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九章 躁动的夜

住家野狼2016-11-11 18:12:21Ctrl+D 收藏本站


    【周末愉快,国庆愉快!】

    一天之内,我蹂躏牛经理的事情,在他的三位同事的宣传下,很快就让整个红钻石KTV的人都知道了。

    牛经理在超市里再也没有从前的神气活现,整个人耷拉着脑袋,好像憋尿憋爆了膀胱一样。

    王蓝在听到牛经理的事情之后,马上买了一部单车来送给我,“诺,好哥哥,这是奖给你的,多谢你为姐姐出气。”

    我想上海电瓶车都已经很落伍了,我骑着自行车出去,还不被口水淹死啊?

    蓝蓝劝慰我道,“在上海,只有一种人骑脚踏车不被人鄙视,就是出来锻炼身体的人,总之你一旦出门就装作一副锻炼身体的模样吧。”

    我也没有客气,接过来单车,无奈又欣喜的看了看,道,“很好的单车,花了王妹妹不少钱吧?”

    “没多少,几百块而已,跟林哥哥替妹妹办的事来说,这不算得什么。”王蓝笑道。

    “也好。”我看了看蓝蓝水盈盈的目光,道,“有这个我就可以载蓝蓝妹妹四处逛了,省得坐公车,空气差。”我狼子野心道。

    “好啊。”蓝蓝灿烂的笑了笑,然后又啧了一声,脸上显出一阵愁云来。

    “姐姐你怎么了?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嗯。”蓝蓝点点头,忧心的道:“虽说林哥哥你这次帮我出了气,但是牛经理是个小流氓,他在这一带好像也还认识别的几个流氓。你现在这么得罪了他,我担心他叫人来对付你。”

    我轻蔑地一笑,“一介小人,能翻得起什么风浪,蓝蓝妹妹不用担心。”

    王蓝张开嘴巴,正想要说什么,但是她看到我那副自信的样子,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只在心里祈愿道,“但愿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吧?”

    事实看来,王蓝这个乡村姑娘大概是不怎么敬神的,因为她的祈祷一点也不灵。

    第二天,是周末。

    周末星期六继续干活,星期天我放假。

    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我在家里待得有些闷,就骑着自行车到处逛,把云牙单独留在了李贞贤的家里。

    这狗很漂亮,也很听话,浑身洁白的毛发,惹的贤贤欢喜异常,于是很乐意的收留了它。

    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又多了一个可以喂养云牙和溜达云牙的新的异性主人。

    这件事情,最大的益处不仅在于,我给云牙找到了一个保姆,而更是在于,我还拿到了这漂亮的保姆的家门钥匙。

    李贞贤在接管了云牙后,将配好的新家门钥匙给了我,说,“以后我要是在学校不能回来,云牙在我家一定会很饿的,你要是在的话,就直接打开我家的门,进去给云牙弄点吃的吧。”

    我当然是乐意奉陪的。

    此刻才意识到,云牙不仅仅是我战斗时候的战友,关键时刻还能成为我泡妞的工具,当真令人皆大欢喜,一狗多用。

    云牙此刻不是在我家,(当然作为回礼,我也将自己的家门钥匙给了李贞贤)就是在李贞贤的家里。

    蓝蓝真会说笑,说贤贤曾经被狗咬过,所以就害怕狗了。

    可是我见到她和云牙闹的那么欢快的时候,完全可以确定贤贤是一个热爱小动物的善良的女孩。

    曾经被狗咬过,不一定就会讨厌狗或者害怕狗啊~

    比如说,有一天刘亦菲咬了你,甚至咬出血了,你会因此而讨厌她害怕她么?

    反正我不会,我还希望她可以天天咬我,咬我身体上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吼吼!淫荡的爆发中……

    我正在骑着寒酸的新自行车在街上装模作样的遛弯。

    时而吹着口哨,穿过一个个大小商店,灯红酒绿的酒吧,咱没身份进去,口袋里的钱一共才不到一千块,我还要留着生活呢,索性冷眼望去,也不多想。

    人生啊,真是窘迫的可悲啊!

    话分两头。

    而在这个时候,牛经理正在大排档,请他的几个狐朋狗党在离红钻石KTV不远处的一家大排档吃夜宵。

    一边吃,他一边大声骂道:“操,我老牛大风大浪见多了,想不到在阴沟里翻船。我居然让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给弄了,他妈的个逼,兄弟们,明天你们得给我出这口气啊。”

    围在牛经理身边的,全是他的狐朋狗党,都是游手好闲的小流氓。

    这群人平日里常常靠着牛经理吃喝玩乐。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这些人为了以后能够依旧依靠着牛经理吃喝杂耍,此时听到牛经理这么说,当然是信誓旦旦地附和道:“老牛哥,没事,明天兄弟们帮你把这小子给废了。”

    “废了倒不用,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死了人还要惊动公安局,我可不想被拉到局里被拷问,不过,打得他半死不活,是肯定要的。”牛经理愤愤的道。

    “行,那就打得半死不活,多一口气都算是兄弟们不道义,牛老大这事你尽管放心,有机会你把那小子的一张照片给我们,兄弟们一定把这事给你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

    小流氓们拍着胸口说道。

    小流氓们口若悬河的在牛经理面前卖弄着,这话刚说完,就看到牛经理的脸色突然僵住。

    小流氓们顿时愣住,“老牛哥,怎么了?兄弟们哪句话说错了吗?你指点一下?”

    牛经理也不答他的话,把杯子往桌子上猛地一拍,站了起来,狠狠骂了一声,“操……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小流氓们顺着牛经理的目光看去,正看到我刚好骑着自行车出现,还一脸的悠闲,吹着口哨小曲,乐哉悠哉的模样看了就让牛经理生气。

    于是,大排档一张桌子边上,呼啦一下,牛经理和小流氓们一起站了起来,冲了过去。

    在前面骑自行车的我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在宁静的月光的洗礼下,享受着黑夜的悠然。

    我只觉得后面好像有一群人在跑,听见了古怪的脚步声,这些脚步声急匆匆的带着些杀气,仿佛是冲我的方向而来。

    月色朦胧中,显现的是一种静止的忧伤,一朵乌云过来,遮挡住了月亮的光芒,月光再挣扎也逃脱不了乌云的圈套。

    微风扶过面颊,今晚秋凉如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