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五章 鏖战

住家野狼2016-11-11 17:57:14Ctrl+D 收藏本站


    我感觉自己的手上有了粘稠的韵味,想必都已经将那女鬼暴打到了脑浆迸裂的地步了。

    若她不是满脸的鲜血,是不可能会有粘稠的液体渗漏出来的。

    我觉得自己可以稍微轻松一些了,就在稀疏放慢的拳头中去看一看女鬼此刻的脸面到底成了什么模样。

    她的脸比之原来,明显要干瘪了许多。

    而且千穿百孔,刚才的花容月貌,被我摧毁的几乎不剩下什么了。

    而唯有两处是我没有撼动的,那就是女鬼的一双眼睛。

    她的眼睛突然一亮,是那种黑暗色的亮光,恍惚中仿佛透过我的瞳孔照射到了我的心头,让我为之一震。

    我顿时好似被电击一样,电流无情的流淌过全身,好似几万伏特的电流击打的我停顿了手上的动作。

    那就是女鬼眼神的力量,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此刻我已经不知道被她杀了几百遍了。

    趁着我稍有停顿的间息,女鬼突然起身,直接将我甩在地板上,然后单手将我提了起来。

    想不到我拼劲全力的百惊虎吼拳,竟然没有将这女鬼打懵过去,她如今仍旧是精力充沛的反击我。

    我没有想到她竟然有这么足的力量。

    女鬼将我提了起来,然后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双脚离地,不断的波动,用自己的双手想去掰开女鬼的掐我脖子的手,可是她力气很大,掐的很严实,我虽然用尽全力,却起不到丝毫作用。

    眼看自己大脑充血,整张脸都胀痛起来,喘息停顿,没有氧气的感觉就像是大热天里又突然掉进了火焰山中一样痛苦。

    云牙冲了过来,咬住了女鬼的大腿,女鬼大概吃痛,将我用力甩向了一边的墙壁上。

    我的后背撞在了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若是平常人骨头早就断裂了,想必脊椎也不知道断裂了几根,我倒是还能站起来,却也受了重伤,喘息不止。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难以抵挡的对手。

    她的心态,力量,速度方面,似乎都比我要高上一筹,如此我该怎样对付她?仿佛没有任何的胜算了。

    我想我只得依靠和云牙的团结协作来和这女鬼战斗,如此才能稍微有一点胜算。

    我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片刻过去,身上的疼痛才有了一点缓解,脸上的胀痛和红彤彤的颜色也逐渐退去。

    我又重新站了起来,面色坚毅。

    云牙已经和女鬼撕咬到了一起,女鬼的脸被我打的破了相,此刻她也没有再还原过来,就直接保持着丑陋的面孔和云牙战斗着。

    云牙一个纵身的逾越,越过了女鬼的利爪,然后翻身过来,很灵活的咬住了女鬼的脖子,女鬼的黑色的血液渗透出来。

    女鬼将云牙甩开,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

    她的双手此刻再也不是刚才那纤纤的女人特有的细嫩的白手了,而是已经幻化成了丑陋的足有芭蕉扇那般大小的黑灰色的还在不断的往下掉渣滓的布满了硬壳般的皱纹的大爪子。

    女鬼的爪子在云牙的身上猛地一挥舞,云牙见那东西危险,便竭力的躲闪。

    女鬼的利爪将云牙的白毛削了几根下来,可见这东西的锋利之极。

    云牙跳开后,趁着女鬼失去了平衡,又上来咬住了女鬼的脖子。

    云牙的血盆大口非常锋利,再加上云牙本身就异常的灵活,属于捕猎的好手,女鬼和她比起来,身形竟然显得有一些笨拙。

    云牙几乎每一次都可以攻击到女鬼的要害,每一次攻击,女鬼身体内都有黑色的血液要流淌出来。

    在加上原本被我攻击的时候从脸上流淌出来的黑色的粘稠的血液,女鬼流淌出来的血液总共也要有一个脸盆的承载量那么多了。

    可是在远处伺机观战的我发现,无论女鬼受到怎样的攻击,受多大的伤害,女鬼顶多吃痛的叫唤两声,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显露出来她的虚弱。

    时间不停留,云牙是有体力可言的,可是女鬼却仿佛永远都不会累,无论受到什么样的伤害都无法叫她濒临死亡一样,始终保持着和云牙的纠缠。

    时间长了,云牙也累了,身形的速度和力量都有所减弱。

    此时,云牙再次要到了女鬼的喉咙口,同时用自己尖锐的大狗爪子掏向女鬼的心口。

    云牙的牙齿深深的嵌入了女鬼的喉咙,它的爪子扎入了女鬼的心口。

    女鬼仰天嚎叫一声,身上的黑色血液迸发出来,竟然将云牙给冲开了,云牙此刻浑身白色的绒毛已然变作了黑色。

    女鬼大吼一身后并不显疲态,竟然即刻便冲了过来,将自己的鬼爪抓向云牙。

    云牙将自己的狗爪子对了上去,和女鬼的黑色的丑恶无比的鬼爪抓在了一起。

    我清晰的听见了那两个锋利的爪子对抗的摩擦声音,很响亮也很有质感。

    “咯吱咯吱”的响声,可见两者都在用尽全力去战斗,似乎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一般的狠辣。

    女鬼此刻的脸型完全的扭曲,修长的獠牙裸露出来,冲着云牙就是一声尖锐的吼叫。

    云牙也张开了大口,报以惊天彻地的回应。

    最终,女鬼的无限体力貌似占了上风,它的鬼爪逐渐的将云牙的爪子推到了较低处。

    云牙逐渐的没有了力量,显得疲态,似乎虚弱了许多。

    我见自己再补上去,女鬼就要伤害到云牙的性命了。

    我还没有见到过云牙会这般狼狈的被压制呢,可见那女鬼的力量确实不可小觑。

    我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从后边将自己的双手抱成一个大锤头,向女鬼的头部砸了过去。

    此刻女鬼已经将云牙虚弱的爪子摆脱,正要对着云牙的喉咙挥舞她那巨大的鬼爪。

    我在其后脑勺部位的一下重击,似乎将正在酣战的女鬼给砸晕了片刻,她稍微停顿了一下,也没有表现出来受重伤的状态。

    女鬼翻身对着我的腰部就是爪子下去,那动作快如闪电一般。

    我赶忙躲闪,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觉得腰间的皮肉受到巨大的创伤,似乎连里边的骨头都被女鬼给勾了出来。

    女鬼同时以一敌二,在翻身回击我的同时,正前方不忘记再给云牙一爪子攻击。

    不过,因为要回击我,所以原本对准云牙喉咙的一鬼爪,这下却抓偏了不少,向云牙的腹部抓去。

    云牙被女鬼压制在身下,所以无力躲闪,很被动的受到了女鬼一爪子的攻击。

    我清楚的看到了每一个细节。

    只见云牙腹部的雪白的皮肉和毛发,大部分被女鬼的锋利的爪子给掀了起来。

    顿时露出了里边鲜红的血肉,不断的冒血汩汩,艳红可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