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十四章 似是故人来

住家野狼2016-11-11 18:14:34Ctrl+D 收藏本站


    “易……易强!你是黑龙会的大哥!你骗人!”牛经理不相信的大声叫道,眼睛瞪大如铜铃。

    “相不相信随便你,只是现在你应该死了,我没时间和你过家家了。”我步步逼近,一脸坏笑,一副玩世不恭的面孔。

    牛经理终于挣脱了心中的束缚,转身就逃走。

    好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他猛然就冲到了胡同口。

    我看自己可能追不上他了,如果这样死追过去,就算是我追上了他,他也一定回到了闹市区,那样事情就麻烦了。

    在胡同里边杀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问题就大了,把警察招惹来,我也逃脱不了干系。

    我不能让他出了这胡同口。

    眼前突然一亮,看到了A流氓仍旧瞠目结舌的趴在地上,死相惨烈,他手中的匕首仍旧握着。

    我迅速的从A流氓手中拔出来了那一把匕首,然后冲着牛经理的身影一个穿透,扔了过去。

    我对的准确,而匕首飞舞的也很迅速,化作了一道白光,直接穿透了牛经理的心脏。

    我在他身后,看的不很清晰,只发觉牛经理的脖子突然向上方一仰,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就这样见了上帝。

    他侧躺在了地上。

    “呼~!”我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了解了一桩心事。

    想走了,突然想到自己刚才嘴巴快,在胡同里边说起来了自己的身世,这倒也罢了,我竟然拿把自己是易强的事情也没头脑的一不小心说了出来。

    这些话一定被那两个此刻已经半身残废的人给听到了。

    由于我的一时不小心,让两个局外人被扯进了我和卢楚风的争斗,那么就意味着,他们必须死了。

    我先走到刚才那个被间接阉割了的人身边,冲着他挥挥手打个招呼。

    他已经昏死过去,大概是太疼痛了,忍受不住了,没有一点反应,也没发觉我来到了他身边。

    “哎!”我叹了口气,实在不想杀生的,是我自己逼我自己出手的。

    我在考虑到底用什么方法来解决眼前的这个楼罗,他已经昏死过去了,这样就严重的影响了我杀害他的心思。

    我正在踌躇,暗下决心,还是采用最简便的勒脖子来解决他吧。

    正当我要实施措施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肩膀上的疼痛,化作了阵阵的麻痹之意,传到到了我的大脑和身体的各个部分。

    这种疼痛不是那一种钻心的难受感觉,而是一种让仍眩晕的感觉。

    我赶忙站了起来,因为再不站起来,我觉得自己就要倒下了。

    我摸了摸肩膀上边的伤口,并没有流血。

    肩膀上的伤口,血丝已经结成了疤痕,伤口的破损程度也不大,只是火辣辣的疼痛。

    里边仿佛在孕育着一种奇怪的气流,那气流一阵阵的在击打着我身体的各个部位。

    终于,那股子气流冲击到了我的心脏,心脏突然钻心的疼痛,然后就是浑身的柔软麻痹。

    我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胡同里边呆着了,我觉得我不消片刻就会昏倒。

    我不知道是永久的昏倒还是暂时的昏倒,总之我觉得自己刚才挨到的那一匕首,一定是被抹上了什么东西,毒药吗?

    我没有机会再考虑这些问题了,我必须要离开这里。

    我坚持着踉跄着步伐,离开了胡同,我食言了,首先没有在五分钟内解决所有人,也没有力气再从那牛经理身上跨越过去了。

    我走出了胡同,花红柳绿,灯火辉煌的街区再次浮现在眼前。

    晚上,在这街区上,人们不但没有少,还更加的拥挤了。

    我尽量躲闪着别人走,可是偶尔还是被几个不长眼睛的家伙给撞到了身体。

    尤其是有几次,几个莽撞的小青年在打打闹闹的,撞到了我的肩膀上,我差一点就在那一时刻倒地了。

    月光出来了,黑暗的夜空中,云朵终于放弃了强奸月亮,离开了她的身体。

    可是着朦胧的月光下,我眼前的一切越来越不清晰了。

    我的自行车在哪里?

    难道还在那个胡同里边?

    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踉跄着步伐,走了很久,大概走出了两条街,见到的人稍微少了一点,我感觉自己大概来到了比较偏僻的地方了。

    只是灯火的程度并没有降低,光明下,身边还有几个人在好奇的看着我,手上指手画脚的在谈论我是否是一个酗酒的醉汉。

    我是走不回家了,必须找一个地方晕倒,然后期待自己可以平平安安的清醒。

    本来还是在站立着,后来是弯着腰,然后是跪倒在地上,最后是……

    还没有到最后,我恍惚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

    那股熟悉的气息,好像清香的黄色月季花一样,在着昏暗的夜空中,徐徐的从天空中飘到了我的身边。

    “是仙子吗?”远远的朦胧中,我看到了一个穿着短裙的少女。

    不不,我是太好色了,人家穿的并不算是短裙,她好像穿的是一件高中生的校服,是女生校服。

    是个女学生啊,好漂亮的身材,脸蛋是看不清楚了,正在向我这边走过来,宛如亭亭玉立的仙子,姗姗来迟了。

    为什么这么熟悉,是谁,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困扰着我。

    我好想看清楚对方到底是谁,可是自己的神志已然不清醒了,五感也差不多尽失。

    我半跪在地上,尽力的睁着眼睛,伸出一只手来,冲着那女孩子求援。

    女孩应该是发现了我了,她好像很惊恐的在远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向我这边匆匆的走了过来。

    我暗道,这次自己有救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