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十四章 夜话南韩

住家野狼2016-11-11 18:5:44Ctrl+D 收藏本站


    “韩国男人有什么好?他们未必就比中国男人有品德有魅力啊。”我感慨。

    “或许没有吧,不过我喜欢家乡的感觉,而且文化底蕴也相同啊。”李贞贤拉着我进入了居民区里边。

    “我觉得韩国男人都是香肠玉米嘴,呵呵。”

    “谁说的?”李贞贤皱眉头道。

    “你看电视里的电影啊,连续剧啊,里边的韩国女人都挺端庄漂亮的,但是韩国男人都很失败,大部分人的嘴唇就像玉米香肠那么厚实,实在不敢恭维啊,香肠嘴,呵呵。”

    我说的高兴,没有注意到李贞贤逐渐阴沉的面部表情。

    “谁说的,我爸爸就不是香肠嘴。”李贞贤有点气恼的撅着嘴巴道。

    “呵呵,我随便说说而已,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在意,这样的韩国男人虽然比较多,但是也未必全部都是,我记得你们足球队里有一个叫做李东国的,那个人就很帅气呢,几乎找不到一点缺陷从他的脸上。”

    我暗道不觉间竟然践踏了人家的民族威严,实在不应该,还好有李东国这样一个帅哥,不然我就没有挽回的口词了。

    “是啊,我知道李东国,以前世界杯的时候,我也超级喜欢他呢。”李贞贤好像有点起色了,逐渐忘记了我刚才说的不好听的话。

    不过,我实在不该添油加醋的又说了一句,“不过,说起来,你们韩国足球队还有一个人,好像叫什么欢?”

    “是安贞焕吧?”李贞贤目露喜色的抢答。

    “对,就是他,安贞焕,他相比李东国就差点了,其实他长得也不错,可惜是香肠玉米嘴唇,呵呵。”我取笑起来别人就舍不得停下来。

    李贞贤的脸再一次阴沉了,“不跟你说了,没有共同语言,哼~”

    我的笑声嘎然而止。

    李贞贤用鞋子跺了一下地板,带着我到了一个小院子里。

    院落四周的蔷薇长了三米多长,爬山虎在墙壁的栖息着,这是一座比较老旧的楼层了。

    我跟着李贞贤来到了三楼的一个偏房间。

    “这里是我的房间,先进去吧。”李贞贤微笑的道。

    看着她的微笑,我诡异的想了很多龌龊的东西。

    整理一下思维,随着女孩子来到了她的房间。

    房间的壁纸是浅蓝色的,女孩给我的格调印象也是这般,房间里的装饰并不多,一张床,一台纯平的21寸左右的电视机,没有电脑。

    不,我看到桌子上好像放着一台笔记本,是的,大学生怎么可以没有电脑呢?时代的讯息万变,他们需要从这个小CPU里追寻知识的发展。

    梳妆台的个头比较小,不过一个小女生用已经绰绰有余了,上边整齐的摆放着梳子,香水,等等。

    里边还有一道房门,大概是卫生间了,既然梳妆台是摆放在外边的,那说明卫生间的面积应该不大。

    我望着房间里的布置,浮想联翩起来。

    “别在那里站着啊,把门关上,不然会有蚊子进来的。”李贞贤敬告我。

    “哦。”

    我才想起来,这个问题,于是将门关上,然后走了进来。

    房间里的灯光本来就是亮着的,这个小姐姐,竟然也不知道省一点电费。

    “怎么不关灯呀?白天也开着吗?”我问道。

    “呵呵,不怪我哦,因为晚上时常是一个人回来,所以开门的时候屋子里若是一片漆黑我会害怕,于是不关灯了,直接看见敞亮明朗的房间,每天晚上都是一个享受啊。”

    我暗道大学生的品味生活就是不一样。

    “你先坐在床上吧,不好意思,椅子上边都满了。”李贞贤说完,去一个柜子下边翻找起来。

    整间房子只有一张椅子,椅子上边摆放了许多衣服,很不幸的上边还有一片内衣,是粉红色的蕾丝胸罩。

    被我猫到后,大饱眼福,再联系上李贞贤的身材,那粉红色的罩杯非常适合她的身材,我的脸颊微微泛红。

    我坐在床上,无所事事。

    李贞贤却在柜子前边不断的翻找着东西。

    我想她不会是在找寻避孕套吧。

    “奇怪,蚊香呢,前两天刚刚买的,怎么又不见了。”李贞贤烦恼。

    现在的大学生,在外边闯荡世界,当真不容易啊。

    我看到床边一个奇怪的盒子。

    “是不是在这里呀?”我问道,指着那四方形的小盒子。

    “哇,对的,就是它,我的宝贝,有了它晚上我就没有蚊子咬了。”李贞贤欣喜若狂。

    “你有打火机吗?”她吧蚊香从盒子里抽出来,随口问了我一句。

    我身上确实没有这种东西,自从进了黑龙会以后,抽烟的时候大部分场景是别人给我上烟,点燃,我基本上不用动手的。

    我惭愧的撒了一个天大的谎,“我不抽烟的。”

    “哦,不好意思啊,男孩不抽烟的最好了,抽烟有害健康啊。”李贞贤又去找火柴。

    我暗道这是个没头没脑的女孩,然后给她指出来火柴正躺在她的梳妆台上。

    经过了一番周折,李贞贤终于将蚊香点燃,房间里即刻灰飞烟起,传来了一股股的檀香的香气。

    那香气有一点刺鼻,可能是我不太习惯,毕竟在家里用惯了杀虫剂全无敌和电子蚊香片。

    基本上现在是夏天,只要你打开空调,蚊子就都被冻死了,也不用采取其他特别的措施。

    “你这里没有空调啊?”我善意的问道。

    “啊,你热了吗?”李贞贤问我道,然后赶忙跑到了一边,打开了一架小型电风扇,对着我疯狂的吹起来。

    “不是很热,我随便问问。”我轻笑道。

    “呵呵,主要吧,还没有资金,来年还要交学费呢,等明年夏天的时候,我想或许能买的起空调了吧。”她倒是个很爽朗乐观的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