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三章 山贼

住家野狼2016-11-11 18:0:52Ctrl+D 收藏本站


    【人生必做大事有三,第一吃晚饭,第二看欲火青春,第三投票。】

    天气晴朗,风儿混合着柔和的阳光,晨曦是如此的美好。

    除了肚子感觉有些饿,并没有别的不好的情况。

    我蹦跳了两下,让自己的肠胃沉重一点,这样饿的程度就减轻了。

    我想等到了上海以后,一定要大吃一顿。

    怀着这种望梅止渴的念头,我和云牙朝着一个方向走过去。

    我没有选择方向的权力了,只能跟着云牙走。

    希望云牙依旧在昨天晚上的那一种古怪的力量的趋势下,将我领出这迷路的困境。

    我们穿过了一个山头,眼前竟然豁然开朗。

    趁着天气还没有到中午那般炎热,我和云牙冲下了山头,到了另外一片天地。

    这里终于有一点人气了,说起来,周围依旧很僻静,但是眼下有一条公路,平整的铺设在山脚下,说明是有车通过的。

    我和云牙就这般蹲坐在公路上,准备等着有车来的时候将那车辆拦截下来,然后乘坐上去。

    不管那车是不是开向上海的,我始终要先找到一处有人气的地方,然后吃了饭才能继续我的旅途。

    我这般期盼着,蹲坐在地上,摩拳擦掌,守株待兔。

    绵长的公路上,树影逐渐由修长变得短小,这说明太阳升了起来。

    我被晒的几乎要晕倒了,终于听见了远处的马达声阵阵传来。

    我想这次我冒死也要冲过去将那汽车个拦下来,不然此处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我就要在这里等死了。

    来的是一列大客车,应该是那种长途类型的车辆,看上去很庞大,想必一列这样的车应该可以载下一百多人也说不定。

    我直接冲到了公路的中央,摆出一个大字的身姿,站在路中央,示意那车停下来。

    司机大叔大概以为我是要劫道的山贼,所以眉头上直冒冷汗,并没有理会我的拦截,准备直接将车开过,反正撞死了山贼也应该算得上是正当防卫。

    见那车距离我只剩下二十几米了,我怀疑那司机是不是喝醉了,乃至于没有看清楚我是个人,还想直接驾车横穿过去。

    我大喝一声,“停车!!”

    我声音很大,其中饱含着气愤和焦躁。

    车子终于停下来。

    我和云牙大摇大摆走过去,我看到车的外壁上有说明车辆去向的文字。

    “北京,至上海......”我口中念叨。

    哈哈,想不到我易强还真是幸运,竟然让我找到了可以去上海的长途汽车。

    我点点头,然后一脚踹开了那敲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应的车门。

    我走到了车里。

    车门没有关闭,云牙自动的也跟着我跳了上来,哪怕它看到了车门上贴着的一个巨大的图画标志,大致的意思是:禁止犬只入内。

    车上的人并不多,很多地方还很空旷,残留着的几个位子像是给我准备的。

    我发现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不大和善,不是那种疾恶如仇的目光,就是胆小如鼠的躲避的眼神。

    我一时间疑惑不解。

    这个时候,售票员女人说话了,“大大......大人,您您......您您......您想要多少钱,我们都是从外地来上海....的...的.......,都不是......有钱人啊....啊.......”

    这个售票员虽然长得比较水灵,可惜口吃,而且一脸傻乎乎胆小怕事的样子。

    竟然把我当成山贼了,我像吗?

    想到此,我张望了一下如今身上的衣衫。

    浑身都是女鬼那粘稠的黑色血液沾染上去又干涸后留下来的恐怖脏脏的痕迹,比起车子里衣着虽然并不奢华,但是人家至少干净的那些乘客,确实有些让人会误解我是一个歹人。

    这个时候,我刚刚举起手来,准备辩解一下。

    车里的坐在后排的几个乡下壮汉,大概害怕我把他们的微薄的盘缠给抢夺走,又发现我不过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模样,他们站了起来,装作嚣张的模样冲着我道,“你!现在赶快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们身上也没有多少钱,别到最后见了血,谁也不讨好!”

    我很是无奈,却没有发现身后的司机已经迫近过来。

    那司机趁着我不在意的时候,从我身后抄起了一个扳手。

    那扳手是不锈钢制造,他紧紧的握在手中,姿势很不娴熟的摸到了我身后,对着我的后脑勺就准备砸下去,将我这山贼给瞬间“剿杀”了。

    “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声嘶力竭的痛苦的喊叫。

    这声音大家并不熟悉,因为不是本人的,而是那倒霉的司机的,可是他抄起扳手来砸我为什么会自己先痛苦的吼叫呢?

    原因无他,大家不要忘记,我还有一个好伙伴,云牙。

    虽然这狗是稍微大了点,白了点,可是车上的人大都在农村长大,家里都养了巨大的看门狼狗,所以对于云牙的来临并不在意。

    却没想到云牙破坏了他们“剿杀”山贼的计划。

    云牙还没有等司机举起扳手的那双手发起力量,就直接一个冲刺咬了过去。

    云牙的牙齿,可是女鬼都承受不住的,锋利无比,更何况这平常的一个公交车司机了。

    司机大吼一声过去后,跪倒在了地板上。

    云牙也闪到了一边,冲着司机恶狠狠的嘶吼起来,警示他不要再有其他的歪念头。

    我转身后才发现这一切,同时,在场的乘客们被云牙咬司机的场面给吓得不轻。

    此刻云牙的牙齿上还沾染着不少鲜血,看来那司机的腿部不残废也是重伤了。

    但是,这件事无论如何,我还是有责任的,若是我不出现,让他们这一路车顺利的通过,哪里会出这么多的麻烦?

    我从口袋掏出来自己的钱包,鳄鱼牌的钱包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不过里边的钱币还是完好无损的。

    我从里边掏出来两百元钱,弯下腰将钞票塞在了司机的上衣口袋里。

    众人很惊讶的看到我这山贼竟然给被打劫的对象送钱,着实难以理解这么复杂的返璞归真的场面。

    “大家误会了,我不是什么坏人,我只是想顺路搭乘你们的车去上海。”

    我边解释着,边从钱包里又掏出来了两百元,算是赔罪的,将这些钱递交给了那口吃的售票员小妞。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