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七章 惊变

住家野狼2016-11-11 17:53:33Ctrl+D 收藏本站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隐约中,我好像可以听见姑娘均匀而细微的呼吸声,她竟然连呼吸的声音都这么好听,我太幸福了,陶醉其中。

    不过刚才得罪了美女,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应该怎么收场呢?

    火光也渐渐的暗淡了下来,我很奇怪,难道那炉火还通人性不成?竟然随着夜深人静的时候,火势也逐渐小了。

    哎,四周的一切都在往促进睡眠的方向发展,可是老子就是睡不着了,心中总是觉得刚才没有和身边的美女好好对话,没有一个完美的对话结局,我怎么能够安息呢?

    想了很多的问题,最后联想到了云牙的问题。我担心它现在是不是已经睡着了,如果宅子的大门没有关紧的话,它会不会乱跑出去呢?

    如果它现在乱跑出去,遇到了什么鬼狐仙怪的,它一只笨狗可怎么应付啊~

    深夜里,人在失眠的时候最是无助,脑袋里在白天存在的很多问题都会全部浮现出来,在你的脑海里徜徉,让你越是烦恼,越是睡不着。

    我想起身了,反正现在我越来越烦恼焦躁,也没有心情去欣赏身边美女的气息了。

    我决定起身后,出去看看云牙的情况,不知道现在这个家伙怎样了,这去上海的一路上一直都跟它在一起,转眼和它分开了,我却有些不习惯了。

    我刚要掀开一下自己这边的被子,感觉身边姑娘的身体有动作。

    那动作的幅度不大,不过我还是感觉出来了,因为我始终对美女的一举一动都有些天生的敏锐感。

    记得妈妈曾经说过,她在我两岁的时候抱着我挤公交车,我当时用不到三寸长的手指指着旁边站着的一个女中学生,冲着妈妈道:“妈妈,这个姐姐真漂亮!”

    当时妈妈就断定了,她的儿子易强是一个好色之徒......

    我又静静的躺下了,我怕自己的响动将身边的她给吵醒了,所以只好睁着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继续失眠。

    可是,虽然我安静了下来,女子却没有要安静下来的意思。

    本来以为在我安稳了下来以后,女子被我稍稍惊醒了的神经会再次陷入梦乡。

    可是,她并没有重新熟睡过去,而是继续的颠簸起了无限妖娆的身姿。

    她虽然是躺着的,动作的幅度却越来越大,最后我简直可以清楚的感觉出来,她那并不是被吵醒时候所做出来的翻身的动作,也不是普通的梦游,而是在抽搐。

    我不知道这个完美的女子此刻为什么要抽搐,好像普通人疼痛的痉挛倒在地上打滚一般。

    原本美妙的好像天上的钻石一样珍贵的女子,此刻在我眼中,终于有了一点点的瑕疵。

    她为什么要颤抖呢?难道她有癫痫病?

    我开始怀疑,刚刚开始是怀疑,到了后来逐渐变化成了恐惧。

    女子的身体震荡的幅度越来越大,已经能够和铺盖摩擦出来声音了,她的身体和地板的接触,反复的敲打也发出“噗噗~”的声响。

    隐疾?她是否真的是癫痫病人?如果她半夜起来疯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应付?这成了我眼下需要尽快面临并且解决的问题。

    我多么希望这女子马上可以安静下来,我甚至有些生气了,因为她现在的身体无规则的波动严重影响了她原本在我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我伸出了手,终于想去制止她了,我觉得此刻我应该做一点什么,如果任由她这样颠簸下去,或许会出人命也说不定。

    可能她需要吃什么药呢,我要先把她给弄清醒,然后再问她需要什么药。

    我伸手过去,我抓住了女子的肩膀。

    女子的肩膀很细,也很柔软,摸上去非常的有质感。

    如果不是急着想去救助她,我不会现在去将她弄醒,而是享受完她的肩膀的质感以后再弄醒她。

    我在用手揉捏她的肩膀,希望女子可以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她的身体的颠簸的幅度果然比刚才要小了许多了。

    我稍微宽心了一些,真怕她出了什么事,这深山夜岗的,找医生都找不到,让我怎么面对一个生病的美女啊,我现在可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

    “你怎么样了?”我说话的声音很轻,怕吵醒了她,又想让她清醒过来,我很矛盾的在面对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她身体的浮动逐渐没有了,而是转为了像刚才一样的沉静,这简直有些神乎其神了,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我不免有些担惊受怕。

    因为在整个事情的发展过程中,我始终都没有看到女子的脸,不知道她刚才在波动的时候面部的表情是怎样的,更不知道现在她又从新恢复了平静以后,面部的表情是怎样的。

    我只能够在她的身后猜测,也不敢上前去看个究竟。

    女子平静了一会儿以后,她开始转身,有了转身的趋势后,我更加的紧张了,我不知道此刻自己该怎样面对她。

    我连续的下咽口中的口水,舌头顿时干燥灼热起来。

    男人最手足无措的时候,就是不知道心爱的女人下一步要干什么的时候。

    女子终于转过了身来,她依旧平静的眼神看着我。

    依旧是那美若天仙,不,应该说比天仙更加唯美的容颜在面对着我,冰一样的眼神中,仿佛和原本有一些不一样了。

    是什么不一样呢?

    我大胆的去凝视她的眼神。

    那冰冷的目光中,仿佛隐约蕴含着什么东西。

    而且她的整张脸,虽然还是那么迷人,却给我一种感觉,就是有哪一个部位和原来不一样了。

    到底是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呢?

    我正在深思的揣摩着,好像在玩一种很风行于世的叫做“找茬”的游戏一样。

    迫切的想知道答案,想找出来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耗尽,却毫无章法的胡乱揣测,不得要领,得不到答案。

    我突然想起来凌小雨曾经告诉过我的一句真理:当你对于一样东西无从下手的时候,就从它最脆弱的地方下手,当你找不到它最脆弱的地方在哪里的时候,就从它最让你心寒的地方下手。

    凌小雨是我帮会里的诸葛孔明级别的人物,他的话此刻在指引着我,该当如何去判断。

    眼前美艳的女子让我的身体紧张的已经僵硬,麻木的动不了了。

    说实话其实我是想逃离眼前的一切的,因为我感觉到了女子的气息和刚才有不一样的地方,是一股阴阴的邪气,而且面部也有和原来不一样的部位,我却分别不出来是什么部分和原本不一样了。

    她仅仅是颠簸了一阵,然后翻了个身子过来,这片刻的时间,到底在这个女子身上发生了什么呢?

    听从凌小雨的教训,我决定寻找女子面部最脆弱的地方,寻找那最让我心寒的部位。

    我突然有了重大的发现,我终于看出来,她的脸和原来有什么部位不一样了。

    我顿时瞠目结舌,惊出了一身的凉汗,身心仿佛猛然间置身于零下一百度的冰窖,浑身的血液凝固,惊恐的难以动缠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