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章 包养生活

住家野狼2016-11-11 18:59:16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去了徐工集团面试,但愿一切顺心。】

    李怡似乎永远都没有触觉一般。

    无论我怎么蹂躏她,她从来没有过大的反应。

    而且,她从来不尖叫,这让我每一次都极为不尽兴。

    她的面部表情永远是一潭死水,无论我的多么用力,都不能把能量传达到她的身体里,她也只是身子跟着被动的晃动,而脸上依旧泰然处之。

    这是一个谜团一样的姑娘。

    从那一晚开始,我和李怡合计了一个约定。

    我不想让她再继续今天这样的遭遇。

    于是,我不得不做下一个决定,那就是保养她。

    这是缓兵之计,至少没有男人可以再欺凌这朵迷醉的花了。

    除了我。

    在我救助李怡的同时,我和她的肉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到后来我也搞不清楚是我的自私,还是我的大公无私,是我在用自己的方法毁灭他,还是在竭尽全力的拯救她。

    总之,她现在是我在上海的小情人了,我所保养的一个在校的高中女生,单纯,清纯,至少看似如此,真让人羡慕。

    而我,不客气的说,是她班级的老师兼职班主任。

    这关系兼职荒谬~!

    我知道这件事情如果流传出去,自己一定会身败名裂,锒铛入狱,永世不得翻身。

    然而,我也好像喝了毒药一样,将这荒唐的事态进行了下去。

    事情总该有个了解的,而男人对女人的肉体就算是再迷恋,也有腻的时候。

    但是我终究不能够离开李怡了,我不知道哪一天,如果我不在她身边了,她会不会去找寻下一个猎物。

    最近的一段时间,我时常叹气,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生活变得混乱不堪。

    我在上课的时候无法集中精神,偶尔讲错了课题,在黑板上写错字,偶尔一个人发呆。

    当然了,这帮学生们的精神也未必集中在课堂上,因此就算是我讲错了课题,他们也没有人能够指出的。

    卢珊最近看我的目光有一点怪异,我知道她似乎在怀疑我的某些事情。

    我也好像愧对她一样,平日里尽量躲着卢珊,不去找机会,并且躲避着机会和她说话。

    在课堂上,我的眼神时而会和李怡对视上。

    本来我是害怕的,就好像做了亏心事的人的心虚一样,真的害怕她会拿这件事情来要挟我什么。

    可是,李怡一直都没有表现过类似的念头出来,她只是顺从,顺从的可怕。

    我们的眼睛对视,而后首先躲闪的一定是我,我受不了她的那种夺目的目光。

    那摧残的眼光下,似乎阴霾了太多了复杂的东西,照耀的我心神起伏的喘息不过气来。

    时间久了,我似乎有一种就要崩溃的感觉。

    我承受不了一个小女孩对我带来的如此大的压力和凝重感。

    特别是那样一种负罪感,一直蔓延在我胸口,叔叔强奸了小姑娘,这个念头就好像一团钉子一样,凝聚在我的胸口,让我不敢喘气,稍有动作,便会疼痛。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

    时间在我看来,不知道是在享受,还是在煎熬。

    只有在性交高潮的那一刹那,或许才算得上是享受吧。

    否则,就连半夜里我抱着李怡的身体睡觉的时候,那娇柔滑嫩的体温,也不能够让我感觉到丝毫的幸福和安全感,以及一丝的暖意。

    她就是一团冰,矛盾却确切的说,她是一团炽热的冰。

    如果她能够在性爱的时候多给我一点反应的话,她真的是一个绝色的妓女了。

    可是她总之不称职的保持着冷漠,就好像我在强奸一块木头一样,这种感觉是非常让人憋闷的。

    就好像大夏天很口渴的时候,给你一块坚硬的冰块,你想要吃了它,却死活咬不动的感觉一样,等着它融化却又心急如焚。

    这种感觉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够忍受,对于李怡的姿色,她的白嫩的脸蛋,她的短发,干净而爽朗,我不能确定能不能给她定义干净两个字。

    一个月过去了,眼下最重要的问题不是以上的这些。

    而是我和李怡事先的定价,应该算一次结账了,关于保养的价格。

    对于保养的价格,我没有和李怡进行过磋商。

    当时她的话是让我看着给。

    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暗想一个老总保养一个二奶或者是小蜜的话,一个月给车,给房,给买衣服,再加上给零用钱,整个下来,一个月平均也应该在一万元左右。

    而我并不是老总,再加上李怡也不过是一个高中学生,没有都市里的秘书们那么风情万种,也没有女大学生那么清高,可以给包养她们的男人带来征服的快感。

    更甚的是,李怡在做爱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一块冰山,这样不敬业的妓女,我着实不能给她太多的报酬。

    结合了我本身的实际情况,我一个月月薪加奖金并不很多,刚刚来到学校薪水也只是过得去。

    五千块钱,我准备拿出来两千给李怡作为报酬,已经相当多了。

    这是在这个月的结算期我准备付给李怡的酬金。

    今夜,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从银行领取了自己第一个月的薪水,回家。

    我不在原来的破旧的公寓居住了,在新城区租了一个比较舒适,内容配套,包括物业管理都很精致的小型公寓。

    两室一厅,一个月的租金是一千元。

    在上海这样的租金算不错的了,我欣然接受,并且水电费可以买断。

    这个地方很好,周围的环境也不错,晚上睡觉安静,高层建筑更适合我都市打工一族的身份。

    只是一个缺点,就是不容许在这里居住的人养宠物。

    因此,我只好把云牙交代给了王蓝养活。

    这也并非是一件狠心的决定。

    王蓝对云牙,应该比我照顾的更仔细,她是个喜欢动物的女孩,而且尤其的喜欢白色的纯种狗。

    我的家在这座高层公寓的十七楼。

    当时我来租住的时候,其他的楼层都已经租出去了,因此我别无选择的租了这个楼层的一套两居室。

    房子的装修和家具都是装配好的,如果被居住者损坏了,要照价赔偿。

    我没有破坏欲望,来到这里一个月了,再加上平时李怡会负责打扫房间,我相信我的房子是全楼最干净整洁的。

    当然,如果没有李怡在的话,那就是另外一个说法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