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章 残花

住家野狼2016-11-11 18:58:49Ctrl+D 收藏本站


    李怡?

    我不敢确定是不是她。

    她是我的班级里边比较冷漠的一个女生,平时不太爱说话,上课的时候也时常低着头。

    我以为她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走过去,却发现她的眼珠是不动的。

    她的目光时而看向窗外,时而会盯着桌子不动,偶尔看向我所在的黑板的区域,也只是逗留一下,继而脸色和眼神一齐冷漠下来。

    我参透不了这个女孩儿的心思,就好像人类想要完全了解宇宙一样的深邃和困难。

    虽然我表示好奇,但是我也深知自己未作一名老师的基本原则。

    我不可以,也没必要去深究一个女学生的心思,以免造成越轨,给别人留下流言蜚语。

    她的感情世界,一个十七岁女孩的感情世界,不是我能够猜想出来的,除非我渗透到她的生活,不过那样就越界了。

    可是现在她主动的出现在了我面前,红色的连衣裙在酒吧里,似乎也在翩翩起舞,她动人的身姿亭亭玉立,并且向我吐露出来的语言,差一点让我口吐红酒心惊胆寒。

    当然,我仍旧不是很确定,眼前的女孩就是她。

    我也没有胆量去确定。

    我装作没有听见一样,原地不动。

    昏暗的酒吧里,她应该看不见我的眼球正在她的身上,脸蛋上打量扫描。

    她似乎并不太在意我的冷漠,而进一步的前进了一点距离。

    靠近我后,她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却让我听的清楚,“先生,我能陪你睡觉吗?”

    这句如五雷轰顶一下的话,让我在一个片刻,连续承受了两次。

    我似乎必须做以下回应了。

    我顿了一下,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严肃起来,转过头来对她说,“小姑娘,现在这么晚了,你应该回家做功课,别再这种地方玩乐,这里不适合你。”

    就在我和她言语的那一刹那,。

    舞台上的灯光闪烁,非常合时宜的挥洒在了我和她的面容之间。

    我们彼此看清楚了对方的脸。

    我甚至可以看到她的脸蛋上晶莹剔透的汗毛孔。

    她,就是李怡,千真万确。

    我想他也看清楚了我的身份,虽然知道了是自己的老师,不过李怡并没有太惊讶,只是眼睛有了一点夺目的光芒,然后又暗淡了下来。

    既然是我的学生,那么我更要继续衣冠禽兽下去了。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让自己尽量的镇定下来,尽量在说话的时候嗓音不会打颤。

    我点了一下头,然后道:“你是李怡同学?”

    女孩不置可否。

    “你现在应该在家里,就算今天是休息日,你也不该来这种地方,不要自装成熟,你还很小,你以为有意思的玩意,未必就真的很好玩。”

    我在悉心的教导她,面色凝重,好似在参透佛门大典,又好似在对着烈士纪念塔默哀。

    然而,面前的姑娘对于我所施加的教诲,保持着冷漠,三心二意都靠不上来。

    当我说的大致累了的时候,她回了一句,“你到底要不要?”

    我有些口干舌燥了,喝了一口红酒,问道,“要什么?”

    “和我睡觉。”她的话很简洁。

    我有一种颓然丧气的气息,顶在胸口让我喘不过气来。

    “你到底明不明白你自己现在的身份?”

    我有点火气了,想告诉她她只是一个学生,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本色,什么话该说,什么事情该做,什么地方该去,她应该比我清楚。

    姑娘的眼睛里,一直都蒙着一层灰尘,不仅让人看不透,似乎还有意在里边揉了肮脏的泥土。

    她说,“妓女。”

    我的心脏沉入了冷冰一样的深谷。

    我的怒气凉了,有一点失去希望。

    “我们该好好谈谈了。”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渗透到这个女孩的心里去,不然她有可能真正的毁灭了自己。

    “价钱?”李怡说,“一晚上的话,两百。”

    我轻笑,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她,或者是在笑这个世道,“你就价值这些?”

    李怡并没有被我的讥笑激怒,仍旧冷漠的说,“我不是雏儿了,便宜点。”

    “你的专业术语还真靠谱。”我恶意的称赞。

    “身不由己。”李怡道。

    “走,我们出去,我送你回家。”我说,就要起身。

    “你若不同意,我去找别人。”李怡不愿意跟我走。

    我拿她没办法。

    “你非要今天晚上做这个生意?”我逼问的态势。

    “非要不可。”李怡的眼睛等着我,那一份执着,我似乎看到了这个女孩的倔强,来自于仇恨。

    “那我硬拉你出去呢?”我说。

    “我就叫,叫要是有谁肯把你赶走我身边,我就陪他睡觉,任何男人都行。”李怡强硬。

    “看来你是铁了心了。”我说。

    李怡沉默。

    “呼~~~”我深呼吸。

    我似乎对她妥协了。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我想要的结果,还是我被迫无奈最终形成的结果。

    无论如何,眼前的形势逼迫着我,我只好拉着她去陪我睡觉了。

    如果我不主动的话,那么今晚,势必有别的男人跟她做交易。

    那样的话,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这种想法并非邪恶,不是我自找托词,如果在最后的身体接触前,我能够劝说她成功的话,我还是会做最后的努力的。

    但是,这种想法最终还是破产了。

    我没有劝说李怡成功。

    她的那一身红绸子一样的连衣裙,在我看上去是如此的纯洁艳丽。

    这样一个女孩,本该是城市里边的一朵红艳美丽的鲜花,却要自己找寻败落的方法,然后一再沉沦。

    我曾经不断的追问她原因,她的回应都是空白。

    她不想我知道原因,只原因陪我睡觉,不停的陪。

    我的要求再多,再过分,她也会服从。

    有一次我在用力的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感到过一点点的不舍和后悔。

    我便问李怡,“李怡,你疼吗?”

    她闭着的眼睛睁开,冷漠的看着我,声音有一点低沉,但是依旧甜美清澈的道,“疼,但是没关系,你继续吧,想怎样都行。”

    我不解的皱眉头,“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你可以喊疼,然后我会轻一点,至少不让你难受。”

    她说,“不用那么想,我只是个妓女。”

    那一夜,我狠狠的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

    我不知道我是在教训她的那一句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话,还是在埋怨自己的无能没有教育好她迷途知返,更或者是我在全身心的什么都不想的尽情的享受着这个红色连衣裙覆盖下的纯洁的妓女。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