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一百零五章 肥牛火锅

住家野狼2016-11-11 18:33:38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更新两章 ,这是第一章,晚上还有一章。】

    “不错。”我评价道,“若是谁能够有幸娶到了你,那一定是一生的福分了。”

    “我还年轻呢,别跟我谈这个。”关欣害羞了。

    “呵呵。”我笑。

    “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关欣终于联系到了我们原本在病房里边见面时候的话题。

    “是啊,一直都没有吃饭,肚子都快吃不消了,我还以为是我的胃出了问题了,原来现在都这么晚了,没有吃饭,所以肚皮里边才火辣辣的难受啊。”我捂着自己的肚子,叫苦道。

    “这次是你救了我,我请你吧?”

    关欣水光盈盈的眼睛过望着我,真诚的道。

    我可以看出来那一双眼睛里边的真挚,我相信关欣不是虚假的邀请我的,于是我也没有反驳的理由了。

    “好的,你准备而带我去哪里?”我问道。

    “又能吃饱,又好吃,又便宜的地方。”关欣笑盈盈的看着我,道。

    “什么地方?”

    我甚至怀疑是否有这种饭店,怎样才能做到又吃饱,又好吃又便宜呢?那饭店岂非要亏本了?

    “呵呵,火锅店!你没想到吧。”关欣炫耀道。

    我确实没有想到,不过火锅店至少比大排档要高档一些了。

    我欣然的答应了,“那咱们快一点,我现在肚子可很饿啊,你可要准备好钱包。”

    “嘿嘿,你别客气,我不怕付账,那家店并不是什么名牌子,所以说里边的菜式性价比都很高的,上次我们四个女孩子一起去吃,上来了好多菜,最后还没有吃完,结果才花了两百多元呢,你总不会吃超过这个数字吧。”关欣道。

    如此看来,这家火锅店在上海的价位,确实并不高,两百元在上海的饮食业应该不算回事的。

    “放心,在美食上,我可是君子。”我笑容可掬的冲着关欣道。

    ……

    关欣带我来的这家火锅店门面并不大,果然也不是一家名牌子的饮食府邸。

    “肥牛火锅”。

    四个打字映入眼帘,就在我和关欣的面前。

    我说,“好威猛的名字啊。”

    “这里的牛肉和牛丸最好吃了,你一会儿多来一点。”关欣拉着我进到了店门里边。

    店门的门面是黄色的,让我想起来了肥硕多肉的老黄牛。

    而今天的火锅也让我联想到了前一天在卢珊的家里边,没有顺利吃成的那一次火锅晚餐,当时卢楚风也在场。

    或许是老天眷顾我,所以把卢珊欠我的火锅搁置在了关欣的头上。

    今天轮到她请我了,希望有一天我可以请身边的美女到更高一档次的地方就餐,也算是,来而不往非礼也了。

    晚上将近十点左右的时间了,外边依旧是灯红酒绿的世界。

    上海是一座不夜城,就算是一家普普通通的火锅店,此刻也是将近饱满的场面。

    在肥牛火锅店的大厅里边,有着几十张特有的吃火锅的桌子,桌子上边有一个圆坑,是用来盛放锅底的。

    桌子是红色的,象征着火锅的香辣,多肉多汁。

    由于场面爆满,本来我还以为我们又吃不成了。

    没想到关欣和这里的老板已经成了熟人,她的一个招呼,伙计找到了老板,四十多岁的男老板见到美丽的关欣那叫一个高兴。

    老板顺便问了一句关欣,她身边的我是不是她的男朋友。

    关欣当然选择了否定的回答,并且一口认定我只是她的一个得了厌食症的病人,今天晚上只不过是她要尽尽医德,带我出来吃好吃的来了。

    老板得知关欣还没有找男朋友,立即恢复了心态,并且兴高采烈的为我们安排了一个靠窗户的好位置,让关欣照顾好她的病人,也就是据说的了厌食症的我。

    我手到擒来打开的关的死死的窗户,我们俩面对面坐在了座位上。

    窗户外边凉风习习,大厅里边人声鼎沸,如果不是因为我和关欣的距离比较近,我们彼此说话也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这里的环境,一外一内,截然相反,静动结合,冷热兼施。

    对于我和关欣,两个刚刚经历过生死界限的人来说,如此的境地却让我们俩同时感觉轻松多了。

    我哈了一口气,配合上外边的冷风,化作了一朵白云,飘散在空气中。

    “冷吗?”关欣问我。

    “不冷,你呢?”

    “我也不冷,最近天气转凉了,可是我就是不冷。”关欣望着窗户外边的街景,几乎出了神。

    “那是因为你的心热。”我说。

    “可能是吧,心里装的东西太多了,就不会冷。”

    “不用给自己这么多压力,压力太多了,会压坏人的,美女也不例外呀。”我调侃道。

    “美女也需要生活啊,所以要奋斗,拼搏。”

    关欣的眼神中充满了坚毅,她的目光望着窗户外边的街景,好似在憧憬着什么。

    “等等吧,大概半年吧,我有可能接你离开这里,到时候你就不用这么劳累了,当然也不用去做爱情的奴隶。”我说。

    “那又能去哪呢?上海是我的家,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关欣说。

    “到时候,你可能会改变主意了,我们等等吧。”我说。

    “为什么要等呢?”关欣问我。

    “因为一些秘密,暂时,我不能告诉你,可能你永远都不知道最好。”我说。

    “有时候感觉,你挺神秘的,这种气质很容易得到女孩子的青睐,如果你是装出来的,那就太可怕了。”关欣说。

    “我有必要装吗?”

    “但我感觉你刚才是在吹牛啊,认识你有一天了,我的个人感觉你也没什么钱,怎么请我离开上海呢?”关欣问我。

    “这是秘密。”我说。

    “那什么时候可以向我揭秘呢?”关欣问我。

    “我希望永远都不让你知道。”我说,“你知道了没什么好处。”

    我甚知我的这一行,身边的人知道的越深,对她越是没有好处,尤其是女子。

    “哼,谁信你,装神弄鬼的。”关欣白了我一眼,然后不说话了。

    我们彼此无言,气氛突然变得有一点萧条。

    突然一声外音打算了我和关欣的私人思绪,“两位,你们吃什么?”这是店里伙计的声音。

    此时,我们才想起来,自己在这里不是干坐说话的,而是来吃火锅的。

    我和关欣同时尴尬的笑了一笑,又不约而同的道,“你来点菜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