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章 先生,我能陪你睡觉吗?

住家野狼2016-11-11 18:58:22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学校发生了一点事情,但愿自己能够一切顺心。】

    在这所高中,我面临着的艰难困苦并不多,在经济上,我的月薪五千,在上海虽然算不上是高层人士,也是小康级别的了。

    在身份上,我是一名人民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没有几个职务是比我更加高尚的。

    但是外表显露的我,内心深处却要受到教室里便那42个学生的侵害,每日里挣扎不息的过完八个小时的工作时间。

    更可怜的是我是他们的班主任,其实他们也不过是高一的新生,我和他们的年龄差不多。

    论起成熟,或许我更加成熟一点,但是论起别的,我只是和他们一样的高中生罢了。

    尽管如此,我的位置仍旧是老师,在他们头上。

    那是形式上的,在这帮学生的内心深处,除了卢珊之外,我敢断言他们没有一个人把我当作老师过。

    据说在我来之前,这个高一八班已经轰走了六名班主任了,甚至连其他的代课老师,也对于来给高一八班上课感到胆怯。

    这就好像猫怕老鼠,警察怕小偷一样的可悲和不自然。

    记得香港有一部电影叫做《臭屁王》的,描述过一个班级是怎样整治教师的。

    比起那些,我所受的气则更加的让我赶到虚弱,因为那是一种从心理上的灵魂上的摧残。

    更加让人不能够忍受的是我却不能有丝毫的反抗。

    一旦那样,我在上海的豪华身份便会瞬间跌入谷底,若是动粗,卢珊对我的印象也会下降不少。

    在煎熬了半个月以后,我终于迎来了人生工作以来的第一个休假。

    没有和朋友们小聚。

    其实我在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朋友。

    学校里的老师们都把和我在一起归结为不知廉耻,在半个月的时间内,他们已经知晓了我的知识水平实在不能做一个高中老师,小学的还差不多。

    我在这个学校里边没有同僚,没有死党,没有女老师愿意和我眉来眼去。

    唯一和我算得上是朋友的是经常来到校园里边的一只小野猫。

    那是一只黄花色相间的小野猫。

    我和它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以至于我经常从校园的食堂里边卖出来一块香肠给它作为风声的午餐。

    我不可能带着一只猫去逛街的,因此今天的休假日,我只能一个人在上海的大街上闲逛了。

    王蓝最近都很忙,她是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我不能为了自己的愉悦而拖累了她。

    而那个在KTV里打工的小妞,既然是打工,那清闲的时间理当也很少了。

    我只好孤孤单单的走动。

    兜里有了钱,我走在大街小巷里边,开始畅想着怎样去玩点花样出来。

    来到了上海以来,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去享受一番这里的特色,今天终于有机会并且有资本了。

    现在是下午。

    混沌的上午去还在床上睡觉。

    人生太疲倦了便想着逃避现实。

    逃避现实的最好的办法便是蒙住自己的头颅,然后昏睡不醒。

    黑暗中,梦境中,一切的烦恼都不再那么清晰了。

    我可以看到的仅仅是舒适的温暖,尤其是在这种冬季里。

    明明没有做什么事情,时间却过的很快。

    我对这里太不熟悉了,于是逛了很久,也没有把事物看全了。

    其实我的心情并没有太放在这些景物上了,我所要想的事情很多。

    白天的时候,人的思维很清晰,你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去飘渺虚化的胡思乱想,这也是我很头疼的问题。

    直到晚上了,我在一个地方吃了饭,这是一家小的酒楼,吃饭就用了我大概一百多元,不过吃的很爽快。

    此时我的并没有买太多的东西,只是买了一个手机,这是我以后用来和黑龙会他们弟兄几个联系的工具,可谓非买不可了。

    买完了手机,我又去了一趟中国移动,完成了号码安置的问题,之后就是我所钟爱的夜晚到来了。

    深夜里,我是个找不到家的人,喝了一点酒水,自己让自己去沉醉了下来。

    我找到了一处酒吧。

    这里很寂静,这里很吵闹。

    寂静是因为我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每个面孔都是那般的陌生。

    吵闹是因为现实中这里的确人声鼎沸,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吵闹了。

    无法想像若是一个真正的体面的人,如果到达了这种地方,会不会精神崩溃了。

    我没有精神崩溃,我的精神已经崩溃了很多次了,不会因为这一次而彻底消亡。

    闪烁的荧光灯下,我不知道该要什么东西,以往也比较少来酒吧闲坐,今天是实在没有地方去了,又觉得特别的寂寞。

    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极度空虚的,就好像QQ群里那些经常灌水的家伙。

    在现实的白天里,他们得不到精神上的满足,只要于虚幻的世界里找寻摇头丸所带来的找不着北的刺激了。

    看到几个舞厅中间的疯子一般的青年们癫狂的舞动着自己的身躯,我望而却步的仍旧停留在自己所处在的有机玻璃制造的椅子上,静静的歇着。

    我没有掺和到这混乱的舞池中去,身边的椅子上也早已经是成双成对了,男男女女,相互摩擦,取悦,金钱,交换。

    到了这以为不孤单的地方,我仍旧孤单着。

    就在这个时候,谁又曾能够想到,我的身边会突然出现一个貌似纯洁的女孩儿。

    她确实很纯净的梳着马尾辫,对我冷冷的说了一声,“先生,我能陪你睡觉吗?”

    那个面孔,似曾相识的清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