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七章 蛊惑迷林

住家野狼2016-11-11 17:49:4Ctrl+D 收藏本站


    虎口脱险,大风大浪过后,老子现在还活着,捡回了一条命,可谓赚了。

    我把云牙叫到了身边,它的浑身也差不多都湿了。

    我摸了摸它,浑身都是冰凉的,还在发抖。

    可怜的小狗,一直跟着我,也没有让你享福了。

    因为这里四周的大片树林都被烧光了,所以没有了遮挡物。

    虽然雨是不下了,雷也不闪了,可是风还没有减小,依旧是大风股股的吹着,让人感觉好似到了深冬腊月般的气候。

    我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色的体恤衫,下身是褐色的休闲裤,这种温度,怎么说也是在二十度以下。

    如此即使我不被烧死,也要被冻死了。

    望着远处的一片树林,还没有被烧毁的那一片树林,我的心稍微有了一丝安慰。

    “云牙,我们去那边的大树丛里取取暖吧。”说着,我走了过去,云牙跟在我身边。

    我们来到了没有被烧到的树林的边沿。

    在边沿是起不到取暖的作用的,我必须要进去到树林的深处,才能依靠那巨大的树叶和树干来为我和云牙遮风保温。

    站在荒凉的地面上,此处刚刚被大火灌溉过,摧残的极其可怜,本来参天的大树此刻全部沦为了灰黑色被烧焦的树桩,尚且留了一点根在地下,不过也是在苟延残喘了。

    我想那树林深处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刚刚下过了那么一场大雨,有什么凶恶的野兽,貌似也应该躲藏道自己的蜗居里去了。

    这么冷的天气,野兽应该不会再出来觅食了,况且现在是深夜,月黑风高,正是天下生灵万物修养安眠的时候。

    想到这里,我稍微安心一下,也因为实在是太累太冷了,遂我带这云牙进去了迷惑森林。

    林中的黑暗比之刚才在荒凉的空地上更加深切了,我努力的睁大双眼去识别一切物体,才没有一而再再而三的撞在树干上。

    脚下软绵绵东西好像是蛇蝎一样,难道是昆虫?毒虫?我不敢去多想,我只当它们是大树上飘落下来的叠叠树叶吧。

    来到了树林的深处,温度果然有了些回升,我也感觉身体舒畅多了,没有刚才那么冰冷的压抑感了。

    只是那参天高耸入云的大树一眼望不到边际,仿佛天庭上南天门的石柱一样,黑乎乎的天空中,我看不到大树的枝头在哪里,分不清楚它的高度,如此甚是阴森可怕。

    周围的大风被阻挡住了,我皮肤上已经感觉不到风力,可是在森里的四处,仿佛由远及近的到来的那一阵阵一股股的风声鹤唳,却着实让我心惊胆寒,毛骨悚然起来。

    不时的,我会叫云牙两声,听到它的回应,我也就安心一点,这个时候,伙伴就是你的救命稻草和宽心药水。

    云牙仿佛也感受到了什么气息,它回应我的叫声时,声音中含有警觉韵味,如此的凄厉,好似是要吓走什么似的。

    时间在分秒的过,我感觉到时间过的好慢,这么慢,好像光阴停滞了一般。

    黑暗的迷茫和深邃的寒冷中,我多么希望光明早一点重现,日月交替的快一些。

    可是如今我连月亮也见不到了,抬头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神秘中我看不到任何东西,思想也在这一刻抓狂起来。

    我突然后悔了。

    后悔进入了这一片让人迷惑的接近于崩溃的森林。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大了,大到了要爆炸的阶段。

    我不该来这里,太黑暗了,太可怕了,哪怕是温暖了一点,却让我觉得仿佛置身于十八层地狱里的油锅,被不知名的液体煎炒烹炸个不停。

    身体开始颤抖,而云牙的叫声也越加凄厉起来。

    我一再的叮嘱着云牙,不要再叫了,不要有什么动静,让我清净的思考一下,一定要清净的思考一下。

    因为我发现。

    我迷路了。

    刚刚我已经决定了要回去,外边虽然很冷,可是我还可以看到月亮的光芒普照大地,还可以感受道风的气息,还可以看到河里的小鱼在嬉戏,那是生灵的陪伴,我才觉得自己是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死掉。

    比现在的周身死气要好很多。

    可是,我本来是沿着原来的路,调头原路返回的。

    却始终走个没完。

    我计算了一下时间,我进入森林的时间远远没有我调头回去的时间长,可是却一直走个没有尽头。

    仿佛一直在一个地方原地踏步一样。

    脚下没有陆地的接触感,全部都是软绵绵树叶,或者是毒虫什么的。

    此刻我更加担心起来,我的想象力也挥发了出来,我开始想象此刻脚下踩着的不是什么树叶,也不会是毒虫,会不会是动物的尸体?会不会是死人的尸体?

    会不会是......

    活人的尸体......?

    我的骨髓都在颤抖了,身上不断的在往外冒冷汗。

    嘴巴说话也开始别扭,嘴唇在打架,眼皮在打架,牙齿在打架,头皮不停的发麻,心慌意乱。

    我决定不走了,因为我实在受不了那地面上传来的诡异的感觉。

    那种接触感透过我的脚底板,传达到我的小腿,传达到我的大腿,传到我的内脏各个部位,传达到我的心室,创达到我的五官,传达到我的脑际,在我的大脑皮层上颤抖,像针扎一样刺入我的大脑细胞,让我记忆深刻。

    那是恐怖,比我生平看到过的无数的恐怖电影都要恐怖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我的心志在接受历史上最大的挑战。

    我开始想一些快乐的事情,想让我愉快开心的往事,企图消除这种恐惧。

    无用。

    我又去想平生最痛苦,最伤心的往事,企图通过这些将我此刻脸上身上冒出来的冷汗,转化为泪水,如此也消除了那诡异的恐惧感。

    无用。

    我仿佛置身于冰冷的黑水潭里一样,挣扎着,却没有丝毫的希望可以获救。

    我即将崩溃了,甚至想到了死,想到了放弃一切的人生和未来,不想在这种环境之下再僵持一刻,想一死了之。

    我的这种念头被云牙的一声狂吠给打断了。

    “嗷呜~!!”

    我醒来了,我大声的喘息着。

    其实并不大声,只是周围实在太静了,所以我的呼吸声异常的清晰,好像海啸一样的震撼人心,连我自己也震撼到了。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林愈静,人愈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