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七十六章 偷心

住家野狼2016-11-11 18:19:58Ctrl+D 收藏本站


    【一小时后还有一章,这是今天的第二章了。】

    我背着卢珊从火窟里边出来,满脸被熏黑了。

    背上的卢珊还盖着一件被烧的几乎都已然化成了灰烬的白色浴巾,浴巾本来是湿透的,如今那不多的水分也被火焰给烤干了。

    我血红的眼睛,比那火焰更红的眼睛,硬朗的睁着,望着眼前的众人。

    卢楚风正在和十二个男人对峙。

    “你们还好吗?”卢楚风赶忙靠近了这边,看向我身后的卢珊。

    “应该没什么事情了。”

    我将卢珊放在了地上,她已经昏迷了过去,我将她放在靠墙的地方,让卢珊先休息一会儿。

    卢楚风将自己的手指放在卢珊的鼻息口,感觉到了一阵阵的不太均匀的微弱的呼吸。

    卢楚风眼睛一眯,心中一紧,道:“珊珊,你再坚持一会儿,哥哥马上就带你去医院看医生。”

    卢楚风身子前靠,在卢珊在额头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然后站起了身子。

    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心意黯然,却亦坚决。

    刚才在换洗室里,我百般的呼唤卢珊,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不好意思的将自己的脸凑了过去,贴在了她的胸口,测试她的心跳还算正常,只是频率低了一点,我决定只好这么在她昏迷的时候,直接背着她出去了。

    “林河,你杀过人吗?”卢楚风赤膊问我。

    “我……算是没有吧。”我说。

    “听你的口气这么犹豫,那就是杀过了?”卢楚风口中蕴含的一股股的煞气,甚至让我也跟着感到极端的压抑。

    “如果杀一些砸碎不算杀人的话,那么,我就没有杀过人。”我向卢楚风这边靠了靠,组成了两人战线。

    “这么说,你今天也不算杀人了,面前就有十二个砸碎,一起解决了这些影响空气清晰的垃圾如何?”

    卢楚风手上握成了拳头,用力猛烈,浑身的肌肉爆气。

    因为他的上身没有穿衣服,所以我看的清楚,那古铜色健康的肌肉。

    卢楚风虽然在平时的时候,身材是略显消瘦的,可是此刻的被激怒的雄狮,终于露出了他雄壮的体魄。

    青筋暴涨,肌肉膨胀,卢楚风转眼间成了一个肌肉男。

    可见其发狠的劲头,对方十二个人已经没有活路了。

    “求之不得。”此刻,哪怕是为了卢珊,我也没有任何可以拒绝的理由。

    况且,值此一役,过后我和卢楚风的感情一定可以倍增,他也会更加的相信我,我可以更加容易的渗透到风云会的内部去。

    对面的十二个人终于也达成了共识。

    “那个女人没有死啊?”一个人道。

    “是被这两个男人给救出来了吧?”

    “我看是的。”

    “那咱们岂非没有完成任务,功亏一篑?”

    “这个女的果然是一个妓女,竟然一口气要了两个嫖客,还真不简单。”

    “既然没有死,我们就上去杀了她,不能辱没了我们少林寺十二铜人的名声!”

    “那这两个男人怎么办?他们好像也不好对付,竟然能在大火里边把这个女人给营救出来。”

    “斩草要除根,他们也不能放过,虽然在约定里边没有说要把有牵连的人一起杀了,不过,这一次我们就算是给雇主一个优惠把,也算是我们少林寺十二铜人的一点小心意,以后名气打响了,会有更多的财路来找我们的。”

    “对,有句话就是说,薄利多销的。”

    “嘿!你们两个,如果不像死就赶快滚,不然的话我们就连你们俩一起处决了,而且你们滚了以后还不许说出来今天的事情,毕竟你们只是两个嫖客,我们少林寺十二铜人不愿意多为难别人。”

    对方试探性的给我和卢楚风最后的机会活路。

    我已经没有兴趣和这样的垃圾搅和了。

    也不等卢楚风允许,我一个虚晃转身,然后俯冲一下,如恶狠狠的银狼一般,冲了过去。

    对方以为还在和我们洽谈,所以暂时放松了警惕。

    想这种杀人越货的蠢事,他们也是第一次干,所以没有一点经验。

    我瞬间就来到了一个人跟前,单手画成了一个手刀,运气到掌上,指尖即刻锋利无比。

    还没有等待对方反应过来,我的手道已经顷刻间插入了一个人的心脏。

    眼睛已经闭上了,我默默的说了一句骇人听闻的话语,“偷心术。”

    我当手进入目标的心口,马上当手出来,但是出来的时候,已经不再是空手而回了。

    只见我那还在不断的往外滴血的手臂前边,手掌中,此刻正握着一个人的活生生的心脏。

    热乎乎的鲜红的心脏上边,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生理血管。

    心脏时而鼓胀,时而凹陷,跳动不已,活泼可爱。

    没有因为脱离了人体而失去了供血的源泉,从而停止运转。

    那个被掏心的人这才反应过来。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我,眼珠子睁的几乎就要掉落在地上,口中不停的呜咽着,却没有人能够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呃~~~~”

    他的口中也逐渐浮现出了血液,接着是浑身的抽搐颤抖,那眼光仿佛在向我祈求。

    我稍微用力的握了握手中的心脏,那鲜红的桃子一般的玩物,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啊~~”

    他终于疼痛的稍微可以叫出了声音。

    “喏~看看你的胸口。”我告诉他,努努嘴让他看那里。

    他果然很听话的尽量低头向自己的胸口看去。

    “不要看!那是邪门歪道的偷心术!不可以看自己的伤口的!”号称少林寺十二铜人的其中一个人,冲着伤者喊叫道。

    可是,那警钟明显来的晚了,伤者已经在我的催眠下,向自己的胸口看去。

    偌大的胸腔裸露着,一个大洞还在不断的裂开,很多奇怪的红色的粘稠物体从那大洞里边渗透流淌出来,场面叫人看了恶心难耐。

    “呃~~~啊啊啊啊!!!!”

    伤者面色突然惨白,眼珠子上边的血管暴涨,大声的喊叫,然后口喷鲜血。

    同时,我目光一凛,稍微发狠,在手掌中使劲,握力正盛。

    那人的心脏转眼间被我握的粉碎。

    血丝横飞,血肉四溅。

    一个鲜亮的生病,转瞬即逝,在我手中变成了残骸。

    那心脏的原型也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漫天飞舞而后坠落到地面上边的一滩血水和血渣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