是在河边,也是很冷的,火堆给我们带来了暖和。

    我就着火光开始找用来烤鱼的树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