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十六章 兄妹

住家野狼2016-11-11 18:15:28Ctrl+D 收藏本站


    “卢珊啊,今天不上课啊。”卢楚风看着妹妹,说。

    “是啊,今天是周末了,哥哥,你要进来吗?”卢珊问,她以为卢楚风顶多也是看一会儿自己就要走了,所以在房间也里呆不长时间的。

    “今天哥哥休息,可以多陪你一会儿。”卢楚风仿佛觉得卢珊今天的神色有一些不对劲,似乎在有意的排斥自己进房间一样。

    “恩。”卢珊也不阻拦,就让卢楚风进到了房间里,她关上了门。

    卢楚风换上了拖鞋,准备到内屋的客厅里走走,可是就在卢楚风的脚下,出现了一双陌生的旅游鞋。

    “这双鞋子,卢珊……”卢楚风并没有表现出要发火的趋势,而是很平淡的问妹妹。

    卢珊也没有多少紧张,“哥哥,刚才在楼下,有一个人昏倒了,我就把他给抬到家里来了。”

    “你一个人抬的他,你的力气哪里有这么大。”卢楚风质问到。

    “他很轻的,况且,我也会一点跆拳道不是么?”卢珊道。

    “笑话,你这么简单的就把一个人给带房间里边来了,要是有什么危险,或者有什么阴谋,你怎么对付?”卢楚风关切的道。

    “没想那么多,当时他很可怜的,我就帮忙了。”卢珊来到了哥哥身边,说。

    “哎,你呀,快让我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能够让我妹妹发善心救助他。”卢楚风道。

    “在我的卧室里边的床上,现在还躺着呢,哥哥你要去看吗?”卢珊有点胆怯的道,毕竟把一个男人给带到了女人的闺房里,确实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我的天,竟然还带到卧室的床上了,哥哥不是说别的,一个陌生人,你怎么知道他身上有没有什么病毒呢,若是有什么传染病,咱们这套房子以后还能不能住人啊。”

    卢楚风说着,从卢珊身边走开了,径直推开了卢珊的卧室的房门,到了里边。

    “不是的,房子里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让他躺下了,所以只好放在床上了。”卢珊解释着,跟着哥哥来到了自己的卧室里边。

    卢楚风望着我的睡相,冷不丁的感觉到一股寒气,却莫名其妙的找不到源头,只得道,“这小伙子好帅气啊,怪不得能博得我妹妹的青睐呢。”

    他本是开玩笑的用意,卢珊却当真了。

    “哥哥,人家确实是昏倒在路边了,我才把他背回家的。”卢珊道。

    “那怎么不送医院啊。”卢楚风问道。

    “医院,我……不想去哪里,而且我刚才也给他把脉了,他只是昏死了过去,并没有受到什么过大的伤害,内府一切都正常运作,肩膀上有一点伤口,其他都没有事情,也没有必要去医院的。”

    自从自己的父亲卢森堡在医院里死亡后,悲伤的卢珊就对医院产生了抵触心理,再也不愿意去见到医院,感受那种让人联想到死亡和无助的白色纯洁了。

    “看来你跟那老家伙学的东西,还不少呢。”卢楚风讽刺道。

    “哥哥,你别这样说爸爸。”卢珊心领神会谁是老家伙。

    “好了,那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个小伙子吧。”卢楚风坐在了床边的一把小椅子上边,然后从口袋里边抽出来了一支香烟,看了看卢珊的侧脸,又放回了香烟盒子里边,道。

    “等他好了,就送他离开,没有什么好处理不好处理的,人家又不是商品。”卢珊淡然的道。

    “可是,哥哥觉得这个小伙子若是清醒过来后,可能会对你有意思哦。”卢楚风诙谐的道。

    “怎么可能啊,这个世界哪里来的那么多一见钟情。”卢珊反驳道。

    “一见钟情是需要条件的,我的好妹妹,你可知道那些所谓的一见钟情者,钟情于什么?你的美色啊,像你长相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对你一见钟情的人可谓数不胜数了,更何况,一个被你救助了的男孩子,他醒来以后望见了你,还不要为你要死要活去?把你当活菩萨供奉着!”卢楚风道。

    “哥哥,你把别人都想成什么样子了。”卢珊抱怨道。

    “那咱们打个赌好不好?”卢楚风卖关子道。

    “什么赌?我不喜欢赌博。”卢珊执拗。

    “很简单的赌注,我就是说,这个小伙子醒来以后,不会那么容易就离开你的。”卢楚风道。

    “哥哥你别那么信誓旦旦的,哦,对了,我想起来一件事情。”卢珊突然猛醒道。

    “怎么了?”卢楚风也纳闷。

    “刚才我走到了这个人身边,之所要帮助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卢珊道。

    “什么原因,说来我听听。”

    “在我接近他身边的时候,他就快要昏死过去了,在末了竟然喊出了我的名字,这一句话几乎让我下一跳,我也是刚刚才来上海的,不可能认识什么陌生人呀?”卢珊疑惑。

    而换到卢楚风这边,疑惑就逐渐变成了警惕了,“这事情,似乎有些蹊跷,有三种可能。”

    “怎么了?”卢珊问道。

    “第一,他有可能是原本就打你主意的一个花花公子,早就打听到了你的一切信息,今天在你面前昏倒装死,只不过是在演戏而已,为的是博得你的善意,然后到你身边来。第二,他本来就认识你,可惜你不认识他。第三,他说的话,你有可能听错了。”

    卢楚风帮助卢珊分析事态的严重性。

    “应该不会听错吧。”一向宽容的卢珊,自然选择了最轻松的情况来想象。

    “我们在这里讨论也没有用处,只好等到这个人清醒过来以后,哥哥来拷问他了。”卢楚风斩钉截铁的道。

    “哥哥,你不要乱欺负人啊。”卢珊叮嘱卢楚风。

    “放心,我会照顾到你的名声的,如果是你的朋友,我会手下留情。”卢楚风道。

    “什么手下留情呀。”卢珊无可奈何。

    “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我就在这里过了,有没有地方可以让哥哥住啊。”卢楚风请求道。

    “没有。”卢珊干脆的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