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九章 空虚

住家野狼2016-11-11 18:39:0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第二章。晚上还有第三章。】

    傲天正感十足肉紧刺激中,一面又不停手摸著她那迷死人的白肥臀肉儿,一面仍下下着底深插不止。

    “好骚肉儿,大屁股肉姐儿,我就要出了……你……你再忍著些。”

    说著,一阵阵肉紧无比的快感渐渐升华上来,傲天不由插得更急,插得更凶。

    那物猛烈顶入时,傲天小腹撞拍著那浑圆美臀肉,发出的肉响配合著,插得梁玉洁一声声的“哎唷!”浪喘,真是热烈淫靡之极。

    如此,梁玉洁又苦忍着连挨了几十下,见他迟迟不出,不由急了,她委实已感心疲力竭了,忍不住又转回玉首,浪喘喘说:“好……好人……大肉棍祖宗……你…你就快出了……吧……浪肉儿快被你玩坏了…………哎唷……”

    梁玉洁回头浪哼浪求著,傲天插得正痛快,而欲出时,只见她那迷人一点红的小嘴儿,不由淫性又起,忽将那物抽出了屁眼儿。

    梁玉洁如释重负以为傲天已射了,翻过身来,玉手摸了摸以为湿糊糊的後庭,不料那迷人的股沟儿中火辣辣的,却乾乾的,她呆了呆。

    梁玉洁只见傲天低笑著,也低喘著,那物热呼呼的竟送上她通红的艳嘴边……

    “你……”梁玉洁羞得一愣一愣的。

    “好浪肉儿…我快射了……快用你那迷人的艳嘴吸一下,一吸就出来了……”

    “你要死了……你那东西刚插了人家屁股,还要人家用嘴……”

    “好浪肉儿,肉姐姐,我快出了,如不快点……一冷却下来,又要插你几个时辰了……”

    梁玉洁一听又要插几个时辰,心中不由得慌了,但看着那通红的大肉棍,心想这根东西算把自己整惨了,要含在嘴里实在令人羞耻。

    正当她六神无主时,傲天却阵阵肉紧中,下边的那个擎天柱一个劲地往她那张娇脸上直顶直磨。

    磨得梁玉洁又羞又窘,最後一想连屁眼都被他搞了,她这一代玉女的脸面早已丢尽了,忍不住心一狠,胡乱抓了一件内衣,给擦了擦那大鸡巴,然後媚目紧闭,艳嘴儿大大一张。

    傲天看着她那鲜艳的红唇,心中一阵魂消,擎天柱猛的涨了一涨,更粗更长的。

    “滋!”的一声,傲天直插入她那张通红的艳嘴儿中,一下子几乎顶穿了咽喉。

    梁玉洁“唔!”的一声,只觉眼前一暗,差点呕吐出来。

    傲天那黑呼呼的阴毛盖在梁玉洁白净的脸上,一股子淫骚气味险些使她喘不过气来。

    梁玉洁那通红的艳嘴儿被涨得几乎裂开,而傲天的下体直送至梁玉洁的喉头,顶得她白眼儿连翻,急得她忙玉手双抓,紧抓住那顶死人的怪物东西。

    傲天则痛快的按紧梁玉洁的玉首,那硬塞入她迷人小嘴中的擎天柱,拼命的一阵抽插顶搅。

    梁玉洁虽用力的抓着他那根大肉棍,但也几乎给顶穿了喉管,闷得她直翻白眼儿。

    傲天那巨大的下体,在她那艳嘴儿里连插了数十下,此刻已酥麻得再也忍不住那一阵阵的软肉烘夹。

    “啊,好!好骚肉儿!用力吸……啊……”傲天一阵失魂似的低吼急喘后,他那闷久之物,终於在梁玉洁那鲜红的艳嘴儿中,沽沽的尽情放射了。

    “啊,唔……唔……”被射得满满一口热液的一代玉女梁玉洁梁女侠,又羞又急的摆首抖足,想要吐出口中所有物来。

    奈何,此时正大感美快的傲天,却紧紧抱住她的玉首不放,使她动摇不得。

    而至最後,见这美人儿实在被憋得急了,才“波!:的一声拔出了自己的宝贝,那物溜出了她的小口时,已软缩了。

    梁玉洁嘟着美嘴儿,忍住全身酸麻,急起身想下床,却吐口中之液。

    不料,傲天成心搞她,也坐起来,一把拉住她往回一抱,梁玉洁整个动人玉体坐入他怀中。

    傲天再伸手骚了她一下。

    只听“哎唷……”一声,然后“咕噜……”几下响。

    梁玉洁涨红了一张如花艳脸,愣愣的,把满口之液全吞到小肚子里去了。

    好一会儿过去了,梁玉洁——这羞气欲绝的一代玉女直锤着傲天的胸膛,媚声不依地道:“……死人……坏统领……你算是把我玩够本儿了。”

    傲天心里暗觉有趣,表面上又不停的哄慰著她。

    这一夜,一代玉女,灵女,智女,梁玉洁,这名震江湖的女侠在傲天胯下婉转逢迎,虽遭受了万般淫辱,却也尝到了已前从未有过的奇异滋味。

    最后,梁玉洁象软泥一样摊在床上。

    而傲天则连插了这东北侠女梁玉洁的身体“三大件儿”,直至次日凌晨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话说梁玉洁的丈夫——罗阳,当夜因为沉醉在酒劲中,早早的睡去了。

    第二日,罗阳与梁玉洁碰面后,见她神情困倦,还关怀地叮嘱她注意身体。

    梁玉洁嘴上推说没有休息好,心中却是暗暗羞惭,想起昨夜淫事,甚觉对不起丈夫。

    罗阳素知妻子为人,也不疑有它,可他哪里知道他这贞洁美艳的老婆不但被人插了,还被插了足足一夜,那骚呼呼的美下身被插了两次不说,连他都没尝过的小嘴儿和屁眼儿都让人拿宝贝给捅了。

    两人找个没人的地方暗暗商议如何着手窃取傲天率领的反叛军的情报,最后决定由梁玉洁负责接近傲天,罗阳利用白天在傲天身边的众将士中查探。

    一直到晚上,两人毫无所获,只觉近来反叛军调遣频繁,似有所行动。

    天色渐晚,罗阳自行回房休息去了。

    而梁玉洁回到房间后,却是万分难挨,心恐傲天又来淫辱,但想起他那玩女人的高超手段,和那根插得自己欲仙欲死的大肉棍,裤里却先湿了。

    傲天果然不负她所望,又来光顾了她。

    而东北一代玉女即已失洁,也只有含羞忍恨由他再次插弄。

    雪白玉体瘫在他胯下凭他那巨物抽插侮弄,虽是屈辱万般,却也落得个享受异常。

    她夫妻二人暗查了五天,傲天也是连插了梁玉洁五天,有时大白天就把她按到床上插了。

    到后来东北玉女这侠女竟有点被傲天那大东西插习惯了,到了第六七日傲天异常忙碌,没来插她,她反倒觉得空虚寂寞无比,不能习惯,甚至难以入睡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