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八章 多行不义必自毙

住家野狼2016-11-11 18:3:5Ctrl+D 收藏本站


    挂上了电话以后,我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蹲的僵硬到站不起来了。

    头顶上的老板一个劲的唏嘘,“现在的年轻人啊,纵欲过度啊,把肾都弄坏了。”

    我无语,稍微鼓足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心道你要是像我这样在地上蹲十几分钟,未必就能自己站起来。

    我将手中的好灵通递给老板,“老板,你的这好灵通不大灵通啊。”

    刚才我和凌小雨谈话的时候,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非常小,还有杂音,而且有几个字还断断续续的没有听清楚。

    “年轻人,打电话定不下心来,东看看细看看,鬼头鬼脑的,这信号能好吗?”老板质问我道。

    我头昏脑胀,掏出来钱包,问道,“老板,多少钱?”

    老板也准备送客,“一百二。”

    我马上将掏出来的两枚一块钱的硬币给收进钱包,说:“不至于吧,你这里长途不是写的三毛一分钟吗?我刚才一共打的也不超过二十分钟啊?”

    老板不耐烦道,“是啊,你打长途就是这个价钱,但是你打的是省外的,而且用手机打,一个电话拨通了,起步价就是五十,没通的也算,我这成本太高了,手机还要充电的,你是外地人可能不理解。”

    我说,“我是不理解,你这公用电话还要起步价?”

    “那你以后回家,慢慢的去理解吧。”老板说。

    “可你这也太黑了。”这已经黑到我无法忍受了,真想放出来云牙来咬他。

    老板嘴巴一撇,一指右手边的一处宽大的建筑,道:“这里是汽车站,车站,明白吗小伙子,车站就是这个价钱。”

    我还想反抗一下。

    这个时候里屋内出来了两个肌肉男,同时大嗓门的叫道,“爹,怎们回事?”

    我想,这下可完了,还是掏钱吧。

    这一定是个自认为很势力雄壮的道上世家,当时想好了以后在车站门口干宰客这一行当,所以打手都一口气生两个。

    我犯不着为了和这种人争一口气,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结了钱以后,我叫上了一辆的士,上了车,那司机问我,“先生去哪里?”

    我看那司机一脸的凶恶相,暗道这次不会再被宰了吧,凡事也要有一个度啊。

    我翻来自己的钱包,打开里边的内层,发现还有五张一百的,外层的零钱也就三十多了。

    这些钱已经不再够我逍遥人间的了,我需要找一个挣钱的法子,顺便问了一句,“师傅,你们上海的出租车起步价是多少啊?”

    出租车司机一见我就是一身的穷酸相,暗道这一趟白拉了,没好气的回答:“三公里内起步价三十,每多一公里加十块!”

    我的心口咯噔一下子,暗道现在退回去重新坐公交车已经来不及了。

    我在左右为难的立场上挣扎着。

    司机大概也不耐烦了,“你到底走不走啊,不走就下车,我还要拉别的客人。”

    还好他主动给了我一个台阶下。

    我笑呵呵的道,“我不走了,我去乘坐公交车,谢谢你了。”

    我正准备推门出去,司机吼道,“还没给钱呢,想做霸王车啊?”

    我莫名其妙,“你车不是还没开动过吗?”

    “那是起步价好吧!”司机恼火。

    “是啊,你没起步不是?”我也疑惑。

    “刚才一阵大风吹过来,我的车向前挪动了好几毫米,你没看见,我可觉察出来了。”司机豪言壮语,理直气壮。

    一时间我成了没有距离概念的人。

    “这也算啊?”我问道。

    “那你说什么叫起步?”

    “三公里.......”我支支吾吾。

    “起步是三公里以内!一毫米也算是起步!”司机口无遮拦。

    我暗道普天之下宰客都能宰的这么光明堂皇理直气壮,人家大城市就是不一样。

    再次悉悉索索的战战兢兢的从口袋里掏出来钱包,我抽出来了三十元给那司机,眼前一亮灵机一动,问道,“那师傅,我还是坐车吧,给你钱,正好一趟,我也不下去了。”

    司机接过钱,道,“想坐车,还要另外付钱。”

    “为什么啊?”

    “刚才你都说下车了,现在再坐车是下一趟的钱,你这个人说话到底有没有准头啊?”司机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嘴脸。

    我吃惊中面露愕然。

    我下车的同时,暗暗骂了一声,“叫你挣钱动手术去!这人这么缺钱怎么不去卖血!”

    念头间,司机的车开动,我也转身离开,心中异常的郁闷。

    走了两步,大概时间也就持续走了五秒钟,我听见身后“咣当”一声巨响。

    好奇心趋势我转过身来,看过去,发现刚才那辆鲜红的出租车一头进了护栏上。

    我暗道真是人心叵测,天有不测风云,不可多收不义之财啊,不然老天都要惩罚你。

    片刻,围观的人猛增起来。

    那车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开的,直接一头扎进了马路上的护栏。

    因为是在混乱的车站门口,交警一时半会儿还没有赶过来,大家围了一个大约直径二十米的圈子,将那已经底朝天的出租车保护了起来。

    车轮依稀带着惯性转了两圈,然后停下来了,我想此刻这车子尚且没有停滞的,除了那发动机以外,大概就数那黑心司机的脸上的血了。

    我犹豫一下,走了过去。

    闯过了人群的拥挤,我张开了大嘴,大声哭喊着跑了过去,“哥哥啊~~叫你别酒后驾车,你怎么就不听啊~~~~”

    半喊着,半瞅着周围的人群,“这位是我哥哥,我是他兄弟,刚才兄弟俩还在饭店喝酒吃饭,现在这事弄的,叫他少喝点就是不听啊~~~~~~哪位好心人帮忙,喊一下周围的交警啊~~~~~”

    我尽量挤了几滴眼泪出来,然后用力将车门给掰断,探身子从里边将那满身是血的司机给拔了出来。

    看到刚才那宰我时候飞扬跋扈的脸上,此刻满是黑红的鲜血,我真不知道是应该大呼过瘾,还是应该为他难过。

    我顺手打开了司机的上衣口袋,从血污渗透了的口袋里掏出来司机的钱包,很利落的将那皮夹顺到了我的裤子口袋里。

    “哥哥~~~你千万要撑住啊,一定要坚持,千万别睡过去啊~~~~我去给你叫一医生去~~~~”

    说着,我又用力的在司机脸上抽了几巴掌,让他保持着清醒,然后拨开了人群,扬长而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