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十八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住家野狼2016-11-11 18:16:21Ctrl+D 收藏本站


    【投票啊~~~】

    “呵呵,那么看来,我们是一路人了。”卢楚风笑呵呵的道。

    “哥哥,你说什么呢,人家是好人,你别把别人带坏了,真是的。”卢珊抱怨道。

    我默默的微笑不语。

    片刻后,觉得自己这样还坐在床上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袜子的气味是否臭。

    到了上海以来我一直没有时间去买一些家用物品,例如袜子和衣服,当然我也没有钱去置办这些。

    我下床坐在床边,不再摆出刚才那种飞扬跋扈的没有礼貌的姿势了。

    “你是好人吗?”卢楚风问我道。

    我笑笑,很有深度的回应,“我不是坏人。”

    “呵呵,我也不是坏人。”卢楚风道。

    “好人和坏人之间的差别,其实近乎于零,通常来说,对有些人看来我是一个好人,对另外一些人看来,我是个坏人。”我说道。

    “恩。”卢楚风点点头,“姗姗,你说哥哥是好人还是坏人?”

    卢珊一撇嘴,道,“反正我是好人,你们俩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和我没有关系。”卢珊本脸生气不说话了。

    卢楚风把罪状压到了我身上,“这位兄弟,你看,你把我妹妹给惹的生气了。”

    我失措道,“不会吧。”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本人卢楚风,这是我的亲妹妹卢珊。”卢楚风温文尔雅的道。

    “你好,卢大哥,我叫林河。”我说。

    卢楚风暂且不去管理卢珊的冷战中的表情,一再问我的身世,“能说说你的家世吗?”

    “哥哥,你问这些干什么?”卢珊插上了一嘴。

    “恩,这些属于隐私,不过我想知道些,我想林兄弟不会见怪吧,我这个人就是这么好奇心强。”卢楚风一定另有深意。

    “我。。。。。。”我在构思怎么说给卢楚风听,此刻很害怕他会问我要身份证件看。

    “有什么话,都可以直言。”卢楚风问道。

    “哥哥,你就别为难人家了。”卢珊出来帮我,我很感激。

    我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道:“卢大哥,我本来是江苏人,小时候穷,父母一直催着让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后来我果真很努力的考上了大学,可惜,毕业出来后,我一没关系,二没钱,只得在上海混日子,干过了很多的勾当来养活自己,却也没有什么发展,经过了几年的打拼,不仅没有用到自己在大学时期学到的知识,反而这些学过的东西,逐渐在生活中被我所淡忘了,换之的是我在打架方面越来越在行了,本来是别人欺负我的,后来就是我欺负别人了,不不,不是我欺负别人,我从来不欺负别人,只有那些主动来欺负我的人,我才会让他们吃到苦头,而且吃不到一点甜头,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不是个长法子啊,就算我一个人可以打到五个到十个人,那又能怎样呢?我不还是一个穷光蛋?在社会上,特别是在上海这种讲究金钱和权力的地方,我根本就是社会的最底层的叫花子,不过我也没有自暴自弃,仍旧在平时多加学习,我并非只像大学那般死读书了,我还学会了许多做人处事的方法,怎样讨人喜欢,怎样用自己的淳朴打动别人,怎样在这个虚伪的社会中立足。”我说了一大通。

    卢楚风一直都在看着我的眼睛,仿佛在试探我是否在撒谎一般。

    听完了我的描述,片刻过去,卢楚风才舒缓了一口气,道,“林河,你来上海几年了,当初为什么要来这里。”

    “来了有一个月了,只因为觉得上海是一块黄金宝地,所以想来这里碰碰运气。”我没敢把年数说多。

    “那运气碰的怎么样了?”卢楚风问道。

    “处处碰壁,已经一鼻子灰了。”我坦然的道。

    “上海嘛,其实也没什么,只要你是一块金子,到哪里也会发光的。”卢楚风指点我道,好像成了一个老大哥似的。

    “是的,我也相信自己是一块金子,可就是怀才不遇,找不到一个赏识我的地方,这种感觉非常压抑。”我说。

    “想过自杀吗?”卢楚风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想过。”我说。

    “很好。”卢楚风鼓掌。

    “哥哥,你干什么呢?”卢珊看不下去了。

    卢楚风冲着卢珊摆出来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对我说,“曾经想过自杀,却没有自杀的人,都已经具备了成功人士的基本素质。”卢楚风哲理道。

    我点点头,其实没有听懂,因为我根本没有想过自杀,日子过的那么舒坦,鬼才想自杀呢!

    “你说你是怀才不遇,但是,我看来,你是一个愚蠢的人。”卢楚风讽刺我道。

    我面露狐疑。

    “你这个人确实比较聪明了,却不伶俐啊。”卢楚风说。

    “怎么说?”我问道。

    “你懂得抓住机遇,却不懂得创造机遇,所以你的成功概率,被你自身的性格影响,降低了不少了。”卢楚风说。

    “或许吧。”我暗道他站着说话不腰疼。

    “可是,我现在要给你一个机遇,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抓住呢?”卢楚风眼睛盯着我,放光。

    我暗想他已经上钩了,“卢大哥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跟着我,做手下吧,如果你刚才所说的你能够一个人打倒对方五个人,那么你绝对有资格做我的手下,不过,如果刚才你说的话是谎言的话,那么你最好趁早澄清,看在妹妹的面子上我也不会为难你,因为在我的手下做事,如果没有一点真本事的话,基本上等于自寻死路。”卢楚风劝告我道。

    我没有马上答应,那样太不真实了,我应该犹豫一下,然后踌躇两下,最后再做抉择。

    “哥哥,你不要乱拖人家下水,林河现在很好的,过平凡人的生活,你虽然日子享受,却每天忙得要死,而且,是在刀尖上生存啊。”卢珊匆匆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