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四章 生财有道

住家野狼2016-11-11 18:10:9Ctrl+D 收藏本站


    我正看的津津有味,有开门的声音。

    “你是谁?”

    开门进来的是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男生,一脸的秀气相貌,白白内内,有点奶油小生的意思。

    “你好,我是新来的员工。”我冲他微笑。

    “没见过你啊,看来是新来的,老板给你多少工资啊?”那人走了进来,随便问了一句。

    “我刚来实习,所以一个月才一千二百。”我说。

    “太少了,在上海不够你吃喝的。”无精打采的说完,年轻人的眼睛一亮,眉头微皱,“你怎么拿着我的日记本?”

    “你的吗?”我疑惑。

    “废话,不是我的还是你的?”

    我愕然。

    “还有,我的柜子你怎么也打开了?”

    年轻人用力从我手中抢过来了日记本,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你到底是不是新来的员工,不会是小偷吧?”

    我哭笑不得,“我有号码牌的,也不是故意打开你的柜子,你叫韩大力是吧?”

    “没错,我就是日记本的主人,韩大力,你想怎么样?你有什么证据你是这里的员工啊,不然我可要报警了。”韩大力蔑视的看我。

    “呵呵,我有号码牌的,是刚才你们人事部的范经理给我的,号码牌上边刻印的就是你的箱子的号码,所以我就很奇怪的给打开了,我实在不是故意的。”我委曲求全。

    “我看看。”韩大力向我伸手。

    “给你。”我把手中的钥匙给了他,上边有他箱子的号码。

    韩大力注视了半天,撇嘴道,“你以后看东西要仔细一点,你的箱子号码是十八号。”

    “十八号?不会把。”我刚才明明看见是十五号的。

    “是十八号,只是这个钥匙时间长了,上边的一块金属被磨损了,所以你不经意间看上去很像十五。”韩大力给我解释。

    我接过来钥匙,定睛认真一看,尴尬的点点头,“那真是不好意思啊,偷窥了你的隐私。”

    “没关系,反正我是要死的人了。”

    我无语,呆滞的望着他。

    “你应该感到气愤才对,既然你的钥匙可以打开我的箱子,那说明这里的所有钥匙和所有的锁都是配套的,也不知道是管理人员为了省钱还是粗心,总之,你以后也要小心一点,别在柜子里放什么贵重的东西。”韩大力奉劝我说。

    “哦,我知道了,谢谢你。”我感觉他这个人还不错,挺随和的,只是脑袋不大正常。

    “不客气。”韩大力去换衣服了,也不再理睬我。

    我换好了工作服,从换洗室里出来。

    大厅里边已经来了不少人了,不过客人还没有出现,现在还不是营业的时间。

    我来到了三楼,蓝蓝所说的那一个在红钻石内部的超市,她在里边做营业员。

    我在超市的内里发现了她。

    看见她的时候,她正在撅着屁股翻弄着货架上边的方便面,然后用身边的一个奇怪的机器,在每个方便面上边的刻印着什么。

    我走了过去,“这是在刻印什么啊?”

    蓝蓝头也没有抬就听了出来是我的声音,回应道:“是生产日期啊。”

    “怎么,生产日期不是刚刚出厂的时候由厂家来决定的吗?怎么到你这里成了自己印章了?”

    “你不懂呀,快过期的东西,顾客们是不愿意买的,所以我们商店里就直接自己制造了。”

    “这不是坑人吗?”我道。

    “不算坑人,我们并没有将过期的食品拿来乱盖新日期,而是快要过期的食品,我们将它的日期改新一些,这样那些顾客看到新鲜的食品日期后,就会很欢喜的买。”

    蓝蓝道出这个商店里边的生意经。

    我想我也没必要生气,可能全国各大城市的超市都用了这个法子也说不定呢。

    “蓝蓝,我该怎么工作啊?”我蹲下来,看着她的鬓角上的头发丝,问道。

    “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好。”

    蓝蓝还在忙活,要赶在超市营业之前将这些东西给卡上新的日期,躲过那些在乎营养健康食品的顾客的耳目。

    “哦。”

    五分钟过去,我在这家KTV里边的超市转了一圈。

    超市里边的东西价格都比外边贵了三分之一,大概这正是娱乐场所所规定的价格吧,连物价局也管不着。

    蓝蓝终于弄好了,她打量了一下我,道:“我就说嘛,林哥哥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好像空男一样。”

    我笑呵呵的看着她,说:“你现在这么活泼,一点都不像我当初认识的那个小邻居蓝蓝了。”

    蓝蓝一愣,然后摇头回应道,“你习惯就好了,这个环境里,我必须要保持这个状态,为了生存,哎,我来了一年了,也差不多适应了,你还要学习啊。”

    我点点头,准备做一个八面玲珑的多重性格的人,以便于自己生存于世界。

    “我带你去见,那个牛经理,见了他以后尽量少说话,以后没有大事情也少去和他扯上什么关系。”蓝蓝领头带我走。

    我跟在她的后边,“那个牛经理,人品不好吗?”

    “何止啊,听说他还和黑道上有来往,这点是我们最惧怕的,所以说,平时他欺负女工,榨取大家的工资,也没有人敢说话。”

    我望着蓝蓝无奈外加一点委屈的申请,心中对这个叫做牛经理的家伙充满了坏印象。

    我们来到了一家新的办公室,这里比刚才那范经理的办公室也豪华多了,而且宽敞了许多。

    我看见一个骨瘦如柴的人,正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抽着小烟看天花板,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我和蓝蓝走了过去。

    牛经理看见蓝蓝来了,目光中淫荡的闪耀了一下,邪邪的笑容挂在了嘴边。

    “牛经理,早上好。”蓝蓝很客气的道。

    “是蓝蓝呀,这么早来见我,有什么企图啊?”他说话很暧昧。

    “牛经理,这位是我家乡的哥哥,我带他来上海打工的,因为人生地不熟,所以就来我们这KTV先做一个招待,刚才已经和人事部的范经理说了,他同意了。”蓝蓝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你说他是你的哥哥?”牛经理皱着眉头,看了看我,一脸的鄙夷。

    “你好,牛经理。”我说,面无表情,我很讨厌这个家伙的嘴脸。

    蓝蓝看气氛有一点尴尬,道,“牛经理,他确实是我的哥哥。”

    “你说是你的哥哥,可是我看你们俩怎么长得一点也不像啊,蓝蓝,你不会背着我在外边找了一个小白脸吧,现在竟然还敢领到公司里边来,要是你们在工作期间,做一些偷鸡摸狗的苟且之事,我这个财务部经理简直主管也保不住你啊,毕竟是对公司形象的影响。”

    牛经理深吸了一口烟,意味深长的论述道。

    我在心中将这个丑陋的嘴脸的家伙谩骂的一顿,不理睬他。

    蓝蓝符合道,“牛经理,他是我的表哥,是我表姨的孩子,叫林河,和我也不是一个姓氏的,请你相信我吧,我们真的没什么,况且,刚才范经理那边我也做了担保,他也同意了我哥哥来这里做服务生了。”

    牛经理叹了一口气,道,“哼!这个范经理,他以为自己是老几啊?就这么做主让一个新人来做服务生,若是处了岔子,得罪了客人,我可担待不起,我……”

    牛经理正想说他不同意,王蓝赶忙有了动作。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