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十八章 重色轻友

住家野狼2016-11-11 18:7:31Ctrl+D 收藏本站


    “哦,那你还陪着我回房间看看吗?”我当然很期待的问道。

    李贞贤微笑着看着我,看的我如坐针毡,多少有些尴尬和自责没规矩,竟然直接问美女是否愿意跟自己回家。

    “呵呵,那就算了。我自己进去吧,我刚才是害怕自己不知道里边的摆设怎么用,毕竟,你是这里的老主顾了,是吧?”我找到了一个很牵强的理由。

    “呵呵。”李贞贤笑了没有说话,看我怎么继续自圆其说。

    “那,我就自己进去了。”我仿佛在自言自语般。

    “对不起呀,我还有功课要预习,明天就要考试了。”李贞贤请辞道。

    “哦,是这样啊,你看我,今天耽误了你那么多时间,真抱歉啊。”

    “不客气,不用担心,我只要稍微预习一下,就可以考试了。”李贞贤并不责怪我。

    “预习?不是应该复习吗?”我还真没听说预习后再考试的,都是复习,临时抱佛脚为了考试的人比较多。

    “因为那门学科我从来没有学过,但是明天就要考试了,所以,说预习也行,说复习也行呀!总之都是为了应付考试的。”李贞贤笑眯眯的冲我道。

    我惊奇阁下原来还是一位才女啊,都说天下美女面孔笨肚肠,咱们家贤贤竟然还是个例外,少有的例外呀。

    “那不耽误你了,你要考什么啊?”我好奇的问道,虽然本人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可是对于学科上的问题,仿佛是天生的心理想去了解一下。

    “恩,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认证证书。”李贞贤淡然的道。

    “呵呵,没听说过,不过好像挺有来头的。”我丈二的和尚。

    “不是来头的问题啦,反正这个职业现在挺火的,如今社会上的人们生活压力很大的,搞不好哪天就得精神病了,如今这个职业就紧俏了起来,也是为社会贡献,为公民们服务的。”李贞贤振振有词。

    “你说的对,社会压力确实大。”像我这样生活没有一点压力的人确实很少,可以说是社会的毒瘤了,实在令人感慨,自己确实该认真学习一下文化了。

    却想不到,眼前的这个人竟然会将即将成为天下第一黑道公子的我,给影响的入了正道实途,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那我先回去了,有时间再来陪你,一个人在上海是孤独的,可是,有句名言不是这样说吗?一个人为了理想的实现,就情愿要忍受孤独,孤独是一个人人成功的保护伞,也是最让人难受的感觉,可是,竞争就是这样,只有豺狼才是一群一群的,唯有老虎才是一只一只的。”李贞贤最后向我讲解自己的生存理论。

    我感同身受,明白了许多,那一夜,是我来上海的第一夜,算不上非常顺利,却给我以后的路,留下了一个刻骨铭心的时刻,为我以后的前程,起了一个好头。

    李贞贤走了,我一个人打开了房间的门,然后走进去。

    房间里理当是一片漆黑的,我来到了里边,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

    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呢,赶忙去找房间灯的开关。

    急急忙忙的摸索了半天的墙壁,终于摸到了一个按钮。

    我按动了按钮,一声清脆的响声,房间的挂灯开了。

    昏黄而明亮的灯光瞬间洒满了宽敞的房间。

    我没有时间去欣赏房间的摆设是怎样,赶忙去查看脚下到底隐藏着什么阴谋诡计。

    一看,如释重负,叹了一口气,暗道自己自从经历了那丛林女鬼事件后,胆子明显要小了许多。

    原来地板上,是那女房东打扫房间后忘记托运走的吸尘器。

    红色的吸尘器,此刻就好像是一只可爱的红色的小猫,趴在地板上舒服的睡着,仿佛是在嘲笑我的胆小怕事。

    “哎。”我暗暗叹了一口气,然后顺势坐在了柔软舒适的床上。

    我开始打量这间房子。

    房间的整体构造和李贞贤的房间差不多。

    一样的构造,颜色的格调稍稍有一些差池,她的房间是蓝色的格调,而我的房间是黄色的格调。

    不过,我自认为应该是金色,金色象征着雍容华贵,我这般想象着,继续看周围的家具。

    这个房东女人虽然那有点精神问题,可是确实说话算数,房间里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五星级酒店那般干净整洁了。

    单人床上的被单枕头床单都是一尘不染,床的对面有一台比较小的电视,大概也就只有十九寸左右,电视是纯平的,上边锃亮好似刚刚给打过蜡一样的崭新。

    我想这电视一定不是新的,只是被那女房东用抹布给擦成了这样吧。

    还有一人高的衣柜,半人高的茶几,具体的摆设并不多,地板的装修还算讲究。

    当然,在地板与地板的连接缝隙处,也是洁白如新,看不到丝毫的灰尘。

    我打开窗户,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一股浓郁的香水味道扑鼻而来。

    我想现在吸起这香水还算沁人心脾,如果吸食的时间长了,就会像李贞贤那样被熏的几近窒息了吧。

    我看到了在临近窗帘的地方,有一扇暗门。

    不知道还有什么内阁,大概是卫生间吧。

    我怀着好奇心和极端恐怖的心情去打开那道暗门,里边果然是敞亮如新的洗手间。

    洗手间的面积不大,却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白玉世界的感觉。

    整体来说,我对这间房子的初次印象非常好。

    我想能够在这里生活,而还有两个可爱漂亮的女生做自己的邻居,可以算得上是人间的享受了。

    享受归享受,突然一个念头将我刚才的一股脑的舒畅的念想给打破了。

    云牙现在还在我的须弥袋子里边呢,它还活着吗?

    我相信云牙的水准,这么久没有吃饭是可以坚持过去的,可是这么久都没有喝水,它就很难说了。

    我赶忙把自己的彩色的须弥袋子给拿出来,然后伸手向里边掏来掏去,仿佛抓到了一只毛茸茸的大尾巴。

    我知道那是云牙的大尾巴。

    我顺势一使劲,将云牙的身体从须弥袋子里边给抓拉出来。

    云牙跌落在地板上。

    好像刚刚睡醒一样,耷拉着眼皮和耳朵,默默的看着我,也不叫唤了。

    其实任何生物到了须弥袋子里边,都仿佛进入了异界一样,进去的时候就冬眠了,然后直到出来,浑身所储备的能量和刚刚进去的时候几乎相当,所以说云牙虽然被我关进了须弥袋子里边,却没有受到我所想到的委屈。

    只是当时的我并不知晓这些,还以为云牙被自己给残害的差一点死掉,自己罪大恶极呢。

    其实云牙更加觉得那个神秘的袋子里边的空间是蛮舒服的,只是没有人间那么丰富多彩罢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