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九章 孤女

住家野狼2016-11-11 19:1:30Ctrl+D 收藏本站


    我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情。

    当李怡说出这些的时候,我的心头突然一震。

    “病情恶化了吗?”我问。

    “医生说,没多长时间了。”李怡说。

    “哎。”我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能答应吗?”李怡一再求我。

    这本该不是我的责任,如今却让我倍感压力。

    我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答应了,“好吧,我只能说尽量去。”

    “谢谢你。”

    说完了这三个字,李怡是真的累了,就立刻沉入了梦乡,我能感觉到她的一颗心落地了。

    往后的日子里,我一个星期总要有三躺以上的往李怡的妈妈那边跑。

    有时候是她陪着我去,有时候是我一个人去。

    我不辱使命的让李怡的妈妈感到了温暖和安全感。

    自己的女儿有了一个好的依托,就好像整个家有了依托一样。

    经过了这些时间的接触,我从李怡的妈妈那里了解了许多她们家庭的事情。

    她妈妈从小就想把李怡培养成一个公主抑或是天使一样的女孩,所以她妈妈才为了这个家庭,毅然决然的决定出去卖身,来培养自己的女儿的。

    事实上,在表面上,确实也正如李怡的妈妈所愿,李怡在她的面前总是纯洁稳重的好像一个天真无暇的公主一样,只是她并不知道其中的底细如何。

    一个月后,李怡的妈妈过世了。

    我看着她将自己的母亲的骨灰盒放进了墓碑里,心中也跟着一震的抽痛。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李怡的妈妈在医院的病床上,就在临死之前,还在不停的嘱托我,让我一定要对李怡好,说她怎么说都是一个苦命的孩子,没有心眼,纯洁善良,她没有给她一个温馨的家庭,未来的温暖也只有我能够赋予李怡了。

    并且,李怡的妈妈还不停的追问我们的婚期。

    我说她还小,才是一个高中生,至少要到高中毕业才能结婚。

    但是李怡的妈妈总感觉不放心似的,想我们能够及早的结婚,就算最近不能,也要当着她的面订婚了。

    为此,我和李怡又重新演出了一场订婚大典的假戏剧。

    当李怡的妈妈下葬的时候,我的心志再一次遭受了极大的摧残。

    我陪同抽泣的李怡回到家,不给她安静的时间,也不让她哭个痛苦,我便劈头盖脸的问了许多事情。

    主要令我疑惑和生气的还是一个很重大的原因,我不明白李怡的妈妈这么想把自己的女儿栽培出来,甚至为了自己女儿的幸福和未来无所谓出卖任何一样东西,可是李怡却这么不争气,瞒着自己的妈妈去做了妓女。

    她是出于报复吗?

    是什么事情惹怒了她?

    或者是少女的叛逆心理?

    或者是追求时尚?

    还是变态?

    无论处于任何一种原因,李怡都是不可原谅的。

    她毁灭了一个母亲的希望。

    在和她的母亲的接触中,我能够完全的理解她母亲的心情和寄托,也时常的为她所感觉到不值得。

    她一心的想要培养的花儿,却在她不经意间,早早的凋落了,她还一直被期满着,直到临死,直到死去。

    “你干什么?”

    李怡在被我一把推到了床上后,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她有点怒火,好似对我在她刚刚从母亲的葬礼上回来就要进入她的身体的欲望表示强烈的不满。

    我冷笑一声,“我干什么?你又不知道廉耻,还问我干什么?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和你当初一样,你当初对你妈妈的时候,瞒着她去当妓女的时候,也又考虑过她的感受吗?她若是同样问了你这样的话,你会选择理性的回答吗?”我的问题很尖锐。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李怡低下了头,对我的话不置可否。

    看着她有些阴沉,又不想反抗的表情,我无奈的摇摇头,强忍着自己的火气,走过去,坐在了李怡的身边。

    她坐在床边,腿是平摆着的,红色的短裙,露出来修长白皙的大腿,看着迷醉。

    我坐在她的身边,但是我现在一点欲望都没有,只是想知道我脑袋里的答案。

    我顿了一下,平静的问道,“李怡,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瞒着你妈妈去当妓女呢?”

    “为什么非要问这个问题。”李怡不正面回答我。

    “因为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诱惑力,可以让你去违背这样一位慈母的希望。”我说。

    “有些事情,你还是少知道一点的好,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况且,就算是你知道了,也没什么好处,只是徒增伤心罢了。”李怡说。

    “我就是要知道,其他的你不用操心,只要把事实告诉我就好了,你总是这样像个谜团一样,没有人能受得了,我现在每天都快要被压抑的死掉了,你知道不知道?”我迫切的问道。

    “我......”李怡张开了口,迟疑了一下,望着我的眼睛又躲闪了过去,她仍旧不愿意说。

    我只好深受去托起了她的下巴,强制着让她看着我,然后道,“请你告诉我,我的心脏现在好像火烧一样。”

    李怡深呼吸的同时深深的叹了一口长气,说:“好吧,你也有权力知道。”

    “恩。”我准备倾听了。

    “我曾经......被八个男人强奸过。”李怡慢慢的说,似乎在回忆什么不愿意回首的往事。

    我似乎还有一点懵懂和迷糊的脑神经,突然间紧绷了起来,就好像有这么一层铁丝网一样,紧紧的箍在了我的大脑皮层上,还在不断的束缚着,拉紧着。

    李怡的这句回答,对我的打击着实很大。

    “你说什么?”我不由自主的一再求证,我不相信她的话,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会有这样的遭遇。

    她还只有十七岁啊!

    “是的,在你之前,我被八个男人强奸过,八个不同的男人。”

    李怡的声音很平静,就好像在读课文一样的冷静。

    她的语气和她所说的话的内容明显不相符,只有死人才能用这种语气来讲出这种没有天伦道理的话来。

评论列表: