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三章 敬酒不吃

住家野狼2016-11-11 17:56:16Ctrl+D 收藏本站


    我哽咽了一阵,暂时不去想脖子上的疼痛。

    望着云牙,我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我感觉我顶多也就能说三句话,这是我最后的力气了。

    我冲着云牙道,而且声音还不能小了,因为此刻云牙的低吼声和那女鬼吸血时候的低吟声,合在一起,音量也不小了,我必须把他们的音量给盖下去才行。

    “云牙!把她的头搬下来!咬下来!!从我脖子上移开!”

    我的第一句话已经用去了我很多力气,说完了这句话,失血过多的我更加的喘息不止,好像要背过气去一样,眼前满是星光灿烂。

    云牙是听得懂我的话的,它的狗眼微微的发亮光,然后将爪子上的力气和狗身体上的力气全部都集中在了女鬼的头部。

    说是头部,而那女鬼的头颅此刻已经面目全非了,被云牙咬的稀巴烂,完全没有了原本的美女气质,我越看越是恶心。

    她的头部被云牙的牙齿咬的不断的渗出来血丝,黑色的血丝,那浓稠的血液将云牙的牙齿都给染黑了。

    云牙突然松口,仰天长啸一声,“嗷呜~~~”

    然后用自己的大爪子扒住了女鬼的脖子,再一大口的咬下去,直接将女鬼的头颅的一大半给含在了口中,然后突然一甩脖子。

    只听得“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

    那女鬼的脖子应声而断,云牙将女鬼的头给扯断了,含在狗嘴里。

    云牙用力的一甩,女鬼的头颅被摔在的高墙上,和墙壁的碰撞铮铮有声,继而掉落到地板上,砸在地板上便是一个琬大的血印。

    这一场景,顿时看的我心有余悸。

    女鬼半开着的脖子此刻并没有血如泉柱,那碗口大小的断开出,正在汩汩的向外渗着黑色的粘稠物,想必是那女鬼的血液。

    而女鬼的失去了指引的身体此刻正在张牙舞爪,好似黑夜里找不到路的醉汉一样迷茫。

    她的头被扔在了相距她的身体有五米左右距离的墙角。

    头颅的下边还在往外冒血,整个头颅不成样子,全然变作了煤球的颜色,不少面皮化作了黑色的渣滓,在向地上掉落。

    那身首异处的女鬼,嘴角上还沾着血迹,不要以为是她的血,那鲜红的血液是我脖子上残留的血液。

    虽然她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她的牙齿也拔了出来,只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了两排牙印,宛如两排被红色光金钻打过的小孔。

    可是我依旧不能动,这说明女鬼的法力并没有从我的身上散去,这说明她虽然身首异处了,却还没有死绝。

    鲁迅说过,我们应该痛打落水狗,不可放项羽回江东。

    不用我说,云牙也知道这个道理,它上去准备将那还没有死绝的女鬼消灭。

    刹那间,女鬼的头颅和身体化作了两道弧线,从两个地方结合起来,在天空中飞舞而过,交结在了一起,重新组合成了一个人形。

    云牙骇然的又退了回来,它可没有见到过这么罕见的场景,至少我还在电视里的看到过。

    女鬼身体复原之后,想必是需要消耗很大的法力,一时间无法顾忌我了,因此我感觉身体的能动性有了一定的基础,我仿佛又能动了。

    我试验性的动了动自己的胳膊和腿,刚刚开始时候还只能颤抖几下,逐渐,几秒过后,我已经能够稍微灵活的动缠了。

    我兴奋之余,重新扶着自己的膝盖,踉跄了两下,站了起来。

    不知道她是怎么给我施法的,但是现在我已经痊愈了,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我邪邪的笑着走到了云牙的身边,和云牙组合成了统一战线。

    我的笑容甚至比那女鬼更加的嚣张和飞扬跋扈。

    女鬼自从身体复原之后,并没有来进攻我们,而是保持着原来的弓着腰的姿势,一直站立着。

    不知道她是要耍什么花招,还是另有原因,我和云牙也不敢冒然的前去追击。

    不一会儿,女鬼的受伤的身体开始复原,原本已经破烂不堪的头颅也逐渐的被修复。

    那黑色的粘稠物被吸收到了她皮肤的夹缝中,裸露除了脑子的天灵盖也逐渐的盖上了,零落散乱的头发重新长长,丑陋的面貌再次变得美丽起来,尖尖的烂掉的耳朵复原了,眼睛重新变得水灵可人。

    转眼过去,女鬼又变得美如天仙,恢复成了一个美女。

    我很吃惊,云牙却不吃惊,或许云牙作为天生的灵物,就本该可以识别出来女鬼和人类的区别吧。

    虽然再一次被她的美貌所倾倒,但是我不会傻到再次受骗上当了,或许就是因为刚才我的轻易的就范,才在没有任何防御的情况下,被她施展了定神法术的。

    我和云牙都保持着紧张的警戒状态,望着面前的生物由极端的丑陋怎样变化成瑶池仙女的。

    女鬼变化成了美女后,冲着我嫣然一笑,那笑容足以迷倒世间众生。

    虽然我依旧心怀荡漾,但是本人还是有点出息的,所以并没有完全因为好色而再次就范。

    我只是摆着一颗欣赏美女的心,然后口上很硬道,“妖怪,你吸了我这么多血,我也从你身上占了美色便宜,咱们现在是两不相欠,如果你识抬举的话,现在就放了我们,咱们以后各走各的路,不然的话,就杀个你死我活,你也未必就有什么好下场!”

    我先给她说这个道理,希望她可以答允,这样我和云牙也不用浴血奋战了,毕竟我刚刚才回复过来,我是人不是妖怪,所以身体恢复后依旧很虚弱。

    而对于云牙我也可以看出来,它刚才在紧张的需要照顾到我性命的情况下和这女鬼相斗,也已经有些疲倦,略显疲态了。

    我并非一个和平主义者,只是我觉得面前的敌人的法力貌似不小,若想战胜她,可能要杀一个两败俱伤。

    如果现在有冥龙剑在的话,或许我的胆子更大一些,可是如今本人手无寸铁,心头的自信度也不免欠佳。

    云牙冲着那女鬼低声的吼叫,摆除了一个俯身向前冲击的姿态,随时可以进行强有力的突击。

    而我此刻的身姿也是最标准的格斗术的架势,此刻只看那女鬼到底是什么意思。

    “呵呵呵呵呵..........”女鬼仰着头冲着天花板一阵的笑容满面,花枝招展。

    我看的迷惑。

    “你们这两只小虫,枉费了一番好意,本来想放了你的大狗,只把你诱惑一下,在你醉生梦死的时候再吃了你,喝了你的血,如此我也并不相欠与你啊,你想想,你可是死在美女的温柔乡里啊,有什么可惜的?”女鬼向我阐述这个歪理邪说。

    我一时间无语,对于她这种无理取闹的别扭道理。

    “可是你就是不知好歹,呵呵,现在的人都不知好歹,也不一定,前九十九个在森林里走失的人,就很能领情,每次我也很顺利的将他们迷惑的半醉半醒的舒服死,才去在他们没有防备的时候去喝血取精,其实在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下被咬死,真的是一种很舒畅的感觉呢,你不觉得吗?啊?愚笨的人类?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呀?呵呵~~”

    女鬼花枝招展的,宛如妓院里的头牌妓女一般,冲着我放浪施魅道。

    原来她已经用这种招数害死了九十九个人了,我是第一百个,她想拿我凑个整数,老子可不愿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