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七十二章 火焰滔天

住家野狼2016-11-11 18:18:9Ctrl+D 收藏本站


    火海的能量超越了卢楚风所能够接纳的范围,他开始发怒,发怒竟然有人敢把对自己的仇怨爆发在自己妹妹的身上,这是身为一个有能力的哥哥,所不能容忍的。

    卢楚风的瞳孔顺着我和卢珊的身影,逐渐的也跟着倒退,他开始惊讶地看到,我们身后的那一处饭桌的一角,如冰山一角,危险至极。

    饭桌是用有机玻璃做的,而它的一角,比起锋利的刀尖,也毫不逊色。

    眼看我拉着卢珊向后跳开,没有丝毫的考虑,我也不知道此刻自己的颈椎正对着的就是那锋利的桌子一角,透明的玻璃片,绝对足以让我丧命了。

    卢楚风意气风发,也管不了那么多后来了,眼前是先要救助我和他的妹妹。

    卢楚风用力将眼前的桌椅向自己这边一拉。

    “哗啦~!!”一声巨响。

    桌子上边的餐具全部掉落到了地上,那一锅的滚烫的汤水就要泼洒在我和卢珊的身上,眼看我们俩就要被毁容了。

    卢楚风灵机一动,动作极快的从自己身后撤下来了一块巨大的窗帘。

    那淡黄色的好看的窗帘的材质很好,卢楚风扯下来后,猛力的利用巧劲,向我和卢珊的方向一甩,将那所有的滚烫的汤水都包裹在了窗帘里边。

    窗帘虽然是质量一流,接近于封闭的面料,可是在滚烫的火锅汤水的侵袭下,仍旧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我和卢珊落在了地面上,我感觉自己的脊椎和地面进行了剧烈的接触,痛苦的疼痛从后肩传导到了腰肢,我也没有叫喊出来,只害怕再让怀中的小鹿更加受惊了。

    卢楚风大喊一声,“快离开那边!火锅汤可不等人!”

    他还在空中全力的挥舞着包裹着火锅汤的窗帘,在天空中翩翩起舞,宛如一只淡黄色的蚕蛹,在半空中做最绚丽的色彩的艳舞。

    我听到了卢楚风的话,没有尖刻喘息的时间,虽然当时浑身的骨骼都在疼痛,可是我这一条命,早就该是卢珊的了,我也豁出去了。

    我坚持着使出了自己身上最后一点体力来克服疼痛影响下的虚脱,抱紧了卢珊,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话,“别怕。”

    然后就直接拢紧了她,向另外一边的墙围翻滚了过去,远远的离开了火势和那滚烫的火锅汤水。

    虽然如此,但那是天网恢恢,百密一疏。

    我的身上仍旧被滴上了几滴滚烫的汤水,顿时疼痛并且发红的起了一个个小水泡,有的地方还立刻起皮了。

    卢珊被我保护的很好,除了抽到了惊吓以外,没有任何的皮外伤。

    貌似一切都完结了,可是那汹涌如枫林的火势还没有熄。

    卢楚风将自己的妹妹搀扶了起来,还很讲义气的将我也顺便搀扶了起来。

    卢珊起来以后就是眼神恍惚,仿佛刚刚经历过猛鬼时候一般的害怕。

    而我则是一脸的痛苦相貌,因为实在是太疼痛了,人的身体中,最复杂也是最容易疼痛,更是疼起来最要人命的部位,便是颈椎了。

    可是这个地方,我已经在不经意间损伤了它不知道多少次了,以后若是朦胧中患上了高位截瘫,我却也无可怨言了。

    我弯着腰,用力的喘着粗气,眼神无神的盯着前方的没有窗帘的窗户,望着那外边昏暗的天空。

    玻璃上边还映衬着身后的红色的如女人月经来潮一般的火焰,让我的心脏停息不下来,快速率的跳跃,更难以彻底的获得休息。

    我必须马上振作起来,投入到新的一轮救火的行动中去。

    “林河,你怎么样?”卢楚风怀里抱着稍微恢复了一点的卢珊,冲我问道。

    “我……咳咳!我没事。”我感觉自己的颈椎几乎就要断裂了,坚强的硬撑着道。

    “卢珊怎么样?”我更关心此刻在另外一个男人怀中的女人。

    “谢谢你,她应该没什么事,是吧?珊珊?”卢楚风还要在卢珊口中获得一点确定。

    “哥哥,我不害怕,你们快想一下办法,怎么把这些火弄灭啊,快报警吧,让火警过来。”卢珊已经很快就完全恢复了,坚强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不能报警。”卢楚风斩钉截铁。

    “为什么啊?”卢珊急切的不解问道,而我已经清楚卢楚风为什么不愿意惊动警察了。

    “这种事情,只有一个原因,珊珊,对不起,这是人为的纵火,那些人一定是来找哥哥报仇的,连累了你,哥哥我对不起你。”卢楚风面露凶光。

    “我知道,我没有责怪你,哥哥,可是,咱们为什么不能报警啊?”卢珊问道。

    卢楚风狞笑着,“好妹妹,你见过两个贼人因为分赃打了起来,被打的那个人报警寻求安全的吗?”

    卢珊沉默了,对于这样的原因,我只能保持沉默了,偶尔叹气一声。

    兄妹俩陷入了短暂的尴尬的境地,只有我出面来打破尴尬的局面了。

    “我说,别争论这些了,眼下那些火太大了,赶快想办法吧。”我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灭火啊,我去洗手间接水,你们也来,找几床杯子,湿上水,然后披在身上,一起来扑火把。”卢珊要走去厕所。

    卢楚风把她拉了回来,“说笑啊,这么大的火,而且我看上去,门口好像还有人在不断的往里边泼汽油,凭借咱们的那几个洗澡盆,一点自来水,想扑灭火焰,简直是天方夜谭。”

    卢楚风实事求是的道,发现火势又大了许多,赶忙向后边退了几步。

    此时的火势几乎将整个将近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大厅给覆盖了一半以上了,我和卢楚风以及卢珊,退到了墙根站着,再不赶快想办法,就要变成干尸了。

    “那不灭火,我们怎么办?”卢珊很热。

    我和卢楚风都把上衣给脱了,因为实在是太炎热了,而卢珊身为一个庄重的女孩子,不可能把那最后一层睡衣给退去的。

    “我看,我们只能冲出去。”我断言道。

    并且确定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再有就是要等老天奇迹保佑了,除非老天突然地震下大暴雨什么的,我们也只好选择冲出去。

    “这里是十六楼,兄弟你有信心跳下去不死吗?”卢楚风看我。

    我咽了一下口水,“如果下边有些雨搭,或者阳台,或者一些其他的可以利于攀爬的东西的话,我可以活着从十六楼下去,可是,就算我们这样下去了,卢珊怎么办?”

    我将最麻烦的问题拿出来。

    想必那些找卢楚风来寻仇的人,也不知道今天卢楚风就在卢珊的家里。

    他们只是因为实在没有能力来直接去打卢楚风的主意,所以只要打听到了卢楚风的妹妹的家庭住址,然后就来迁怒于卢珊了。

    可不巧,今天我和卢楚风都在。

    有我们两个江苏两大帮会的头目在,卢珊今天算是幸运的逃过了一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