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九十九章 上海人

住家野狼2016-11-11 18:30:56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的第二章。】

    “直觉吧,女人的直觉。”关欣煞有其事的道,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样。

    “你还没回答我你愿意不愿意跟我走呢。”我说。

    “跟你去哪里?”

    关欣也来了兴趣,至少看她的脸色,是对我比较感兴趣的。

    我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此刻我在她心目中的到位,到底是什么。

    “去该去的地方,但那是一定比这家医院要大,你施展的范围也更加的广阔,前途可谓风光无限,但是,同时也颇具危险。”

    我话中有话,含含糊糊的,就看关欣能否参透其中的奥妙了。

    关欣见我不愿意说,也就没有过多的问,只是就事论事道,“什么时候走?”

    “最多半年,半年以后我来这里接你,希望到时候你可以答应我的邀请。”

    我从口袋里边抽出来一包香烟,准备抽一下缓解一下悠闲的时间。

    “不许抽烟!”

    关欣干净利落的从我的手中夺过来那一包三五牌香烟。

    不是好烟,不过现在我也只有这一包了,物以稀为贵。

    我的手很快被抽空了,同时心脏也被抽空了。

    我想就算是王珂那样的身手,也不会如此迅速的从我的手里将某某东西以这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去。

    我诧异的看着关欣的嫩白的下巴,道,“你好厉害。”

    “你知道吗,如果你在抽一支烟前吃了五个苹果,那么在你抽完那一只烟后,你的五个苹果所给身体带来的营养成分,就全部消失了。而如果你只吃了四个苹果或者一个也没有,你身体内的毒素就会呈现负数。”

    关欣再一次给我讲解起来了医学知识,告诫我抽烟对我身体的毒害是无限大的。

    我想如果一个男人有一个医生老婆,那一定是一把双刃剑一般的女人。

    她或许经常对你唠叨,让你烦心,却是你最贴心的小棉袄。

    有了她在,你的寿命会比原来延长三到五年左右,甚至更长。

    这就是女医生的优点,能够娶到这样的女人,也算得上是一个男人的福分了。

    我这般想着,凝视着关欣,暗暗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你笑什么,训你你还笑?神经病!”关欣皱眉头。

    “我是想问呀,你怎么能这么快的从我手里夺东西,你以前是不是女飞贼呀?”我开玩笑道。

    “你才是飞贼呢,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妈妈学习从爸爸的手里夺香烟了,现在已经是炉火纯青了,专门对付你们这样对自己生命健康视而不见的人。”关欣理直气壮道。

    原来是老手了,怪不得比王珂的身手还矫健。

    我想就算是我的部下王珂是罕见的第一杀手,在夺香烟这一伎俩上,却也难得是关欣的对手。

    俗话说,行行出状元。

    “那不抽了,我听医生的嘱咐。”我摊手表示无奈。

    “这就对了,我这样做是对你好,你以后就知道利弊关系了。”关欣一副大道理声声道。

    说着,关欣将我的555香烟仍在一边,抿抿嘴吧,很满足的继续坐禅。

    关欣穿着旗袍一样的裙摆到膝盖的护士服,她坐着的时候摆出了S型的体态,非常诱惑男人的的眼球。

    看她悠然自得的样子,我也只得苦笑,却也心情怡然。

    美女在身旁,我如果不宽容一点,还能怎样呢?和她较真吗?那是最不恰当适宜的做法了。

    我微笑着对他的话表示默认。

    过了一会儿,我们俩很无聊。又没有困意,于是,这次关欣打开了话匣子。

    “你当老师,在哪里啊?”关欣问我的学校。

    我想了想卢珊曾经说过她学校的名字,好像是叫什么江二中。

    “二中吧。”我含糊说。

    “松江二中?”关欣问我。

    “是的,你怎么知道?”我好奇。

    “上海比较有名的中学了,培养的学生,很多人去交大的,还有复旦,这里是黄金窝,经常飞出来金凤凰呢。”关欣微笑道,好像很向往我的职业一般。

    “这么厉害的学校呀。”

    怪不得是卢珊上的学校,卢楚风也不会让自己的妹妹随随便便就找一个垃圾学堂凑合了。

    “你自己也不知道啊,就来学校应聘了?真难找你这种莫名其妙的人。”关欣疑问。

    “恩,是别人邀请我的。”我说。

    “那看来你的水平很高嘛。”

    关欣眼睛里边闪烁的盈盈的光芒,好像不太信任我是一个出色的语文老师,出色到可以让松江二中这样的好学校主动邀请我。

    “凑合吧,不过我想问,你刚才说松江二中培养出很多上上海交大和复旦大学的人才,可是我感觉,上清华和北大才是中国学子的最高目标吧。”我不解道。

    “那是在别的地方的学生才这么想,在上海,上海交大和复旦大学,包括同济大学,都是他们的人生目标,很多人,哪怕有能力考的上北大和清华,也会报名上海的三所名校,因为他们看重的不仅是学校的发展前途,而且还看重的学校所在的城市的发展前景,北京再怎么古老有名,也是比不上上海的发展和生活水准的,这一点,尤其是本土的上海人,他们心里很清楚,不会背井离乡去外地求学的,除非迫不得已了,毕竟,或许你不能理解,上海人不仅排外,还看不起外地的人,并且自己也以到外地发展为耻辱。”

    关欣一说就是一大通,把我对上海的看法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我抿嘴而笑,不说话了。

    “你是不是从心底,开始讨厌我们上海人了?”

    关欣试探性的问我,毕竟她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女孩儿,对于我的感受比较敏感。

    “没有,我不是那种会轻易的记恨一样事物的人,我想如果有人听了你刚才的那些话就讨厌上海人了,那他一定是心存嫉妒,程度超过了愤愤不平等心理,我不是一个好嫉妒的人。”

    事实上,我也没有什么好嫉妒别人的,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只有别人嫉妒我的道理。

    “看来你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呀。”关欣道。

    “你不也一样吗,被我在女洗手间撞见,你如今也并没有责怪我啊。”我回想过去。

    “那是因为你不是故意的。”

    “可是刚才看你的样子,我觉得即使我是真正的流氓,你也不会太责难我的。”

    关欣眨巴着双眼,平静的没有说话。

    貌似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她本身也是一个善良纯净的好女孩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