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七十五章 少林寺十二铜人

住家野狼2016-11-11 18:19:31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我周三周四没有更新,加上今天的,今天晚上放三章出来给大家,够意思了吧,我希望书评栏不要再有没看我通知就教训我不更新的人出现了,我之前已经说了,最近很忙,很劳累,没时间上网,可能更新会不规律,但是原本一个星期放九章出来,现在包括以后,每周的更新量也不会少于九章。总之希望大家谅解一下,就算是刷牙谁又能保证自己一生中每天都刷?】

    她到底在哪里?刚才我出去的时候她仍旧在这里,为什么现在没有人影了?

    我在大厅里边四处张望,看到了每一个角落,查询的目光四处照耀,却仍旧找不到我所熟悉的倩影。

    我又往卧室里边跑去,也只有这一个地方可以找了。

    来到了卧室,空空的床,空空的地方,杂乱的摆设,还是没有卢珊的影子,我心急如焚。

    难道她在洗手间?

    我又折回到房间的大厅,然后来到了洗手间里边。

    我惊讶的看到了卢珊现在正趴在浴缸里边。

    她就趴在了浴缸的边沿,很虚弱的没有一点声息,已经昏迷了过去。

    而浴缸上边的喷头开的正紧,水势很汹涌的喷洒在卢珊的身上。

    女孩子的身体已经被湿透了,睡衣全部都贴在了皮肤上边,我看的清晰,有很多地方可以看到里边的肉色。

    “卢珊?你怎么了?”我关切的跑了过去,将她搀扶了起来。

    想来是刚才实在忍受不了大厅里边的烟熏火燎,所以来洗手间的浴缸旁边寻找氧气了。

    可惜,房间里边已经没有任何一处算得上是空气清新的地方,所以,即使是在这里,卢珊还是昏倒了过去。

    “卢珊,快起来,醒一下,我要带你出去了,快醒过来啊,不要睡过去。”我很担心她就这么一直永远的沉睡过去了。

    想想曾经和卢珊在一起的日月,又回想我亏且她的一切,我不禁此热泪盈眶。

    “珊珊!~”

    我大声的喊叫着,此刻哪怕是要我死,我也不希望卢珊有任何的一点危险出现。

    ……

    另外一边,卢楚风已经迅速的冲破了火网,来到了房间的外边的境地。

    卢楚风愤怒的冲昏了头,面对着还在疏散的人群,他便开始发怒了,也不管那人群中,到底谁是敌人,谁是无辜。

    卢楚风将身上的衣服,那已经被火焰烧得差不多支离破碎的衣服给扯了下来,然后拿在手中,面对着众人,快速如闪电一样的甩着。

    若是普通人,手中拿着这破烂衣服,已然是没有任何用处的破布了,可是那衣服在卢楚风手中,便成了锋利的鞭子。

    卢楚风手中的衣服,甩到了哪里,都是一片的血痕。

    “你们这群贱货,垃圾!猪狗不如!都给我去死吧!”

    卢楚风一向内敛,但是发起了疯来,好似孤星野狼一样的暴躁,残忍。

    周围的大部分人被牵连了,只有大概十几个人,仍旧没有受伤,在卢楚风密密麻麻的进攻中,毫发无伤的躲闪着。

    等待差不多大部分的民众都被卢楚风的疯劲给打伤了,吓走了以后,卢楚风面前只剩下十二个人了。

    十二个人,面无表情的,一身冷冷的气质,望着还在原地站立,手中正拿着那一件衣服的赤裸着上身的卢楚风。

    这个男人,煞气逼人。

    “不是说,是一个女人吗?”一个男人道,他是十二个人其中之一。

    剩下是一个人面面相觑,“确实,听说是一个女人,接到的委托也是女人。”

    “那是我们错了,还是雇主错了?”一个男人说,他是十二个人的其中之一。

    剩下是一个人继续面面相觑,这次没人说话了。

    “十二个傻逼。”卢楚风邪邪的道,眼神中已经不是人类所能正常发挥出来的光芒和色彩了。

    “你说什么!?”一个男人这样说,他仍旧是十二人其中之一。

    “是啊,你想死啊?你到底是谁?”剩下的是一个人这样说。

    卢楚风将手中的衣服扔掉,用另外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额头,摆出一副很苦恼的样子,道,“我真的很难想象,刚才那一堆烂火,是你们这些垃圾放的。”

    卢楚风在这边苦恼和愁闷对方的阵容之垃圾,而那边的十二个人却正陷入混乱的谜团之中。

    “怎么办,约定好的是要杀那个女的,可是出来一个男的,那是什么意思?”一个男人道。

    “是啊,你们说,那个女的是不是已经烧死了?”另外一个男人道。

    “这么大的火,差不多是烧死了,可是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他是怎么出来的?”第三个男人道。

    “那个门锁都烂了,不会是被他一脚踢开的吧?”第四个男人道。

    “我看不可能,那么坚固的锁,就连我们十二个人一起合力也未必就能打开,他一个人绝对打不开的。”第五个男人道。

    “对,不可能,我猜测,可能是我们放的火太大了,以至于把那门都烧坏了,他最终逃脱出来了吧。”第六个男人道。

    “那么说,那个女人呢?”第七个男人问。

    “应该已经死了。”第八个男人回答。

    “可是,女人的房间里边为什么会出现一个男人呢?”第九个男人问道。

    “可能是情人吧。”第十个男人回答,“也有可能是客人,呵呵,说不定那个女人是一个妓女呢,这个男人只不过是来嫖娼的。”

    “眼下多了一个人,我们怎么处置?”第十一个男人问道。

    众人犹豫了片刻,第十二个男人决定,“斩草,就要除根!”他斩钉截铁,完成了这十二句废话。

    “一群白痴,我已经没有耐性杀你们了,对于你们这样的垃圾,我觉得杀你们是在脏我的手,赶快滚蛋吧。”卢楚风撇了一眼十二个男人。

    “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蛋,你可知道我们是松山少林寺里边的十二铜人?”

    卢楚风皱眉疑惑,“垃圾们,我听说,不不,确切的说,我记得好像是少林寺十八铜人吧?”

    十二个人面面相觑,“你说的是敦煌的少林寺,和我们不一样!”

    “这个还有派别之分?”卢楚风讥笑对方。

    “当然有了!”众人争辩。

    卢楚风现在更加担心的是在火堆里看不见人影的我和卢珊的身影。

    我们俩的身影一刻不出现,他的心情就一刻也得不到安宁。

    既然得不到安宁,他也没有心情和面前的几个傻逼打打杀杀,双方只是对立的站着,没有人主动动手。

    卢楚风之所以没有动作,是因为我和卢珊还没有出来,他的心不在眼前。

    而那十二个傻逼们没有动手,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一个更有力的光明堂皇的理由来杀卢楚风。

    况且,他们能不能杀得了卢楚风,也是一个大问题。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