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五章 同床共枕

住家野狼2016-11-11 17:52:39Ctrl+D 收藏本站


    女子将被褥铺盖好了,我看夜色也已经不早了,房间里的篝火正在熊熊的燃烧,声音作响,让人感觉仿佛反古了一样。

    房间里并不安静,柴火不断的被烧成灰的声音响起,可是并没有人气,我们之间都太过沉静了。

    于是,我开始没话找话说。

    “我想问一下。”我说。

    “你问吧。”女子说。

    “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我问道。

    “这个很重要吗?”女子疑问我道。

    “呃,不重要,不重要。”我赶忙妥协。

    “恩。”

    “你怎么会住在这深山老林里呢?这里好像很少有人烟吧?”我问道。

    “这个很重要吗?我必须回答吗?”女子道。

    “不重要,不重要,其实你不回答也没什么,呵呵。”我再次妥协。

    “恩。”

    “你家里还有别人吗?这个大宅子里,其他的房子都是干什么用的?”我疑问道。

    “这些和你有关系吗?”女子头也不回的道。

    “呵呵,好像没什么关系,我就是好奇的想问一下。”我装作很随意的道。

    “人的好奇心,还是小一点好,这样可以活得长久。”她说的没错,我也这么认为。

    “恩,你说的很对。”我表示肯定。

    “天色已经不早了,咱们睡觉吧。”女子道。

    或许这句话在她说来很平常,可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很自然的把这一句话想成了很暧昧的意思。

    她是要我和她一起睡觉啊,我不禁心头痒痒起来,身体似火烧了。

    “你怎么了,在哪里发呆不动了?”女子很奇怪的转头看向我,那表情好似在揣摩一个白痴的心理。

    我赶忙一本正经的更正了一下自己的呆滞表情,然后一身浩然正气的道,“没什么,可能是我比较累了,所以精神有些恍惚。”

    “那就睡觉吧,你过来呀。”女子很大方的说。

    汗颜!

    那一句,你过来呀~又让我浑身的汗毛倒竖,激动万分起来。

    我尽量保持着自己的镇静过去,走到了她的身边。

    这个时候,她已经将床铺给整理好了。

    说是整理好了,其实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真正的变化只表现在床铺的整洁方面。

    那铺盖在褥子上的被单,薄薄一层,四边却都是豆腐块样式的,我怀疑她以前是不是一个女兵,而且还是女兵中的精英,不然能折叠出这么整齐的被子,这女子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而数量上,并没有变化。她没有给我拿出来新的铺盖。

    枕头依旧还是一个,被单还是一张,褥子也是一条,很显然,她是默默的预示着答允了和我同床共枕了。

    我咽了一下喉咙口中的口水,干涩的又火烧一样盎然,然后好像她一样跪在了褥子旁边,装模作样的,好像在祈祷什么一样,发呆。

    “你干什么?”女子突然问我。

    “怎么了?我没有干什么呀?”我有点紧张的回答,我以为这个女子是生气我来到了她身边,和她靠的这么近,对于我的非礼动作而恼怒了。

    她带一点嗔怪的问道,白了我一眼,道:”你跪着干什么,像个日本男人似的。”

    我心想你不也好像日本女人一样吗,而且这房子的构造根本就是日本人的风格呀。

    我说,“难道你不是日本人?”

    “我本来也没说自己是,只不过这房子是日本人的房子。”女子带一点不耐烦的口气,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所房子里啊?你是中国人对吗?”我问道。

    “这个很重要吗?”女子甩过头去。

    “呵呵,不重要,不重要。”我依旧二皮脸一样的尽量配合她,不去惹恼她,毕竟我身在她人屋檐下避难,不得不低头啊。

    我站了起来,重新摆正了姿势,本来是跪着的,现在是盘坐在褥子旁边了。

    “怎么,你不想睡觉了?”女子问我。

    “想啊,我已经很困倦了。”我推心置腹道。

    “那你还不过去?”女子道。

    “去哪里?”我很害怕她让我出去,睡柴房之类的地方。

    “你睡靠墙的那一边,到那边去,我睡外边。”她的话,我听起来很顺耳。

    看来我们注定是要同床共枕了,这个女子心肠真是好,竟然让一个陌生的男人,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跟自己同寝一铺过夜。

    我心中春光无限的荡漾起来。

    我听从她的话,站起来跨过了那张洁白无瑕的褥子,到了墙边,然后掀开了被子,自己的身子钻了进去。

    被单不是很厚,这种大热的天气,只是因为这森林实在太古怪,所以显得冰冷了很多,不过已经有一个火炉在起保暖的作用了,所以即使是在静止的睡眠状态,有一张单薄的被单,也可以坚持过夜了。

    当被被单盖上了身体后,很有安全感和包容感,我望着天花板,脑海里浮现出来了很多美好的事物,突然间身心各处都无比舒适。

    这里真是比五星级大酒店还舒坦,有美女在身边陪伴着你,人就是踏实啊。

    好像那些过眼云烟一样的强权利益,金钱势力,全部都与我无干了,我所需要的不过是美妙女子的温柔舒适的胸口罢了。

    我闭上眼睛尽量去享受这唯美的时刻,想一切都不要随着时间变化,不要那么快的就这样一夜间便消逝而去。

    我太希望此刻的美好能够永远停留了。

    无以伦比的爱总是需要灌溉的,就像花丛中的蜜蜂,一生为了自己的家去拼搏,为的也是感情,为的便是他们的女王。

    我的女神就在我的身边,此刻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想什么,为什么没有动静,难道她就喜欢那样一动不动的跪着?难道她是要那样一直跪着?跪到今天晚上过去?

    那我刚才所设想的同床共枕的美梦可就破灭了,我希望女子赶快躺下来,然后和我聊聊知心话。

    无论是再坚强,再雷厉风行,平时冷冰冰的宛如泰坦尼克号里的冰山的女人,一旦被男人拉到了床上,她的温柔的一面一定会顷刻间展现在你的面前。

    这就是女人,女人如果不躺下,她始终是善于掩饰自己感情的,通常大家都把这称作为矜持。

    有的女人的矜持表现的很温柔,有的女人的矜持则让人感到很硬朗,很多时候这种硬朗的作风的女人的矜持会让人感觉很难以接近。

    但是一旦接近了,并且使用了万般手段将那有着强硬气质的女子拉到了自己的床上,无论平时怎么雷打不动的女人,也会开始向男人卖骚了。

    因为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很多人说男人是女人的天敌,感情是女人的天敌,金钱是女人的天敌,还不如说,床是女人的天敌,更加贴切。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